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米英】Knock Knock. (1)

*米英ONLY

*一个傻白甜摸鱼小短篇放置处。

*前后文无联系,可分开阅读。

*题目源自Lenka同名歌曲《Knock Knock》。

*普通学院设定。大概只是想写个正在冷战却依然一同回家的两人(比划)所以非常非常非常少女。灵感源于同班同学(一对小情侣)。有一部分王耀视角注意。

*开头和后面的文风有点不太一样(比划)慎。

 



 ※ ※ ※

 



哎,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王耀咬着笔头绞尽脑汁地对着眼前摊开的一道题,脑子里被课上灌输进去的公式定理塞得满满的理不出头绪来,耳边还要留神着身旁那个突然开始喋喋不休起来的英国人的抱怨。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王耀那好像被分成一个个小抽屉的脑袋还要抽出一个小小的空隙来认真思考最能形容这一情景的一句俗语——

 

——床头吵架床尾和?不,这个大概还不太准确。

 

只可惜依然在唠叨着的英国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好友现在快要爆炸的脑袋和思绪,亚瑟在喘口气的空当里抓起离得不远的一张工作报表,拿起一支笔装作是在认真工作的样子。可他这样的举动依然无法掩盖什么。从他口中蹦出的依然是啰啰嗦嗦的嘲讽和不满,到最后王耀听到厌烦反而觉得有些奇怪:印象中这个英国绅士可从来不是会这样大张旗鼓地向别人抱怨他的恋人的人(当然,喝醉了的时候除外),纵然王耀对那个整天大大咧咧不会察言观色还欠了他钱几百年的美国小伙子的确看不太顺眼,但这并不能成为向来护短的亚瑟能在他面前就那家伙的缺点滔滔不绝这么久的理由。嗨,他当然知道眼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简单了说就是他们两个——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当初让他们俩的好友都因为他们的在一起这件事而大跌眼镜的两个人,之间爆发了一场由一些不知所云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所引起的声势浩大的争吵。喔,这里就请原谅他的词不达意吧,毕竟他王耀已经被他自小的好友、这个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的英国人喋喋不休的唠叨给弄得思绪全然混乱了。他极惋惜地哀叹着看了眼书桌上摊开的习题,想着今天大概一个晚上都要搭在亚瑟对阿尔弗雷德的抱怨之中了——

 

“亚瑟。”

 

嘿他刚才想的什么来着?

 

王耀即刻压制住了即将从喉咙里脱出的哈欠,他大发慈悲地向着门口的那个美国小伙挥了挥手,然后转过头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刚刚还说个不停的身旁的好友。尽管他因为这一声来自于他正在冷战中的男朋友的呼唤而乖乖地闭上了嘴,但他那一双皱成一团的粗眉毛还是清晰地展示了他此时的不满——得了吧。王耀觉得自己嘴角诡异地勾起的弧度无法抑制的沾上了幸灾乐祸的成分,他王耀就拿他借给阿尔弗雷德的钱打赌,此时在亚瑟眼底忽明忽暗的熠熠闪烁的东西难不成都是他的错觉?自诩为绅士的来自于英国的少年沉默地收拾着物件,期间门口那个向来寻求自由和变化的新时代美国小伙就那么跟着他一样沉默地等待着他的恋人。亚瑟慢吞吞地拾掇着,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红润的唇瓣微微褪去了一点血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王耀擒着嘴角一抹笑细细打量着亚瑟,又回头看看阿尔弗雷德,才猛然忆起一件重要之事:说起来阿尔弗雷德放学后不是有篮球部的训练吗?尽管亚瑟向来是习惯边处理学生会的文件边等他的男朋友的,但今天这些公文早又就被怒火中烧的学生会长迅速处理完……

 

哦——原来如此。

 

一念至此王耀对亚瑟翻了个白眼,别扭的学生会长疑惑地眨了眨双眼,得到了好友一个复杂的眼神。亚瑟的原地愣了一下,暗忖着自己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个精明的中/国/人,左思右想还是犹豫着向一直在门口缄默不言的(正在冷战中的)男友踱去。王耀哀怨地瞪着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离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桌面上摊开的唯一陪自己到最后的习题,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认命地收拾资料准备离开。

 

——不是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对了,就是这个。

 

耀·单身狗·王看着楼下缓缓穿过校园的一对(冷战中的)情侣,一脸冷漠。

 

 ※

 

尽管还是初秋,傍晚的温度还是降了下来。微凉的空气在温润的皮肤上瘙痒,悉悉索索地像是要钻进心脏深处。头顶上的苍穹已经逐渐褪去了原本的苍蓝,初秋高远的天现在看起来像是笼罩着一层暗色的薄纱,天空由此透出一种带着些许淡蓝的橙色。像两个偷偷怀抱着一份不可言说的感情的人的心情,明明触手可及,却依然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心意藏起。喔,可悲可怜又可爱的少女情结。

 

亚瑟收回在天空上流连的眼神,又略略偏过头,眼神还是忍不住地悄悄地瞥向略微走在自己身后的美国小伙。是,没错,他和阿尔弗雷德这次又是因为一些不明所以的、不值一提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个天翻地覆,弄到两个人冷眼相对到现在几乎都忘了吵架的前因后果究竟是什么的地步。但是他现在也没心情去思考这些了。亚瑟咬着下唇,略微放缓了脚步,略而期待阿尔弗雷德能够跟上来走在自己身侧。但很快他的愿望就落空了,像是刻意模仿他一般,那个向来大大咧咧的美国大男孩也在察觉到他减缓的速度后放慢了脚步。啧。亚瑟皱起眉,些微的愤懑之外是不容忽视的悲伤。笨蛋,笨蛋阿尔弗雷德,他低声念道。

 

既然都吵架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啊!我又为什么要等你啊你这个笨蛋笨蛋笨蛋!

