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米英】空白日

参本的稿子。我来混更啦蛤蛤蛤蛤(x


“亚瑟·柯克兰霸占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整个过去,那么就让阿尔弗雷德·F·琼斯许亚瑟·柯克兰一个未来。”

米英真是太美好了。






<空白日>

APH USK

文/灵七


众所周知,重大事件的开端往往源自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一件让人措手不及的小意外,最后也能演变成人生中足以被标注上“最重要”标签的重大事项。

 

比如最近,阿尔弗雷德·F·琼斯就遇上了一点小麻烦。

 

阿尔弗雷德是谁?如果你在学校里问这句话,那么不是你浅薄无知就是你在故意找茬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这所学院的名人。他是个优秀过头的人,所有人都说他哪里都好。是的,哪里都好得过分。不论是那头像是流泻的阳光一样灿烂的金黄色的头发,还是那弯永远盛着欢乐的上扬的嘴角,亦或是那身因为长时间锻炼而被训练出的结实又不显夸张的肌肉,都完美的像是雕刻大师精心雕刻的作品,又像是造物主最满意的杰作。这样的他,不管在哪里永远是人群瞩目的焦点。也难怪学院里超过一半的女孩子们都将芳心暗许。可接到这些女孩子们的告白的阿尔弗雷德总是挂着礼貌的笑容回绝对方的心意,即使有时有些不太看气氛却依然让女生们如痴如狂。

 

是的,他太好了,好得让人望而却步,好得让人心生嫉妒。

 

但阿尔弗雷德偏偏就是那种长得帅头脑好性格又近人的人——不说女生,整个学院的男生都对他又是崇拜又是爱戴。大大咧咧的性格和阳光的笑容总让人不自觉的想去接近他,亲近了之后觉得他大概就是那种天生就被上帝眷顾的人吧——大多数人都会这么想。

 

所以,作为学院名人的“阿尔弗雷德遇上了一点小麻烦”这种事也足以演变成不得了的大事件。

 

——他好像,被疑似痴汉的跟踪狂看上了。

 

本来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或者说要不是同伴的提醒他根本注意不到这件事。后来他也开始逐渐注意起那个人,几次观察后他得出了一个让他大跌眼镜的结论。

 

那个(疑似)尾随痴汉的跟踪狂应该是他认识的人——亚瑟·柯克兰——大概是这个名字,作为两个星期前刚刚转到他班级的转校生,那个有这一对粗眉毛的男生给他留下的印象也仅限于此了。虽说那一头有些凌乱的短发和深邃的眸子让他心生模糊的熟悉感,但是针对眼前的状况阿尔弗雷德决定不去追寻那零星的好感,而是认真的考虑其目前的情况来。

 

每次在教室里因为无聊的课程而打哈欠时一回头就能看见等在那里的视线——啊,上课大概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每场球赛时总能在球场周围围着的女生之外看见那个古板严肃的人拎着公文包慢条斯理的将所有人扫视一遍,最后在视线和他相接的一瞬间撇过眼去。除此之外,就连他每天放学回家的必经之路上也出现了新来的转校生躲躲藏藏的身影,阿尔弗雷德开始认真的思考是不是自己平时真的太过惹眼。

 

事实证明,阿尔弗雷德从来不是憋得住话的人,在被人跟踪了几天后,他最终还是学了对方一把——在亚瑟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截住了他。新来的转校生在他身扫视了一遍,挑起了眉,一张脸摆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沉默的等待着眼前这个将他截住的他的“跟踪对象”开口。阿尔弗雷德虽说有些冲动,可这种好像是要欺负同学一般的完全不hero的事他也是第一次做,在接受了对方的目光的洗礼之后,他的大脑迟钝地得出了个“那双眼睛很漂亮”的结论之后刷的变成一片空白,最后只能像是个青涩的小男生一般拘谨又带着些许期冀的询问:“——请问你、你是……亚瑟·柯克兰吗?”

