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米英】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由于没有晚饭吃的怨念而写出来了这个……

我,好,饿,啊QAQ

↑这个题目是写给你们看的。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APH USK

文/灵七

 

 


“不可以。”

 

“亚蒂,亚蒂求求你了——就一次?”

 

“不——行——”

 

“别这么严格嘛亚蒂……”

 

阿尔弗雷德扁着嘴嘟囔着,他在多次请求无果后只能抱起手柄继续他的游戏。可往常十分顺手的游戏这次却重复卡在了同一关,屏幕上的小人上上下下的跳跃着就是跨不出最后一步,上蹿下跳的动作此时就像阿尔弗雷德的心情。最后他烦躁的关掉了游戏,眼睛再次转向一旁的亚瑟。翻动着书页的英国青年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挑起眉明明白白的给了他一个表示否决的眼神。

 

啊——该死的。阿尔弗雷德略有些恼怒地揉了揉头发,窗外的天色已经沉了下来,星星点点的明亮宛若钻石一般点缀在绸缎一样的深蓝色夜空中,像是精灵们亲自编织的杰作。可此等美景现在阿尔弗雷德却无心享受,他爬上沙发,讨好般的凑到亚瑟身边,将头埋在他的肩膀轻轻蹭了蹭:“亚瑟?”

 

他没有错过那一瞬间敏感的恋人些微的颤抖。然后他听见自家恋人轻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书。接着阿尔弗雷德的脸被一双略有些冰凉的手轻轻捧起,对方像是容下了一整片森林的眼眸便出现在他眼前:“这可不行,阿尔弗雷德——前几天是谁说的来着——?”亚瑟放缓了声音,而那双略微沾染了些许凉意的手指也让阿尔弗雷德冷静下来。阿尔弗雷德的手搭上了亚瑟的手,微微的收紧,想把自己手心里的热量传达到对方手里去:“可是亚瑟——”之后他便没了声音,毕竟他知道自己无法反驳——这么提议的人可是自己,况且,自己大概也能称作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虽然他自己不愿承认就是了。

 

“那么,阿尔,”亚瑟歪过头,微微蹙起眉审视着阿尔弗雷德的脸。最后他咂了咂嘴,自暴自弃的将唇贴上了阿尔弗雷德略微张开的嘴,“先拿这个凑活一下吧。”由于唇舌相贴的原因,亚瑟的声音不可避免的变得有些模糊,其间夹杂着几声可疑的喘息。阿尔弗雷德一瞬间有些发愣,对方的唇瓣一如他记忆中的一般柔软而略有些冰凉,口腔内还残留着清香的红茶的味道。当感到对方轻轻地伸出舌舔舐着他的嘴唇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嘴角勾起了一个略有些危险的微笑,他伸手扣住了亚瑟的头,反客为主。

 

一吻毕,亚瑟喘息着伸出食指压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上,“够了,阿尔,”他的声音是略带沙哑的低沉,却直直的戳进了阿尔弗雷德的心脏。“是你自己说的,因为要减肥所以拒绝晚餐——记得吗?”他排掉恋人不安分的手,唇齿间压抑的喘息和他浮着红潮的脸颊刺激着阿尔弗雷德的视线。“这已经是越界了,坏小子。”语毕他挽起唇角一个略有些邪恶的笑容,带着些水汽的翠绿色眸子宛如升起薄雾的森林,像是恶魔一般引诱又抗拒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咽了口口水,他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在向他抗议他的暴行了:“可是亚蒂——Hero真的很饿啊——”

 

“我想这应该怪你自己,世界的hero先生。”

 

“可是没有晚餐什么的真的是太煎熬了啊——每天晚上都没法吃东西,根本撑不到第二天嘛!Hero可是好几次夜里被饿醒了!”

 

“啊……如果你一定要吃晚饭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换一个方法……”

 

“太好了亚蒂!Hero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哈哈哈——”

 

“笨蛋放开我啊!我是说,如果你放弃你的那些垃圾食品,转而餐餐吃青菜的话,那么让你吃晚餐也不是不行……”

 

“Noooooooooo——————亚蒂你要谋杀亲夫吗!!”

 

“什么叫谋杀亲夫啊笨蛋!!”

 

 

 

你们在期待什么?

 

End.





写的急了点……写完才想起来好像欧美人最注重晚餐,晚餐是最丰盛的……嘛那些bug就请忽视吧(认真点啊?!)

要我说……阿尔要减肥绝什么食啊直接和眉眉来一发又健康又舒坦(waitttttt?!!)哪像我们这些单身狗即使这么多天没吃晚饭依然瘦不下来呢(望天)

题目……意译的话大概就是“你们在期待什么”吧……?我也不太了解啦qwq

你们这些绅士,在期待什么哦。

……或者可以当做给阿尔的?“你在等什么啊还不上?!!”……等等好像不是这样。

文力离家出走……写出这样的东西真是非常抱歉……




评论(2)

热度(20)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