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黑历史段子。

又是黑历史……偶然翻出来的。因为最近什么都没写于是拿来凑字数[bushi]
其实也不多……
cp主米英普洪,也有无cp的。
ooc严重。




[ kiss/米英 ]

“亚瑟亚瑟!我可以亲你吗ww!”
“……笨蛋!不要脸!”
“那我亲嘴巴!啾☆”
第二天阿尔弗雷德被揍到无力下床。

End.





[ 身高/米英 ]

“阿尔弗雷德你这家伙怎么长得这么高?!”
亚瑟微微扬起头看着阿尔弗雷德的面容,皱着眉比着自己和阿尔弗雷德之间的身高差。“什么时候……长得那么高了啊。”好像明明之前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个能阔步向前的男人了。亚瑟略带苦涩的抽了抽鼻子,却被额头落下的吻打断了思绪。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抚摸着亚瑟漂亮的金色短发,声音温柔。“那样的话,就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亚瑟了啊。”

End.


[ 我饿了/米英 ]

“…亚…了。”
“亚瑟!我饿了!”

正在发呆的亚瑟听见阿尔弗雷德的声音,缓缓转头看了过去,“饿了?要我做饭吗?”不是说不喜欢我做的菜吗,亚瑟想着,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向厨房。阿尔弗雷德一把拽住他,亚瑟刚刚起身就被拽回了沙发,他转过头看向阿尔弗雷德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猝不及防地堵住了嘴。
阿尔弗雷德在他的唇上辗转反侧,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样在他唇上停了许久,仅仅只是伸出舌舔了一下而已。等到他离开,亚瑟的拳头也顺势跟了上来:“笨蛋!你干什么啊!”脸上还残留着绯红。

“这样不就好了吗?”阿尔弗雷德揉着头却还是对亚瑟笑着,“这样我就不会饿亚瑟也不会饿了——呜哇!”

该死…这个笨蛋!
“…亚瑟…我还没吃饱怎么办?”
“哈?!——啊…唔啊…”
房间最终被淹没在一片旖旎中。

End.




[ 发卡/普洪 ]

“诶海德薇莉学姐怎么带着那个一点都不适合她的发卡啦!”
“哎呀因为那是贝什米特学长送给她的啦!”

End.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纪念智商捉鸡的我。
没有cp向,但是主角是普洪。

[ 反义词/啾花组 ]

“攻的反义词是什么?”

“啊?”正在和数学大魔王拼命的伊丽莎白转过头来,意外的看着基尔伯特。基尔伯特看她没什么反应,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攻的反义词是什么?”

伊丽莎白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前看过的类似的笑话,看着基尔伯特没什么表情的脸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如果回答“受”的话就是腐女“母”的话就是二缺……深沉的认为自己是机智的小天使的伊丽莎白打算回答一个正确答案来向傻逼同桌兼青梅竹马宣告自己的智商。
于是她在经过这不到两秒的纠结后给出了答案:“防。”

……好像有哪里不对?
看着基尔伯特变得有些扭曲的脸,伊丽莎白汗颜的在心里发出疑问。

基尔伯特在沉默了一会儿后抓狂。“男人婆你什么意思?!!你要么回答受要么回答守你给我个防是几个意思?!!傻逼!!”

“……啊?”

End.




一个自己的设定来的……大概就是杀手组织的设定。
……嗯这个脑洞说起来有点奇怪,大概就是普爷为了争夺“肉搏最强”的称号和“公认的肉搏最强”的洪姐进行的比赛?嗯具体的设定什么的洗洗去喂狗就行了反正也不影响(´・ω・`)里面的打斗场面洗洗去喂狗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ω・`)
看了一遍觉得好羞耻啊————————————

[ 即使不擅长但是美人计也是杀手锏哟?/普洪 ]