 

呸。什么破开场白。

 

话一出口阿尔弗雷德就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可话已至此,阿尔弗雷德只能装作镇定的直视对方的脸以掩饰自己的紧张,他隐约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过几分异样,快得让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他听到的是对方冷静的回复:“是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同学。”

 

“……你认识hero我?”又是一句废话。

 

“……当然。”对方好像停顿了一下才回答,同时撇过头,似乎是不愿意去看阿尔弗雷德的脸。阿尔弗雷德对他的反应挑了挑眉,随即决定不去在意这些,终于拾起被他忽略了好久的正题:“是你一直跟着hero吗?”

 

撇过头的(疑似)跟踪狂闻言身体似乎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很快他回过头来,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讽刺的笑容:“琼斯同学,我想控告对方之前还是找到足够的证据才能让对方无话可说。”

 

阿尔弗雷德咂咂嘴,深深吸了口气,沉下声音道:“……你想要照片的话,我倒也备份了不少。”

 

久久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正当他打算拿出证据来证实他所说的话时,亚瑟嘴角讽刺的弧度突然变大,上扬到了一个有些夸张的高度,他的声音却清亮的不像话,像是将什么压抑在喉咙里,只是生涩的说着刻薄的语言,连嘲讽都直白而幼稚至极:“哈,‘对你来说’仅凭照片是无法指认我的吧?毕竟,你无法辨识上面的颜色,不是吗?”

 

“什……!”他怎么会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句子,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亚瑟,心里一直隐藏着的秘密突然被赤裸裸的放在了阳光下。整个人好像被阳光烤炙一般,让他整个周身也像是被灼烧的快要燃烧起来。

 

——所有人都说,阿尔弗雷德·F·琼斯哪里都好。好得让人望而却步,好得让人心生嫉妒。但实际上,上帝才是最嫉妒他的人——

 

当初上帝在创造他的时候倾注了太多的精力,为他塑造了一个完美的肉体,一具聪明的大脑,再加上一身爽朗的好脾气,想不讨人喜欢都不行。然后,或许是觉得他太过完美,上帝在为他镶上了那一双像是大海般清澈广阔的蔚蓝色的眸子之后,伸手轻轻抚过了他的眼前——瞬间,世界在他的眼中失了颜色。

 

——阿尔弗雷德·F·琼斯哪里都好。是的,哪里都好得过分。除了那双璀璨蔚蓝却不甚真实的眼睛之外。

 

上帝给予了他常人所希冀的一切,唯独夺走了他对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的颜色的感知的能力。

 

这是阿尔弗雷德心底最深的秘密,是他不愿拿出来暴露在他人面前的隐私,却这么轻易的被眼前的这个几乎没有什么接触的新来的转校生一语道破了……?

 

怎么可能!

 

正当他膛目结舌之时,亚瑟的声音就从前方轻飘飘的传了过来:“不过,我承认,我的确跟踪了你。”

 

……——哈?

 

这下阿尔弗雷德是彻底呆住了。这个……这个将他心底最深的秘密残忍的挖出来的粗眉毛居然这么爽快的承认了?刚才不是还因为他要拿出证据而恶语相向吗?

 

“关于你的眼睛的事我是怎么知道的,这点你就不用管了。……对了,顺便问一句,你的眼睛是一直都是这样的,还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变成了这样?”

 

“……跟你没关系吧!!”

 

“……呃、你,别介意,我只是……稍微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呃,也不算是吧……总、总之!我只是有点好奇才问你绝对不是因为想帮你!可别搞错了!”亚瑟的语气一转,眼神四处飘忽,一幅漠不关心的样子,然而他的话语却泄露了他的别有用心。闻言阿尔弗雷德定定的看着亚瑟,再次愣在了原地。

 

“喂、喂?”许久没有得到回答,亚瑟将五指伸出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以唤回他的神智,却被对方一把攥住了手:“……难道说……你一直跟踪我,就是为了帮我吗?”

 

那张靠近的脸上毫无保留的展现的不可思议和眼底闪耀的淡淡的欣喜让亚瑟无法挣脱他的束缚——虽然他一再告诉自己只是因为对方力气过大的原因——只能别扭的扭过头去,说着违心的言语:“哈?!我可没那么说啊?!别自作多情了你这小鬼!!”

 

对方凝视了他一会儿,亚瑟自知无法承受那双哪怕是失去了对色彩的感知力却依然蔚蓝澄澈的眼睛的眸光,于是他也撇过头静待着对方的开口。不知过了多久,手上的桎梏却突然被松开,当他惊讶的回过头来却发现这个他的跟踪对象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一般连连后退:“……不对,不对不对不对——等等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啊?!”

