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4.13‖aph‖普洪】Find A WAY To YOU.‖Ⅰ‖

@欢烬与君酌 欢酌生日快乐www!

又长一岁啦,要天天开心哦ww中考加油ww!

虽然欢酌说了想看愚人节梗,但是实在不会写非常抱歉!!

于是写了这个最近的脑洞……本来只打算写个小短篇,结果写着写着就写长了于是……改成了中篇……还没有……写完……

非常抱歉QAQQQQQQ

我发现我最近觉醒了一些奇怪的喜好(方 以及我废话好多qwq

整篇文的设定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们都已经能够猜出来了(。对我就是这么没创意(。

教给你们什么叫做一秒变画风(。










Chapter.Ⅰ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向来是不信命的人。

就像字面上所说的,他对命运这种东西向来嗤之以鼻。他所能做的只有孤傲的站在世界的顶端张开双臂,向着脚下鳞次栉比的人群狂放而自大的笑,说着我命由我不由天。

只是那场意料之外的变故,让他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

那一瞬间——纵使是后来偶然回味起来,他也总觉得他好像是被命运之神操纵一般的停下了脚步,抬起了头,然后那个携卷着荣光的身影从天空的一隅坠落的场景便悄然落进了他的眼中和他的心里,须臾间竟恍惚以为是九天的华光跌落人间。

六月明媚到耀眼的阳光像是油漆桶一样的从头顶上倾倒下来,被树叶的间隙割碎,斑驳的坠落满地,形成形状不一的明亮的光斑,在柔顺的棕色长发上起伏着。在眼前展现出的一双明亮的翠眸里掉落了一片通透的亮金色,像是被掺进了蜜糖,又像是被糅进了琥珀。他盯着那张美好的像是初夏的清晨,柔软的花瓣上晶莹的露水一般的面容,无意识的高举起双手,苍白的指尖好像透明一般,却轻而易举的接住了那个盛大华丽到不真实的梦境。落入怀中的梦中之人下意识的扣紧了他的双肩,白皙的小脸上写满了手足无措,清澈的翠绿色的眸子里水波荡漾,带着他的心跳也跟着一齐波动。他的脑海中恍惚的闪过天使这个词,顿时整颗心都被柔软的情感溢满。

就像是被神明操作了一般,命定此劫,他却甘之如饴的在劫难逃。

——直到他看见了她头上的那对尖尖的、恶魔的角。

“……你不是天使?”

身份未知的美丽少女闻言眨了眨眼,然后果断的给了他英俊的帅脸一拳。

“放本魔王下来!”她尖叫着。

>>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25岁的单身上班族,此时正经历着他帅得像是小鸟一样的人生中最大的一场变故。

“……你,到底想干什么?”

虽说这口气听起来尚有点底气不足和些微的恐慌,但基尔伯特相信以自己在这世上摸爬滚打25年的经验对付一个从外表看起来只有15、6岁的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尽管这个小姑娘十分中二的自称为“魔王”——于是微微长了些底气,依旧保留了些距离的凑近刚刚被他认为是神明大人的,呃,魔王大人,谨慎的询问对方来此的目的及身份。

“如果我知道我应该干什么我就不会用这样的姿态来到人界了好吗!!”

棕色长发的小姑娘自暴自弃的高声尖叫,其声音的穿透力之强让基尔伯特下意识的捂紧了双耳,即使如此还是抵挡不住对方的魔音攻击,只能摆摆手让对方先停下来。小姑娘看起来被气得不轻,双颊因为缺氧被憋得通红,小巧的鼻翼轻轻地扇动着,红润的唇瓣微微张开。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尖叫导致她喉咙变得干渴,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尖湿润了一下嘴唇,让它们变得温润而富有光泽,像是在诱惑人品尝一般。

