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米英】r=a(1-sinθ)

反正都是脑洞,于是放飞一下自我(。)

 @欢烬与君酌 欢酌的点文,请查收ww

*老梗。题目是心形线函数,然后眉眉作为数学白痴当然看不懂辣哈哈哈x

*双箭头。阿尔追求亚瑟中,然而亚瑟非常迟钝(当然也有阿米使用的方法不当的问题x)

*说到男孩子追人不就是捉弄和恶作剧嘛!

*纯纯的校园恋爱故事x非常少女,一点也不好吃,大写的OOC。慎。



※※※



亚瑟·柯克兰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一封信。


是的,信。粉嫩的信封,还在封口处费尽心思地黏上了一个可爱的桃心形状,不用多费脑筋也能猜得出这代表着什么。而我们的学生会长也不像学院中相传的那般是个迂腐的老古董,他自然也知道这封信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知道和他认为并不是一回事,毕竟从这封信的寄信人来看,亚瑟目前还不能确定这究竟是如其信封所示一般只是单纯的一封情书(他才不稀罕有人会送情书给自己呢!)还是一如既往地又一个恶作剧。


虽然信纸上没写名字,但凭着那潦草的字迹亚瑟还是清晰地辨认出来了这封情书的作者姓甚名谁——阿尔弗雷德·F·琼斯,除了这个整天痴迷于汉堡和捉弄他的美/国/佬以外究竟还有哪个人会有那么潦草的板书和那么糟糕的语法!(当然,认出他的笔迹可不是什么特殊原因哦,只是那样的字迹辨认度太高了而已!)——虽然这封信里并没有那个恶劣的家伙几乎称得上引以为豪的错误语法就是了,然而亚瑟此时却格外希望能见着一点他能看懂的英文,哪怕是错误的也好,毕竟这封信里所写的的东西简直是莫名其妙——


“r=a(1-sinθ)”


好了,就是这个。虽然能勉强猜出这大概是什么函数的表达式,但对数学这方面简直是一窍不通的学生会长大人这次可犯了难。阿尔弗雷德,(大概是)这封信的主人,是学院的新生,也是学院中人气极高的新星,但是这样的万人迷却热衷于捉弄我们的学生会长,所以一开始认出这封信的亚瑟几乎是立刻就确定这大概又是阿尔弗雷德的一个新的恶作剧。假设这封信的确是他送来的,但里面的内容看起来又和恶作剧并没有什么关系,甚至也称不上是一封情书,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亚瑟对着眼前的这封信冥思苦想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将信纸装好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抽屉深处。


哦,别误会了,他当然不是觉得这封信很重要收到了很开心什么的,只是因为别人送的东西要好好保管,要真是误送的情书的话也好还给人家才这样做的!


……应该不是误送吧?


虽然自欺欺人的安慰了自己,但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还是忍不住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亚瑟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如果真的是情书而且是误送的话,那、那家伙应该会伤心吧,大概这个收到信的人、也能看懂他在写什么吧……真是的,如果真是这样,就来我这里取信啊,我又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失落……


——嘿亲爱的学生会长大人,你这幅模样简直就像是被心爱的少年拒绝了自己告白的心碎小女生呢。


然而这并不是结局。让亚瑟头痛了一天的罪魁祸首最终还是按耐不住,等待学生会长结束了工作后在校园里截住了他。“亚瑟!”又来了。亚瑟无奈的揉揉眉心,尽管他已经习惯了对方时不时跳出来给他捣乱,但这次经历了上午的一系列心理斗争,他实在无法平静的面对这个好像眼睛里有星星的大男孩。“阿尔弗……琼斯,”脱口而出的却是亲昵的昵称,亚瑟硬生生的止住了即将从口中跳出的亲密称呼转而以姓氏相称,“你来干什么?没记错的话篮球社的活动应该早就结束了才对。”


“嗯?亚瑟你知道hero什么时候活动结束嘛?”显然这个向来不会读空气的小伙抓到了重点,不然为什么他面前那位古板严肃的学生会长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瞬间满脸通红。“怎么可能!我只是普通地关心一下同学罢了……只是这样!你在想什么啊笨蛋!”


