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米英】“请对喜欢的人说一句告白吧。”

下决心要找回自己的小清新少女风(ง •̀_•́)ง
各种身份设定的米英。
我在尽量写得很少女很温暖,如果你也喜欢就太好啦(๑´ㅂ`๑) (其实写到后面觉得已经和米英没啥关系了……但是……咳,还是私心嘛)
写完觉得自己要变米英厨了(略方)以及异色真的不会写啊你们就别在意了xxx

觉得自个儿的小清新文风找不回来了,小清新你不要走啊我还是爱你的啊(哭唧唧)

新年第二篇,给米英。
米英新的一年也要甜甜蜜蜜的哦ww!











Q:请对喜欢的人说一句告白吧。

A:

1.国设

=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闻言他伸出双臂,恰好可以围成半个圆满的圆。然后他抬头,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是广阔的天空一般湛蓝的眸子如花一般伸展开来,里面流转着加州的阳光般的灿烂。能够冲散所有的阴霾的一望无际的蓝眸里,仅仅剩下那被阳光过滤过的让人心动的温暖。

“让我来做你晴朗蔚蓝的天空。”

=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

他藏在墨色雨伞下的脸缓缓从伞下抬起,祖母绿色的眸子里倒映着这场连绵不绝的雨,眼睛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分不清虚实。他抬了抬伞,转头勾起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像是伦敦宛若大病初愈的晴天一般平静而美好,连眼眸深处都绽放开温和的笑意。

“愿意撑起我这把老旧的破雨伞吗?”

2.黑桃KQ

= King =

他脸上的表情温柔的全然不似一个肩上负担着整个国家的国王,宠溺得好像要将人溺死在温柔的海洋中。那双蓝色的眸子也如同海洋一般,广阔无垠,平静又激流汹涌,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溺。

“我只想成为你最坚强的臂膀。”

= Queen =

他垂下眼帘,骨节分明的十指轻拂过绘着精致繁复的花纹的瓷杯,白皙的肤色和茶杯白瓷的底色相称着,看起来格外赏心悦目。红茶的香气缓缓漫开,和温暖的阳光充斥在一起,暖暖的气息温和的不像话。

“有你的下午茶温暖满溢。”

3.狼米眉兔

= Alf =

尽管头上竖着一对狼耳,但本质里还是个温和的少年。他略而羞涩的搔了搔脸颊,然后抬脸匆匆一笑,略带忸怩的动作更展现了他的紧张和不安。他搓着双手,然后歪过头开口,声音带着些无奈和宠溺,也带了点害怕被拒绝的恳求。

“离我近一点好吗?”

= Artie =

他眨眨眼,即使是整片森林也比不上他眼里那片纯净透彻得没有一丝杂质绿色。他歪着脑袋皱着眉费力的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换了一副正经的模样,还带着稚嫩的童音的语气却是格外的认真,容纳了整片森林的绿眼睛里像是沾染了清晨花瓣上的露珠,清澈得近乎透明。

“有你在身边,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4.世界学院

= Alfred·F·Jones =

他吸溜吸溜的吸着可乐,就像是故意以这样的声音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一般。最后纸杯被弄出奇怪的声响他才放弃了对它继续的蹂躏,转而有些不好意思的飘忽着眼神,半晌才轻轻落下一句轻得好似错觉的话。

“想牵着你的手走一辈子。”

= Arthur·Kirkland =

他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迷茫的祖母绿色眸子眨巴了几下,澄澈到透明的眸光在长卷的睫毛下微微颤抖,像是碧蓝色的夜间的海洋。之后待他终于明白过来,直白而又温柔的话语登时脱口而出。

“请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5.魔法罢工少女

= Mr. Jones =

他挑眉,额前一缕被挑染成紫色的头发更显出他的放荡不羁。他换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在躺椅背上,慵懒的像一只雄狮,明明外表看来什么都不在乎,却早就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只剩下去实践。他眯起眼,十指交叉抵在唇前,弯起的唇角里只剩下自信和魅惑。

“来我身边。”

= Mr. Kirkland =

他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整理资料,最后才直起身,回头用平静的目光递来一瞥,只是那一瞥里也满是刻板和认真。最终他沉默了半响,才高傲的昂起头,优美的脖颈曲线暴露在空气中,像是一只高贵的天鹅,口中吐出的圆润的伦敦腔古板又性感。

“你是我命定的劫难。”

6.逆转兄弟

=  Elder brother =

他轻声哼出一段旋律,最后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尽管举动还透着些改不掉的孩子气,但脸部英朗的轮廓显示着他已经完全成为了个成熟的大人。他笑够了,又重新拾起那段刚刚被打碎的旋律,唇齿间溢出一句歌词“Wait for me to come home”,突然他停了下来,转头露出他所能展现的,最最温柔的笑容。

“我会等你回家。”

= Brother =

他的手触上自己的胸膛,那里一颗一直在温热的鼓动着的器官却因为对某个人的思念变得疯狂起来。他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却再次不可抑制的被紧张充满了心脏。他低声念着“Wait for me to come home”,再次抬起头脸色又染上了几分忧虑。

“能传达到你那里吗,这份深藏的心意?”

7.黑塔鬼

= Alfred =

他咬着嘴唇,即使那上面原本的血色已经完全褪去只留下苍白也没有停止。整个心脏都被那一双再也没有焦点的眸子充满。当他看到那双原本包含这世界上最纯粹的祖母绿的双眼里再也没有了往日他熟悉的神色时,他感到他被什么人捏紧了心脏,疼得他无法呼吸。他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我只要你看着我。”

= Arthur =

他漠然的闭上眼,尽管不管怎样他的眼前都是一片黑暗。但他不后悔,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不允许自己回头。只要是为了那个人,为了那双本就该在阳光下闪耀的天空一般的眸子,能够再次重现在灿烂的阳光下,他就绝不后悔。

“我心甘情愿。”

8.天使恶魔

= Devil =

他抬起头,仰望着天堂所在的方向。即使脖子早已变得酸痛也依然固执的维持着这样的动作。尽管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眼底淡淡的期许之色还是将他所想暴露得清清楚楚。

“我将等你洁白的羽翼被地狱染上黑色之时。”

= Angel =

他在原地抱膝蜷缩在地上沉默了半晌,像是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他转过身,洁白的羽翼轻轻的颤动着,像是对这逃不开的命运的细微的反抗。

“天使的爱可从来只能给一人。”

9.娘塔利亚

= Emily·Jones =

女孩用食指搔了搔面颊,企图以此来掩盖脸上不知为何出现的红晕。她的目光躲躲闪闪,全然没有了半点平时泼辣大胆的样子。此时的她更像是一个深陷恋爱漩涡的新手,畏手畏脚不知如何是好,又放不下那段连酸味都让人喜欢的心情。最后她下定了决心,轻声说道。

“只想让你来当我的女主角。”

= Rosa·Kirkland =

淑女小姐望着天外连绵的阴雨,淡粉色的指甲轻触着白瓷茶杯发出脆响,声音不大却清脆得很,听的人心里莫名有些痒。她幽深的绿色瞳孔就如这缠绵的雨,让人忍不住想去拨开阴霾,点缀上美丽的亮色。但她自己知道,那样的人,只有一个。

“你是能够温暖雨季的阳光。”

10.异色

= Allen·Jones =

“即使是有毒的杯子蛋糕,那么我也吃下了。”

= Oliver·Kirkland =

“嘿,我的坏男孩。”




评论(2)

热度(34)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