深呼吸,迈开双脚,微倾的脊背如待战的弓弦。凝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在脑中反复重演。呼吸在不自觉中快了起来,却依旧平稳,没有一丝一毫紊乱的迹象。
对方也是如此。白皙得有些病态的皮肤上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她在那一瞬间竟分了些神,突兀的想起昨夜夜晚归途中的满天繁星。

空气中紧张的气息无从遮掩,浓烈的几乎要夺走人的全部呼吸。仿佛空中无声息的响起一声开始,暗号一般使二人同时向前一蹬,瞬间接近了对方。几秒内身影交错,快得让人分不清虚实。

——若是从组织里的女人来选择主攻手,那么必定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无疑。这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伊丽莎白她自身存在意义的证明。而她的行动最大限度的论证了这点。力量、速度、耐力、技巧,除了第一项或许是她本身能力不足之外,其余的三项均是她一人独占鳌头。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奠定她主攻手的位置于不败之地,她进行这场几乎是浪费时间的斗争只是为了按组织里女杀手所说“为了夺回面子”而已。
——只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也不是省油的灯。作为除组织公认的“首脑”路德维希之外单门格斗成绩最高的男子,他也是主攻手的极佳人选。对于他来说,这场战斗的意义可远没有对伊丽莎白来说的那么轻松。这是他作为男人的一战,为尊严的一战。——虽然仅仅是对他自己来说而已。

两人倾尽自己所能以尽快结束这场战斗分出伯仲,招招都是向着死点去的。若是真正的战争,恐怕一个不留神就会死掉。几个回合下来,依然不分上下。在外围围观的人们已经议论开了。
全神贯注的作战,尽管伊丽莎白已身经百战,但昨夜为了任务忙到凌晨才回来,沾枕头还没多长时间就又被叫醒来到训练室,再加上精力如此集中,绕是铁人也撑不住。于是为了诱敌上钩她却不得不放出破绽。只见基尔伯特凑了过来,她在心底暗暗微笑,伸手向对方的脖颈抹去——
——来了。

眼看基尔伯特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却给了伊丽莎白当头一棒,她下意识的缩回手,——上当了!丰富的经验使她很快就发现了基尔伯特的把戏,可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受着神经和身体的双重疲劳的伊丽莎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中了基尔伯特的圈套。已经完了。

“哐!”
身体因重心不稳坠向了地面,头部更是狠狠地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发出巨大的声响,疼的伊丽莎白有一瞬间的恍惚。待她今天比平常慢了一拍的神经终于清醒,她才意识到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体位。

——眼前是基尔伯特放大了的脸,在经过剧烈运动后苍白的皮肤上有不明显的潮红。自己的右手被对方死命摁在地面上,本来力量就不是强项的伊丽莎白这回更是没有了回击之力。对方的右手撑在自己身边,整个人的身体与自己平行,双腿在自己身体两侧曲起。双眼熠熠的闪着光辉,明亮的和肤色对比过分明朗。

地·咚。

伊丽莎白心里五味杂陈。
围观的人们各种傻眼。
反应过来是各种起哄。
基尔伯特终于完成梦想无比激动。
之后是不知所措。

——眼前的女人。因为空气的流动而被掀起了刘海的一些,露出白皙光洁的额头,像是一块白玉。白皙的皮肤上,因为剧烈活动而晕开了一抹殷红,给女子平添了一分可爱和亲近。柔软的双唇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原本的苍白也添了些粉嫩的色泽,浅淡的颜色却衬得双唇如樱花般美丽动人,微微张开的唇形像是在引诱人吻下去,细细品尝。鼻翼小心翼翼的起伏着,轻柔的呼吸声却疯狂的涌进耳朵里,无法忽视。随着鼻翼颤抖的,是那浓密的睫毛。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为她的脸颊铺下一层细碎的阴影,看起来竟隐隐透着虔诚。最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还是那双眼睛——