“我可什么都没想,”阿尔弗雷德愉悦地吹了一声口哨,“对了亚瑟,你收到……hero的……信……了吗?”


真少见。亚瑟想,他可从来没见过阿尔弗雷德这样吞吞吐吐的样子。自从进了学院之后这家伙就开始频繁地找自己的麻烦,手段恶劣又幼稚,把像是什么在铅笔盒里放毛毛虫或是故意在课桌上涂鸦之类的只有小孩子才会做的恶作剧通通在亚瑟身上重演了一遍,让亚瑟气愤同时也不明所以:他究竟是干了什么才会招来一个人这么大的怨恨?这次的手段则又让人心跳又让人摸不着头脑:那样的信封和无厘头的内容二者的搭配也只有阿尔弗雷德才弄得出来吧?想着亚瑟看着眼前那个莫名红了脸的大男孩点了点头。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但是很快又暗了下去,他疑惑地打量着亚瑟:“所以呢?”


“什么所以?”亚瑟眨眨眼,显然是并不明白早上那封信所代表的含义。阿尔弗雷德听罢顿时沮丧了起来:“什么啊……果然是因为亚瑟你是大叔吗!”


“大叔是什么啊笨蛋!”


结果还是变成了日复一日的争吵。


就在亚瑟以为阿尔弗雷德或许会因此收敛时,第二天他依然在书桌里找到了阿尔弗雷德恶作剧的踪迹——会在他的课桌里放一个汉堡除了阿尔弗雷德那个家伙之外还能有谁?!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用潦草的字迹涂满的纸条:“哈哈哈亚瑟你每天吃的黑乎乎的东西都是什么啊XDD英雄就免为其难地把最爱的汉堡送给你当做你的午餐吧by世界的英雄阿尔弗雷德☆”


以上,亚瑟已经数不清这是阿尔弗雷德的第几次恶作剧了,这次居然还把他亲手做的司康饼称为“黑乎乎的东西”……而且汉堡那种垃圾食品究竟有什么好吃的!正当亚瑟咬牙切齿地打算将手里的这份垃圾食品投入垃圾箱的时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迫使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啧……”最终他还是又把它安放进了桌洞里——浪费食物总是不对的,这可跟是那家伙送的或是不想让他伤心之类的无关。当然,如果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还打算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下一次他就不得不拿出学生会长的尊严来打压他了。


亚瑟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做flag,事实证明这个“下一次”还有很远很远。


之后阿尔弗雷德又陆陆续续做了好多足以让他实施一下身为学生会长所拥有的特权的恶劣事件,像是在走廊上远远地看见了他就跑过来却只是为了嘲笑让他引以为豪的粗眉毛,还有强制性地把他钟爱的红茶换成可乐,还有挖苦他会为一道数学题愁眉苦脸之后爽快地将那道题三下五除二地算出……等等等等不计其数,然而更糟糕的是他居然每次都能找到理由为这个坏小子开脱:什么“起码那家伙看到我知道要打招呼了”“他只是一片好心”“或许以后能向他请教一下数学”等等,亚瑟觉得自己就快要被这矛盾的事实和心境逼疯。


啊啊啊那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啊!不过只是个整天吵吵闹闹的爱吃汉堡的小鬼而已!


看在我们敬爱的学生会长在好不容易陷入了少女似的纠结的份上,我们就不要再多嘴了吧。


就在学生会长又一次因为面前的数学题而恶心到反胃因此想起这几天来不断捣乱的某个美/国/人的时候,正被学生会长心心念念的那个美/国/佬适时地出现在了亚瑟面前:“嘿亚瑟!哦你看起来真糟,需要帮忙吗?”说着夺过亚瑟手中的习题研究起来。亚瑟不屑地哼了一声,他已经懒得去反驳什么了。片刻后阿尔弗雷德将习题轻轻推到亚瑟面前,同时站到了亚瑟身边:“这时候就需要英雄来拯救世界啦!来,亚瑟,看这里……”