“……我说你,你不是说要把你们那个什么……前任魔王找回去吗?”基尔伯特揉了揉太阳穴,在指尖的缝隙间还是不小心瞥到了对方湿润的嘴唇,然后立刻移开了视线,继而选择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代理魔王”大人瞪了他一眼,然后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刘海,又伸出双臂盯着自己属于少女的柔嫩的手,幽怨的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但问题是,就以我现在这样的身体……”

哦——基尔伯特了然的点点头。他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刚刚眼前这位恶魔小姐和自己的谈话:本以为是天使的小姑娘在被他领回家后就自报家门,她实际上是传说中的十恶不赦的恶魔,而且还是恶魔中最罪恶的一位——魔王。只是在基尔伯特印象中,魔王都应该是一脸横肉,坐在真皮座椅里,面目猥琐的的和淫魔调情的暴君,而不是眼前这个明显还是二八年华的纯真少女。

当他义正辞严的提出这个疑问时,他引以为豪的俊脸就受到了今天的第二次袭击:“哪家的魔王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啊混蛋!”小魔王这么咆哮着。

——纠正,是“因为原魔王因为某种原因非常不负责任地逃跑了所以不得不领了个虚职的代理魔王”。

OK,所以据她所说,她原本只是真·魔王大人的助理,帮助魔王分担公务并打理他的日常生活(虽然几乎所有的公务魔王都会推给她去做),结果几天前那位整天不务正业的真·魔王大人也非常不负责任的……逃跑了。虽然他还算有良心的留下了一张字条,清清楚楚的交代了自己的决定和目前的行踪云云(比如这位魔王大人就来到了人界之类的)。只是魔界不可一日无主,作为魔王的助理的她就稀里糊涂的被拥护着登上了王座。她成为代理魔王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了人界,寻找那位此时让她恨得牙根痒痒的原魔王大人。而为了不暴露身份,她只好将自己的魔力封印,不想身体也跟着变成了少女时的模样,加上她的魔法出了一点点小错误……

小魔王表示,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表示,你们恶魔真会玩。

>>

“所以……伊丽莎白?”

“虽然我希望你能叫我魔王陛下,但是既然是你帮了我,我就不要求那么多了。”

名作伊丽莎白的小魔王淡淡的翻了个白眼,视线却并未在基尔伯特身上停留一分一秒。基尔伯特挑了挑眉,想好的反驳在脑子里转了几个弯,“OKOK……本大爷不跟你计较。”最后所有的话还是变成了空白,他也放弃了和这位骄傲的代理魔王理论,转而指了指自己,展露出他自诩为最帅气的笑容,“那么,本大爷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本大爷可是帅的跟小鸟一样的男人!”

“哦……基尔伯特。”伊丽莎白点了点头,朱唇轻启,唇舌间流转出了这个名字。属于少女的清脆的嗓音像是百灵鸟一般婉转地歌颂着,让基尔伯特头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的名字也可以被念得这么好听。

猛然发觉自己的思绪在被对方带着跑,基尔伯特强迫自己收回黏在对方身上的视线,然后烦躁的甩了甩一头乱发企图甩掉一直粘附在头脑里打断他思绪的杂七杂八的小事,才觉得自己找到了些重点:“话说,你……现在要做什么?”

“当然是把那个不务正业又完全没有责任心的混蛋魔王给找回来了!!”

意料之中的回答,同时对方的脸上也是意料之中的咬牙切齿的愤恨。基尔伯特在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后耸了耸肩摊开手,冷静而无奈的阐述着这个靠着满腔热血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的代理魔王忽略的事实:“可是人界的人那么多,你要怎么找?”

“所以你以为,我留着你的命是干什么用的?”