 

亚瑟简直想要翻白眼了——他就非要揪着这点不放吗?好吧他承认,他的确有点突兀,但打定了主意的亚瑟没空理会对方怀疑的话语,他伸出食指直指对方眉心,语气坚定而不容置疑:“总之!阿尔弗雷德·F·琼斯!现在我亚瑟·柯克兰打算帮你找到你变成这样的原因并帮你恢复!你要是不、不相信的话……就……”

 

他卡壳了。

 

不相信的话……又能怎样呢?

 

本来他亚瑟·柯克兰对于阿尔弗雷德·F·琼斯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个跟踪他的尾随痴汉,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去毫无保留的相信呢?

 

他头一次退缩了。他的手臂不知不觉的放松,最后缓缓垂到身侧,头也微微下垂,直到刘海遮住了眼睛,让他无法看清对面的人的表情。

 

像我这样的怪人,而且还是个跟踪狂,说话方式也奇奇怪怪的,现在又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能让人相信才是诡异吧……

 

开始自怨自艾的亚瑟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对方的身边,转身逃跑的一刹那手臂却被束缚:“亚瑟。”

 

手臂上隔着薄薄的布料传来对方掌心温热的温度,既不会因为太冷而被冻坏,也不会因为太热而被灼伤。耳边是低沉的少年的嗓音,头一次让亚瑟觉得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得那么好听。而之后,则是他措手不及的对方的回复——

 

“我相信你。”

 

……什么?

 

亚瑟缓慢的转头,一瞬间都仿佛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身后的人逆光而立,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小臂,金色的像是小麦一般的头发在脸上投下阴影,蓝色的眼睛里熠熠闪烁着灿烂的光,一如他记忆中大海深处的颜色。

 

他像是怕亚瑟会怀疑一般,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话并加重了语气:“虽然觉得你整个人都很奇怪,但是……我还是想相信你。以及……”他伸出食指挠了挠脸颊,像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般,学着亚瑟将眼神四处飘忽。——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宣言。可是看着面前那个温柔而别扭的人,看着那双即使他看不出颜色却也依然美丽得足以让他赞叹的眸子,他实在没有办法拒绝,只能选择相信。最后他在对方那双漂亮的眼睛所透露出的惊讶中红着脸淡淡的启唇。

 

“谢谢。”

 

啊……这家伙啊。

 

亚瑟在震惊与欣喜之余稍微挽起了唇角。

 

果然还是个,小鬼啊。

 

“——那么重复之前的问题,你的眼睛是一直都是这样的,还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变成了这样?”

 

终于能够相互信任并理解对方的两人走在路上,亚瑟冷不丁的又抛出了这个问题。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两秒,最终打算认真回答:“啊,这个啊……说出来你大概不会相信吧?”阿尔弗雷德撇开了眼神,微微露出了个苦笑,“其实我小时候还一直是很正常的。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了。”

 

“……有什么契机吗?”

 

“啊?”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对亚瑟的问题表示疑惑。亚瑟沉思了一下,换了种较为普通的问法:“你变成这样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或是有没有什么预兆?”

 

“……谁知道呢。我记不清了。”

 

明明之前还是光芒四射的样子,说出这句话时整个人却瞬间变得黯淡无比。

 

好像身上围绕着的光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一般。

 

亚瑟轻轻咬下嘴唇,防止自己对对方的并非谎言且在意料之中的回答而惊呼悲泣。

 

我记不清了。

 

短短一句话却让他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一般难以呼吸。

 

“……哈,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所以你才记不清吧……算了,应该也无所谓。”最终他抑制住了喉口即将迸发的哀鸣,转而轻轻摇了摇头,嘴角的弧度似乎有些意义不明。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亚瑟轻轻出声做了那个爆发的人:“……阿尔弗雷德。”

 

“嗯?”

 

“明天,能一起去海边吗?”

 

在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的应答后亚瑟直直抛出了请求,一瞬间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好像在亚瑟脸上看到了什么模糊不清的东西。那份情绪一闪而过,快得他看不清。于是他耸了耸肩,反正明天是周末,出去放松一下也无所谓——这么想着,他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当然可以啦,没问题!”

