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Two.(3)

我胡汉三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

想我吗哈哈哈哈哈!!!

 

今天有点晚了,先打个小短篇吧w
其实是想写的太多,已经分不清该写什么了(于是来摸个鱼)。

 

傻白甜,摸鱼,段子集。前后篇无联系,可独立阅读。
题目源自Lenka的歌曲《Two》。

 

 

 

 

 

 

 

基尔伯特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了在自己面前目不斜视的走过的这个人的确是有着一头柔顺的棕色长发,她那张几乎整个埋进乳白色的围巾里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只是此时那双向来灵巧的翠绿色眸子却被泪水充盈,眼角微微泛红,漂亮的绿色眼睛里升起朦胧的水汽,像是被湿润的森林,湿漉漉的让人满心欢喜。只是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伊丽莎白的脸上无异于世界末日。

 

……这个人真的是伊丽莎白?

 

基尔伯特下意识的狠狠掐了自己的脸一把,“嗷”的一声惨叫倒引起了伊丽莎白的注意。原打算踏上台阶的皮鞋转了个方向,哒哒哒的向基尔伯特的方向踏来。“傻啊?”伊丽莎白扯了扯围巾,露出了冻得通红的脸蛋,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过于寒冷的温度而染上了一抹酡红,口中呼出的气息液化成小水滴在空气中形成一片白花花的雾气。她无奈的看着基尔伯特小孩子气的动作,基尔伯特则被自个儿硬生生的掐出了生理眼泪,他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含含糊糊地回答:“你不是都那样了吗男人婆……”

 

“我?我怎么了?”伊丽莎白莫名其妙。或许是嫌那一层水汽模糊了她的视野,她伸手擦去眼中升起的雾气,一双明亮的绿色眸子就清楚的展现在基尔伯特面前。基尔伯特看着她利落的动作愣了愣,随即跟着抹了把眼睛:“你刚才不是哭了吗……嗷!疼疼疼男人婆别掐了!”

 

伊丽莎白狠狠地扯着基尔伯特的耳朵以此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无奈,最后在基尔伯特的连连求饶下她才解放了他的耳朵,而基尔伯特在逃离伊丽莎白的钳制的那一瞬间立刻跳到了一旁,戒备的防范着伊丽莎白不知何时到来的突袭。伊丽莎白叹了口气,再次将围巾裹住自己的脸以抵挡肆虐的寒风:“谁哭了啊蠢鸟。那个啊,其实是我自己的原因啦。一到冬天骑自行车上学冷风一吹就会跟着流眼泪,咳,也不用管啦,都习惯了。”说着她转过身重新踏上楼梯,“快迟到了啊蠢鸟,还愣着干什么!”

 

基尔伯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然后才慌忙应着踏着上课铃跟上伊丽莎白的步伐。

 

本来这已经是每天都会上演的,两个人都习以为常的一幕。

 

“喂男人婆!”

 

伊丽莎白本以为基尔伯特已经忘记了早上的那个小插曲。放学时她像往常一样走到车区,却意外地听到了基尔伯特的声音。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去搜寻那一头亮眼的白毛,而她那个聒噪的幼驯染就在车区的一角欢快的等待着她的眸光的降临。伊丽莎白盯着他脸上比平常多了点傻气的笑容许久,无奈的想着他今天又突发了什么奇思妙想边踱到他面前:“你干什么啊蠢鸟……呜哇!”

 

却没有说完那句话,因为她的双脚突然离开了地面,整个人失去了支撑点,同时胳膊被什么人扯着,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跌向某处。伊丽莎白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再次反应过来时却已经稳稳的坐到了某个地方。她眨了眨眼,还没等她回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耳边就呼啸起风声——她差点被甩到地上。伊丽莎白下意识的环住了身侧的什么东西——亦或是什么人,因为她感到了从手臂上传来的温热的人体的温度。她慌忙理了理自己的围巾,确定了自己的半张脸都在围巾温柔的庇护下才扯着嗓子向自己还抱着的那个人狂吼:“基尔伯特你发什么疯!”

 

“伊莎你不是说你骑车子会迎风落泪吗?”基尔伯特努力地保持着自行车的平衡,他没有回头,但他的声音依然清晰地向伊丽莎白传来,在肆虐的寒风中给予着伊丽莎白源源不断的温度,就像伊丽莎白所环住的他的身体一般温暖无比。“——那么就由本大爷来替你挡住寒风就好啦!你就安心地被本大爷保护着吧kesesesese!”

 

最后依然加上了他那愚蠢的有点可笑的标志性笑声。伊丽莎白下意识的想笑,只是言语间还是不饶人的反驳:“……谁要你保护啊蠢鸟!”却还是悄悄地收紧了环抱着基尔伯特的双臂,将整个脸藏在手臂与幼驯染兼恋人的后背所围成的空间里,贪恋的汲取着对方的温度和体息。

 

…好温暖。

 

Tbc.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质的原因,在冬天只要我骑车子就会迎风流泪。
所以我每天都是哭着来上学的(。

 

啊,我也,想要,这么,一个,男友力,爆棚,的,男朋友,啊。

就算是个幼驯染也好啊(然而我只有会骂我撒比的基友。sad)。

 

考试考完了,嗯,全挂[[。这次考试还要全市排名,呵呵。我已经放弃了。

再也不能爱这个世界!!

……只能爱普洪和米英了。嗯。

尽量在年前把脑洞写写(ಥ _ ಥ)

 

 

 

 

评论(3)

热度(21)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