像是就在等他的回答一般,对方突然露出了个笑音,衔接的天衣无缝。同时那张姣好的脸上也跟着绽开灿烂的微笑,像是在春天盛放的,极美的花朵,在他眼前绽放着真实的妖艳以及,让人感到浑身冰凉的寒冷。基尔伯特后退了一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从眼前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断的凉意,身体却在与之相反的源源不断的冒出了冷汗。他在这时,才真正地从精神上和身体上相信了,也明白了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这个自称“魔王”的少女口中的话全无半点虚假。

看见他的反应,少女的表情更加灿烂了。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里面跃动着点星点可爱和狡黠,像是落入了满天的星辰,嘴角像是抹上了蜜糖,甜得止不住的勾出有增大趋势的弧度:“那么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哦?基尔伯特?”

“——?!!”

基尔伯特开始理解自己捡了个怎样的大麻烦了。

>>

说到超自然相关的事物,基尔伯特身边倒是也少见的有这么个喜欢研究这种奇奇怪怪的小东西的人。这位朋友叫亚瑟,亚瑟·柯克兰,是一位来自英国的小伙子。或许是因为他的祖国的原因,他向来对这些非自然的生物十分感兴趣。更幸运的是那个人和他关系还不错,是那种能一起喝酒然后喝醉以后一起发酒疯的不错。而对于现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后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的基尔伯特来说,向他询问关于非人类的信息是最好的选择。

基尔伯特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然后权衡利弊,最后认命的点击了手机上的通话键。

“嘟——嘟——”

意外的那头是一大段忙音。基尔伯特挑起眉,暗自思忖着对方此时可能的行踪。这么一细考虑他才猛然惊觉他已经两天没见到对方也没和对方有过任何联系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毕竟那个人可是个标准的工作狂,是那种连客户有意的刁难都能够完美的应对和解决得让对方无话可说的,刻板到迂腐的老古董。现在这样毫无消息的消失两天,是平时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的失礼举动。基尔伯特尽力快速的运转着他那刚刚超负荷运动的大脑,最后也没能理出个理所当然来。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思量再三,还是拨通了另一个自己熟悉的号码。

“喂——弗朗鸡你最近见到那个粗眉毛没有?”

待听到那头接通了之后他下意识的问候了一句就开门见山的直接切入正题。之后他敏锐的感觉到他的老朋友弗朗西斯在听到他的问话后停顿了一下,然后很快便从那一头传来了他万分熟悉,此时却更像是在刻意的掩饰着什么的声音:“嗯?真少见,你居然开始关心那个粗眉毛了?连基尔都变得这么温柔了吗哥哥我好感动——”

“别废话,本大爷就问你你最近究竟看见他没有?”

基尔伯特打断对方的滔滔不绝和现在他听起来觉得分外厌恶的腔调,略微提高了声音,口气里有着显而易见的烦躁。他揉了揉他那头银发,直到把它们搅得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一样乱七八糟。在他的话出口后对方骤然安静了下来,房间里顿时被静谧的空气所包围。他在心里数着秒数,不多时弗朗西斯就又开了口,只是这几秒钟的功夫里他的口气就变得满是严肃:“……我还以为你没注意到呢。小少爷已经无故旷工两天了,也已经失踪两天了,到处也都找不到他。我和东尼儿本来已经考虑要去报警了,但是……”

“但是?”

对方停顿了几秒,像是在组织语言,或者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昨天我收到了小亚瑟发来的一条留言,东尼儿说他也收到了,你应该也收到了一条,你自己听听吧,他自己都交代了。”说完他还觉得不够,于是又自顾自的交代了对方目前的状况。“不用太担心,小亚瑟说了他自己没什么事,让我们也别去找他,他能照顾好自己。”

弗朗西斯的话在基尔伯特的头脑里缓慢的转了几圈,他才反应过来比起确定亚瑟的行踪对方的话里反而是安慰自己的成分更多一点。这让他略有些微的恼怒,但很快他也平复了他的心情,毕竟这时候对那头的人发脾气没有任何用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或者说更困难的事情去做。于是他耸了耸肩,但很快意识到对方是看不见自己的动作的,于是对那头解释道:“本大爷倒是不担心他遇到危险……毕竟能制得住他的人本大爷还没见过呢。”他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的口吻,“本大爷只是有点事想问问他……想找他的时候反而找不到了。”他吸了口气,想起了弗朗西斯提到的对方留下的语音信息,于是和对方含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亚瑟。亚瑟·柯克兰。