 

亚瑟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作出的反应。之后两人约好了明天相会的时间地点后分道扬镳。临走前阿尔弗雷德再次回头看了眼亚瑟,却发现亚瑟的视线也在自己身上。视线相接的一刹那对方别扭的转过头去,低低道了声“再见”便狼狈的逃开。只是阿尔弗雷德还是在对方逃跑的前一秒捕捉到了他脸颊上一抹微妙的玫瑰红。

 

果然是个怪人啊……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去接近他。

 

就像是铁和磁,总是在无意识地吸引着对方一样。

 

但是,在这样的世界上,如果两个人之间真的有什么引力的话,那也不坏吧?

 

阿尔弗雷德转身踏上回家的路,嘴角是一抹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格外欢欣的笑容。

 

因为对第二天有了期待,所以一夜的时间转瞬即逝。次日早上,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车站碰头,在等待的空闲里阿尔弗雷德嘲笑了对方过于正式的着装,而炸毛的亚瑟也骂骂咧咧的嘲讽着阿尔弗雷德“由脂肪堆积而成”的身材,好像他们已经很熟悉了一样。

 

可事实是,他们对对方一无所知。

 

在列车上阿尔弗雷德本想询问亚瑟邀请他来海边的原因,却感到肩膀一沉,回过头去发现对方已经因为劳累而沉沉睡去。少年平稳的吐息徐徐的喷在在他的脖颈,他的身边萦绕着淡淡的红茶的清香。

 

他意外的没有排斥感,甚至生出了能一直这样下去的希望。这样的念头蹦出来的下一秒又被自己强行抹杀。

 

真是的,自己也开始变得奇怪了。阿尔弗雷德将视线投向窗外,视线尽头已经模模糊糊出现了一片汪洋,车转了个弯,大海近在眼前。广阔的蔚蓝色在眼前铺陈开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海面上闪烁着明亮的光点。——好像光的碎片一样,或说时空的碎片。

 

时空的碎片?他还没来得及嘲笑自己突然的中二,“你的眼睛就像是大海那样”这样的话突然在他耳边响起,熟悉无比的声音让他蓦然产生了流泪的冲动,然而细细思索却记不起说话人的脸。

 

他本不应该忘记,因为那声音太过熟悉。

 

可是他还是忘了那个人的存在,忘了那个人的姓名。

 

“啊,到了吗?”

 

就在阿尔弗雷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亚瑟悄然转醒,他揉了揉眼睛,略带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一般。当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睡在了阿尔弗雷德肩头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在某些方面青涩无比的少年炸毛了:“别别别别误会!我只是昨天太累了才不是因为靠着你很舒服才故意靠着你的!”对此阿尔弗雷德只是耸了耸肩,笑着揉了揉亚瑟的头发便率先下车:“不是你说要来海边的吗,现在已经到了还不下来吗,真是慢吞吞的老年人呢。”

 

最后对方忸忸怩怩也没说出个理所当然,只得不甘心的跟着阿尔弗雷德的脚步下了车。一望无际的蓝色在两人眼前铺开。海边的风很清凉,风里有一点点专属于大海的咸味。大海和天空一起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忘了自己,只是和彼此融为一体,再无海天之分。究竟是海如天,亦或是天如海,总之只是一片湛蓝,蓝的让人有种飞过去沉溺在里面的冲动。

 

“就像你的眼睛一样。”亚瑟由衷的赞叹,倾泻的阳光洒进他的眼眸,像是坠落的繁星。阿尔弗雷德疑惑的应了一声,得到的是对方陶醉的轻笑。“我说,”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同时转过头来,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网膜上绽开一个黑白色的,却依旧明媚动人的微笑。“大海就像你的眼睛一样。很美。”

 

“是吗……”他不想承认自己听到这句话后红了脸——亦或是因为亚瑟那个温柔而惊艳的笑?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谢谢你。虽然我看不出大海的颜色,但是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印象的。”

 

亚瑟盯着他的脸,眸光流转的瞳里逐渐变为了浓的化不开的色彩。

 

“……阿尔弗雷德。”

 

顺着对方的呼唤转过头去,看见的却是亚瑟略而凄凉的微笑。阿尔弗雷德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他惊讶的张开了嘴,同时睁大了双眼,努力地想辨认亚瑟那双在他看来美丽无比的瞳眸里所闪烁的色彩。亚瑟前进一步,像是将一切都抛开一般,只是单纯的向他走去。同时他缓慢的启口。

 

“重复昨天的问题。你的眼睛是一直都是这样的,还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变成了这样?”