——或许是因为头部和地面的碰触而导致产生了生理泪水,女子的眼睛里氤氲着些许水汽,有些无辜,有些不知所措的神情。翡翠色的眼睛像是大海深处沉浸了许多年的宝石,绿的透彻,绿的纯净。那双眼睛,拥有着世界上最纯粹的翡翠色,即使被水雾晕染却也依旧清澈。澄澈至极的眸光,仿佛上天的华光降落人间,明亮的叫人想要留下眼泪。

他看得入了迷。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双眼睛,如此明亮,连整个世界的光都无法相比。

于是逐渐红了脸。
桎梏逐渐松了,伊丽莎白犹豫着伸出左手,触上男子的胸膛。
基尔伯特大脑短路的低头。
瞬间,方位互换。
在地面上被压制住的人成了银白色短发的男子,而在他脖颈间的正是女子的手。
“Checkmate.”
女子低语。

意料之中的结局,意料之外的过程。
待伊丽莎白起身,基尔伯特才跟着慢吞吞的起来,脸上有不明显的红色。他拉过在众人包围之中的伊丽莎白,避开众人的目光对她低吼着:“你怎么用美人计了!!”
“……不然我会输。”
“这个不是理由!!”
“……啊?”
“……以后不许对别人用!!”
“……哦。”

End.




其实我不是特别萌法加……但是用在这里挺合适的。

[ 记恶友的一次吵架/恶友组/亲子分/法加/普洪 ]

本来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是不会轻易吵架的。

可谁知道他们俩对对方说了什么,又扒拉出来了当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足以成为他们之间的导火索。两个世仇越吵越凶,脸上都被气得红得像是抹了番茄酱一样,唾沫星子简直可以飞到五米开外。

“弗朗鸡我就知道你对罗维还没死心!!你不是都有那个谁了吗?!!恋童癖离罗维远一点好吗?!”
“东尼儿你够了啊?!我家小马修比罗维诺可爱多了好吗?!!弟控没资格说哥哥我好吗?!”

基尔伯特在一旁咬着冰棍忙着给自家青梅竹马兼老婆发短信——伊丽莎白已经警告他让他快点回家了——对这边的吵架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们两个根本就差不多。”

“闭嘴,妻奴!”
“闭嘴,妻奴!”
“……”

喔,错了,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是一对默契感爆棚的好兄弟。

End.







这个脑洞了很久。写一下。
特别短别在意。恶搞向别在意。
王耀国设。省份拟人。

[ 论王耀最喜欢的弟弟妹妹 ]

王耀有三十四个弟弟妹妹,每个弟弟妹妹都是他的心头肉,掌中宝。
但是如果你问起他最疼爱的是哪个,他会怎么回答呢?

你可能会回答是王嘉龙,因为他在回到王家受到了王耀很好的待遇,而且也是不让王耀省心的几个弟弟妹妹中最早回来的,王耀自然最喜欢他。

你可能会回答是王濠镜,因为他也在回来后得到了王耀很大的恩宠,也是王耀几个让人头疼的弟弟妹妹中最省心的一个。自己好好的发展自己的事业,一边支持大哥一边当好小弟,王耀自然最喜欢他。

你可能会回答是林晓梅,因为王耀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妹妹,早就该回到王家的她却一次次被阻挠,自己的心思也搞不清楚。为了自己到底该叫林晓梅还是王湾这个问题而烦心,但是王耀却依然对她说,家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王耀自然最喜欢她。

以上的答案,原因都正确,但是结论都是错误的。
关于王耀最喜欢的弟弟妹妹,我们可以从他日常的对话里听出来。

“没问题,我们有人数优势阿鲁。”
“交给我吧阿鲁!”
“我家的别墅可是存在在世界各地的阿鲁!”
……

明白了吗?王耀最喜欢的弟弟妹妹是王鲁,否则怎么会把“阿鲁”天天挂在嘴边呢。

End.

所以说壮哉我大山东啊!!虽然很讨厌这个口癖但是这个脑洞简直_(:_」∠)_我大山东真棒ww


评论(11)

热度(24)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