拿着原子笔的那只手被轻柔的包裹起来,那人引导着自己的手到正确的地方。身边是仿佛太阳一般灼人的温度,烫得亚瑟整个身体都快要燃烧起来。耳边是少年时期独有的开朗的声线,因为微微低头而不可避免的染上些许低沉,像是从喉咙深处迸发的恋人间的耳鬓厮磨。亚瑟不敢回头,他努力想集中精神到手中的那道题上,可脑海中反复重演的只有对方那意外的温柔的腔调和阳光的声线,连同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论是那封疑似恶作剧的信,还是之后在课桌里发现的汉堡、每次在走廊上必定发生的关于眉毛的争执、手中被替换的可乐以及在做题时耐心的讲解,都在亚瑟心中扎了根,让他明白,他根本不可能讨厌他。


毕竟他可是……


“……然后把这个数带进去,就可以得出答案了。嗯……让我看看,啊,对了,答案是……”身旁的人还在说着,而亚瑟也只有徒劳的点头,他完全没听见对方的话,只是跟着自己的心迷失在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一切之中。阿尔弗雷德在草稿纸上计算答案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来盯着亚瑟,如同天空一般广阔的湛蓝色眸子在深处燃烧着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520。”


“……什么?”


“这个答案,”似乎对亚瑟迷茫的回答感到不满,阿尔弗雷德烦躁地咋舌,用笔尖指了指草稿纸上得出的最后结果,“是520。”


“……所以……?”


亚瑟有点懵,似乎是刚从一个漫长的梦里醒来的他对着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阿尔弗雷德盯着亚瑟:“亚瑟,你还记得之前我给你的那封信吗?”


“啊……那个写了一个函数表达式的那个?”


谢天谢地,亚瑟还认得出那是个函数表达式。阿尔弗雷德一瞬间庆幸地想到。他随手在草稿纸上画出一个坐标系,然后在上面描摹出一个心形。就在亚瑟愣神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迅速地在心里写下了520的字样。然后他抓住亚瑟的手,在亚瑟惊讶的眸光中将他的手附上自己的胸膛,那之下强烈地跳动着一颗仿佛为他而生的心脏。亚瑟呆滞地抬起头,盯着阿尔弗雷德那张即使紧张却依旧笑得阳光的面庞,绷紧了呼吸。


世界在某一刻突然变得无比安静。


“这里,”阿尔弗雷德低语,然后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触上亚瑟同样年轻却略显单薄的胸膛,找到那颗此时不知为何突然开始剧烈挣扎好像要蹦出体外的器官,轻轻将手附上。而亚瑟对这一举动却完全无法反映,他的双眼只是单纯的追逐着对方那双将他整个人都收纳入其中的双眼。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和对方接近同一频率,咚咚,咚咚。“在对你的这里,”他缓缓吐气,然后说出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自白——


“说着纸上所写的告白。”


阿尔弗雷德将唇贴上亚瑟的额。


“你明白了吗?”


怎么会不明白。


哪怕还有那么多的疑问想要解开,哪怕他们之间的相处依旧一如往常,但是亚瑟已经选择靠近阿尔弗雷德。亚瑟·柯克兰已无处可去,也无处愿去。


除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身边。


他眸光轻颤,睫毛被阳光染上一层碎金,摇摇欲坠。他恍惚地闭上眼。


他们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交换了一个甜到泛酸的吻。


“I do.”


Fin.



最后一点小彩蛋:


“耀,问你件事。”

“嗯?说吧。”

“‘520’是什么意思?”

“……老子才不喜欢你呢!你个粗眉毛!”呸,这都是套路。

“你在说什么啊?!!”


“阿尔弗雷德,我们需要认真地谈一下。”

“嗯?什么啊亚瑟你这么认真,很好笑哦。”

“哪里好笑啊笨蛋!呃……我是说……你之前为什么总是对我做恶作剧?”

“……呃,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大概只是因为你发怒的样子很可爱?”

“……闭嘴啊你这笨蛋!”



520是阿米从老王那里听来的啦!而亚瑟作为一个歪果仁完全不懂x可怜阿尔错失良机x

蠢蠢的校园恋爱故事,写到最后觉得自己要被掏空x感谢各位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61)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