 

阿尔弗雷德站在那里,他也只能站在那里,看着视线里的亚瑟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他却因为惊讶而忘记了回应。亚瑟在他面前停下,表情依然是那副微笑,而他眼底的哀愁却已经出卖了他,让阿尔弗雷德顿时无法呼吸,只能听着他平静却带有一丝颤抖的声线的阐述。

 

“既然你说是有印象,那么应该是发什么某件事使你变成了这样吧……可是你却不记得了。”他挽起唇角,眼中流动的是悲哀亦或是别的什么阿尔弗雷德已经无暇去在意,因为他全部的思考的能力全被他的下一句话夺走,他说——“意料之中。”

 

“什……!”

 

听到那句话阿尔弗雷德的大脑突然像是炸开了一般嗡嗡的听不清其他的任何事物,他的眼前也只留下了亚瑟一人。直到他感觉什么人摁住了自己的头,然后嘴唇上触及到了柔软的触感,那一瞬间他才听清差点被遗漏的对方最后的吐息。

 

他说,“……抱歉。”

 

唇齿相接。

 

——记忆突然如潮水一般向阿尔弗雷德涌来,在他以为自己会被淹没之际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只有这种方法,挽回我所留下的罪孽。”

 

对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像是被包裹在阳光中,又像是在他刚才所认为的“时空碎片”之中。

 

最后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他却要抑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那个人,那对粗眉毛,那头蓬乱的金发,那双他打心底认为美丽的眸子,那是亚瑟·柯克兰。

 

“就像你的眼睛一样。”

 

说着这句话的亚瑟,与他失去的记忆里的那个亚瑟重合在了一起。

 

他空白的记忆,终于能被补全。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好像飘在云上,在明媚的日光里做了一场似醒非醒的梦。待他的意识重归清醒,他下意识的揽紧了怀里的人,低声唤着对方的名字。“亚瑟。”亚瑟。他曾经低声呼唤过无数次的名字,再一次通过那个吻重新回到了他的头脑。而现在,为了唤醒他丢失的记忆的失去了意识的亚瑟·柯克兰昏迷在了他的怀里。阿尔弗雷德抱紧了那个他遗失在记忆里的人,喉头的哽咽抑制不住的迸发,却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一直都忘了告诉你……虽然我这个色盲没资格说话。”他轻巧的笑了起来,眼泪却从那双湛蓝的眸子中倾泻,低落到怀里的人那张白皙的面颊上。可他依然笑着,拥紧了怀里的人,抑制着模糊不清的呜咽,然后附身吻上他的额头。“但是从第一眼看到你的那双眼睛之后,我就知道它们一定很美。”

 

铺天盖地的色彩在他的眼前爆炸开来。

 

怀里的人,依旧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亚瑟第一次出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是在十年前的那个夏天。

 

当年幼的阿尔弗雷德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他周身闪烁着光芒的碎片恍惚间竟让他以为是天使坠落人间。于是他战战兢兢地跑到对方面前,揪着衣角抬起头来仰视对方的面孔,瞬间又被那双祖母绿色的眸子吸引了全部视线。

 

——天哪,那双眼睛可真好看——这么想着的阿尔弗雷德简直是沉醉在了那双眸子里,当意识到对方疑惑的视线时他立刻站直了身体,蓝得仿若广阔的海洋一般的眼睛里闪烁着谨慎和欣喜。他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像是要触碰那对让他着迷的祖母绿一般,小心翼翼的问着:“请问你、你是……天使吗?”

 

(疑似)天使挑了挑眉——即使那对眉毛粗的让人难以置信可丝毫不影响那张脸的整体美感——然后他蹲下,用温柔的语气轻声回复心脏跳动得快要飞出胸膛的阿尔弗雷德:“或许你才是,我亲爱的小家伙?”