这个名字在基尔伯特的脑子里慢悠悠的转了几圈,最后变成了手机里的一组数据及一段音频。他在他的这位来自欧洲那个奇特诡异的古老国家的朋友的名字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点击了一下。

“Hey基尔伯特,好久不见。我想当你收到这条留言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两天了,呃,不过用你们的话来说应该是失踪两天了,对吧?(一段基尔伯特认为十分难听的笑声)……好吧,首先我对我不辞而别这件事感到十分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其次,我想你们没有必要去找我,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也对我的所作所为有准确的认识。或许其中有那么一点心血来潮的成分,但我绝对不会反悔的。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无法再见面了,不必担心我,我会过得很好,祝你也是一样。”

……虽然谢谢你的祝福,但本大爷还是想说,你的祝福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过总之,这边总算是能放下了。

基尔伯特松了口气,心底稳稳的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虽然他还是对亚瑟的话将信将疑,但既然对方已经做出了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他也不予干涉,只能像对方说的赠与对方“best wishes”。更何况,目前他这边的情况反而要更复杂一些。

而带来着一系列复杂的情况的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则正在……

“喂基尔伯特——你家有我能穿的衣服吗?”

“怎么可能有啊本大爷又不是恋童癖!”

——是的,对方正在洗澡。

或许这是女性的通病,女性总是对自己身体的清洁程度有着谜一样的执著,即使不是人类也依然无法磨灭这种固执。于是刚刚从天上……纠正,是从“一不小心错误的开到了天上的连接人界的通道”里摔……失足跌落到人间,虽然幸运地被基尔伯特接住,但小魔王还是在被恩人领回家来后不久就尖叫着要去清洗身体。于是基尔伯特被对方威胁……不,非常大度借出了浴室,而且非常绅士的待在客厅等待对方结束这一重要行为。

……咳,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们显然都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你要我怎么办?!!什么都不穿就直接着出去吗?!”

“啧本大爷告诉你你就算真的光着出来了本大爷也绝对不会对你那贫弱的身体产生任何兴趣的!!”

“基尔伯特,虽然我被封印了大部分魔力,但我告诉你,以我目前的能力把区区一个普通人类置于死地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以?”

“所以你他妈倒是给我找件衣服啊!!!”

——OK,基尔伯特捂着被气得发晕的脑袋,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理解对方那种被魔王出逃这件事气得发蒙的感受了。他想他完全可以管这个他曾经以为是天使的恶魔叫做小魔王了,或者男人婆更加适合她。

所以,他现在的任务,从“帮那个小魔王找到那个老魔王”变成了“为那个小魔王找件能穿的衣服”。

……基尔伯特已经能猜到童装店的老板会用怎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他倒霉。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在这25年的人生里,头一次产生了“或许这都是命运”的绝望的想法。

TBC.






还没有写完真的非常抱歉!!

最后也唠叨一点吧(谁让我是个话唠(笑))。好吧,本来欢酌也说了希望是愚人节相关的主题,虽然我也有认真构思(……)但是事实证明我果然不太适合这样固定的主题……完全没有灵感!!于是非常抱歉只能写这个我本人偶然想到的很喜欢的设定了QAQ(已经道歉三遍啦)

欢酌生日快乐ww又长了一岁w谢谢你一直的支持,开始看到你的文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很喜欢,后来先是你发来私信才慢慢熟悉起来,感觉能变的关系这么好真是太好啦ww

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๓´╰╯`๓)♡

欢酌今年是要中考吧,那么要加油哦(๑•̀ㅁ•́ฅ)期待你胜利归来✧٩(ˊωˋ*)و✧

祝万事胜意,武运昌隆:)



评论(6)

热度(22)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