 

秋风瑟瑟地响起来,像是鲛人的歌声一般让人心痒痒的想要去追逐,又带着点沁入心脾的寒气。亚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天越来越凉了。他下意识的搓了搓手,然后自嘲般的眯起眼对着昏暗的天空笑了笑:反正现在,也没有会来为他取暖的人了吧?

 

他没有发现不知何时阿尔弗雷德已经和他并排走在一起了。

 

一如既往的回家的路,以往和身边的人一起走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转瞬即逝,不论是空间还是时间似乎都因为两人如此之近的距离而被跟着蚕食殆尽,相反的却是心里越发饱满。但今天却觉得脚下的道路是如此漫长。亚瑟盯着自己的脚尖,再次不受控制的瞥向身旁的人——他才注意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唔。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亚瑟的视线转向两人垂在身侧的、离得距离格外近的两只手。

 

离得那么近。好像稍微伸出手就可以够得到、然后再也不分开的样子。

 

亚瑟抿起唇,本想收回视线,奈何身旁那只手掌宽大、骨节分明的手就是死死地攥着他的视线,让他连移开一下都不敢、也不愿。然而就在他对着那只手出神的时候,那只手突然一动——

 

唔,现在包裹着自己的手的,到底是谁的手?

 

——笨蛋阿尔福雷德!

 

亚瑟知道自己肯定脸红了,不然一直从脸颊烧到耳垂的热热的东西是什么?而那热源的源头不用想也猜得到就是小心翼翼的包起他的手的那只大掌。亚瑟拼命想克制住自己的脸红,可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悄悄将视线在阿尔弗雷德身上留住的欲望——他的恋人此时正定定地盯着他。

 

“你耳朵都冻红了哦。”他似乎意有所指。

 

“……都是你害的。”奇怪的回答,似乎也没有哪里不对。亚瑟再次竖了竖领子,试图将已经红透的耳垂和脸颊隐藏在立领下。即使如此,他也依然没有挣开身旁人的那只温暖的、宽厚的手掌。

 

一路无言。

 

直到两人将要分离的十字路口处,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一对小情侣才再次格外默契地停下了脚步。

 

以前他们会怎么做?他们会在这个分离的路标处不约而同的停下步伐,甜蜜而痛苦地深深凝望着对方,直到他的蓝眼睛变得那般绿、他的绿眼睛变得那般蓝。然后他们轻轻地抽回一路上一直紧紧相扣的手,在抽回的过程中却还是忍不住轻轻重重地捏了几下才依依不舍地撒手。最后他们互相亲吻,哪怕仅仅只是将柔软温暖的嘴唇在对方的脸颊或额头上轻轻触碰,一擦而过,连烙上印记也不敢,却只是因为这简单而温柔的触感就能脸红心跳,期待着第二天的再次会面。最后,他们终于要离开彼此,状似坚定地迈出脚步,却依旧无法克制频频回头看向对方的冲动。

 

嘿。可悲可怜又可爱的少女情结。

 

亚瑟胡乱地想着,包裹着他的手掌的东西是蜜糖也是暖炉,是毒药也是利剑,所有的一切最后都顺着他的手流入他的血液,融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如果真能那样真再好不过。

 

暮色四合,天边最后一抹蓝色也即将被吞噬殆尽。而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此时却显得光华灼灼,闪烁着比亚瑟之前见过的蓝色加在一起都要耀眼都要明亮的光。“阿尔……”就在他艰难酸涩地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处理当下的状况时,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突然闪到了他的眼前——同时脸颊上传来了湿热而温润的触感。——老天。

 

亚瑟愣愣地看着阿尔弗雷德从他的颊上离开。金发的大男孩认真地凝视着他,然后烦躁地咋舌,再次将唇凑近他的耳边。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其间掺杂了点懊恼和那么一点点的苦涩:“抱歉……亚瑟。”

 

——什么?他刚才说了抱歉吗?

 

——可我还没打算原谅你呢!——亚瑟本想这么说,气流在他口中流转,最后他还是咽下了这句话。他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恍惚在那片蔚蓝中发现了一抹祖母绿。

 

已经没什么重要的了,不是吗?

 

现在,对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考虑如何能分开两人那双胶着在一起的、仿佛融入了彼此的血液的、从此再也不分开的手。

 

TBC.



 



写完了自己看一遍越看越觉得前半段文风so奇怪……再一想那一段是听着相声写完的顿时平静了(。)


因为实在被这个梗萌到了于是上QQ发了条说说(因为不怎么混圈所以不区分二次和三次的账号)大意是“‘吵架冷战后依然静坐对食放学后一起回家’我居然被自己的脑洞糊了一脸狗粮”然后被小学老师看到了回了一句“转言情了吗?”woccc整个人都懵逼了……


对啦我改ID啦!!你们还认识我吗!!(捧脸)



评论(9)

热度(21)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