 

一眼沦陷。

 

之后阿尔弗雷德知道了他叫亚瑟,而他们的关系也进展得不错。他曾无数次问亚瑟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每次亚瑟只是笑而不语,然后轻轻吻在他的额头上。

 

“我的阿尔弗雷德,”亚瑟时常会这样温柔的低语,让他沉醉,甘愿就此一梦不醒。“你的眼睛就像大海一样。”

 

你有着像大海那样蔚蓝清澈的眼睛。

 

阿尔弗雷德想告诉亚瑟,你的眼睛就像森林一样。可当他有告诉他的机会的时候,亚瑟却不知不觉消失在了他的生命中。

 

发现亚瑟不见的那一天,阿尔弗雷德四处寻找,无果后他哭得泣不成声。直到最后,他将那个笑起来像天使一样的人丢失在了记忆的洪流中。

 

连同他忘记去向那个人诉说的告白。

 

之后他发现自己逐渐无法辨识颜色,却无论如何记不起导致这件事的契机。

 

那些原本位于他身上的记忆碎片,随着亚瑟的离去而一同离开了。

 

这原本是亚瑟的善良——亚瑟·柯克兰拥有不老的生命。他存在于这世界上,直至宇宙的终焉。他拥有无数个一百年,也能穿梭那无数个一百年。

 

而在那无穷无尽的一百年中的,他恰好选定的某一个,正是阿尔弗雷德所处的时间轴。

 

他就这么懵懂的踏入这里的世界,然后不小心一见倾心。

 

他自知无法陪阿尔弗雷德一直走下去,所以他选择了离开,同时带走了阿尔弗雷德对他的记忆,让他的过去变成一片空白。

 

可他不料,他竟一不小心连带着阿尔弗雷德的色彩也一同离去。

 

亚瑟拥有那么多的时间,他将永远存活在这世界上。

 

可经过一个一个的时间点后,依然有什么在他的头脑内响着。

 

于是他还是重新回到了那个时间轴,依旧固执地追逐着他曾见到过就再也忘不掉的那个人。

 

——那是他原本已勒令自己忘记的,却始终忘不掉的珍宝。

 

“请问你、你是……亚瑟·柯克兰吗?”

 

一瞬间,亚瑟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和小时候那个小心翼翼的询问的小天使重合在了一起。

 

同样的容貌,同样的略有些拘谨的语气,只是那双湛蓝的眼眸,一个璀璨明亮得像是阳光下闪动着光芒的海面,一个却空洞得像是劣质的水钻。

 

他突然手足无措。

 

他可以原谅阿尔弗雷德忘了自己,毕竟那是他自身的意愿,可他却无法原谅那个让有着那么明亮的一双眼眸的阿尔弗雷德失去颜色的自己。

 

所以他对阿尔弗雷德恶言相向,只是希望对方能讨厌自己,以换来他良心的安宁。

 

所以他才会帮他。哪怕阿尔弗雷德,早已忘记亚瑟。

 

“我早已不存在那样的未来了,所以请遗忘掉那样的我吧,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轻轻地默念着一瞬间涌入他头脑的记忆,这是亚瑟残留在幼时的他的脑海中的,最后的话语。

 

“可是啊亚瑟,我做不到。”

 

“就像你也做不到一样。”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容平静温暖。

 

怀中的人有了清醒的迹象,他微微松开了手臂。对方皱了皱眉,朦胧的咕哝了几声,然后,那双祖母绿色的眸子终于在他的眼前清晰地舒展开来。亚瑟的眼睛被蒙上一层水雾,那片森林在雾气后看不太清,却给人朦胧的美感。随着那层雾气的退去,他的眼睛的颜色就像是新发芽的小树一般,抽出枝条,绽放着与森林相同的绿色。

 

“唔……?”

 

他怀里的人迷茫的从口中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音节,最后发现自己倒在别人怀里时瞬间清醒并睁大了眼。对方下意识地挣脱,而阿尔弗雷德也迅速松开了手臂。他看着对方透出疑惑却并不恐慌的眸子,嘴角勾出了一个温暖的弧度:“你刚才睡着了,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抱着你,抱歉。现在清醒点了吗?”

 

亚瑟显然变得羞涩起来。他的眼神四处飘忽,最后还是伸出食指轻轻在变成艳丽的玫瑰红的脸颊上挠了挠,声音细若蚊吟:“好多了……谢谢。”

 

闻言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他对对方伸出手,带着他倾尽一生的温暖:“那么,介绍一下,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好。”

 

——亚瑟知道,要想帮阿尔弗雷德恢复对颜色的认知,只能使用自己身上的那种能力。

 

但是,一旦那能力消失了,他也就成了普通人,也就失去了过去能够穿梭时间的记忆。

 

可他依旧做了,毫无畏惧。

 

亚瑟·柯克兰勇敢的抓住了他想要的那个人,那么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没理由放手。

 

阿尔弗雷德看着略有些犹豫却依旧坚定地将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的亚瑟,眼角突然一片湿润。

 

——这世界多拥挤,而我找到了你。

 

——我看着你翻越人流向我走来,刹那间有了勇气。

 

“亚瑟·柯克兰,请多指教。”

 

眼前的人笑容温柔而坚定。他的过去已经过去,他的未来已经到来,他无所畏惧。

 

阿尔弗雷德握紧了亚瑟的手。

 

亚瑟·柯克兰霸占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整个过去,那么就让阿尔弗雷德·F·琼斯许亚瑟·柯克兰一个未来。

 

那些空白的日子,终于一去不返。

 

而现在。

 

阿尔弗雷德在亚瑟诧异的眸光里倾身吻上他的额头。

 

——我们在一起。这多么好。

 

Fin.

 



最后我来唠唠啦,正文在上面结束了,如果不想听我废话的人请自行点击红叉叉x

第一次参本超——紧张,得知自己被收(?)后真的是开心得要飞起来——!!特别兴奋地告诉基友结果被基友骂我是煞笔qwq然后各种兴奋激动,但是想写什么完全没有灵感_(:зゝ∠)_有过好几个废稿,但都很快弃了,感觉这不是米英或者这样的故事太没意义了之类的。后来……用了这个设定。

本来这个脑洞很早就有,但那时候我还没厨上米英(那时我陷在阳炎深坑中不可自拔x),当时只是个普通的“失忆了的某人遇见了曾经很重要的人后来恢复了记忆但对方又因此失忆”这样一个脑洞,后来越想越多就……成了这样。整篇文章看起来或许都很晦涩不清,但是当时盘旋在我脑海中的,我想写出来的也只有这一句话:“亚瑟·柯克兰霸占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整个过去,那么就让阿尔弗雷德·F·琼斯许亚瑟·柯克兰一个未来”,就是因为这句话让我有了坚定的念头。

但是或许是短篇不够支撑这样一个世界观,所以看起来有头重脚轻的感觉……本来也对这个设定不怎么满意,还为此和主催桑讨论过(主催桑是天使啊,真的是天使啊,非常感谢她啊比心,虽然最后没给留本子不开心),主催桑很支持我的想法(再说一遍九夏桑是天使啊真的是天使啊!!),所以非常感谢她!!本来想最后改改,结果deadline在我期末考结束之前,所以最后还是这个样子……非常抱歉。

写着写着觉得或许这个题目有些不太恰当,但我很喜欢这个题目,也觉得能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意思。两个人没有对方的日子就是属于他们的空白的日子,最后这些空白的日子也被对方填满。这样的米英真的太美好了。

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米英这样的cp,明明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却又那么契合得无以复加。他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与对方紧密相连,他们无论如何无法放弃对方的手。

能遇到这样的cp真是太好了。他们包含了太多,我想写得也太多,每一天看着他们都会觉得他们是和昨天不一样的,每一天他们都会有新的故事,每一天他们都会陪在对方身边。他们不管在哪里,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时空,都会不顾一切的向对方靠近。他们就是对方的过往和未来。

世界上怎么能有那么澄澈美好的感情呢?世界上怎么能有那么美好的两个人呢?

最后的一切也只能化作贫乏的一句话。

我爱米英。

我愿执笔将我心中的米英缓缓描绘。

若你也能喜欢这个故事,那么我真的是不胜荣幸❤




评论(3)

热度(36)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