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开心宝贝‖开甜】归往‖4‖

*主CP开甜,副CP伽小。可能有花粗。
*中篇连载中。
*开甜兄妹设定。甜心第一人称。
*神级ooc注意。
*大概是两周一更。
*慢热。
*慎。
以上。

 

 

 

 

 

 

 

 

 

 

4.

 

…啊。

 

已经是第七次了。

 

我眨巴了两下眼,让自己因为刚刚睡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头脑清醒些。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清晰,头脑也逐渐开始运作起来,在确认了这个现实之后,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仰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天花板是如我记忆里的一般的雪白色,也让我的头脑在一瞬间成一片空白。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轻柔的呼吸声,但即使我的吐息在怎么轻缓也听不到应该属于另一个人的呼吸。

 

……这是当然的。

 

我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缓慢的起身下了床。在换衣服的过程中我瞥向一旁开心的床——那张床已经被收拾干净,连被子的边角都被掖得整整齐齐,而那上面也早也不再残留主人的体温。我对着那张床沉默良久,然后啧了一声,扣好衬衫的扣子,整理好领子,拎着书包走出了卧室。

 

我早该记得的,也早该习惯了的,开心已经不再是小学生了。

 

这意味着他每天要起得比我早得多,比我回来的晚得多,睡觉的时间也跟着被推迟了不少。这是常识,是很正常的事,我早该知道,也早该记得。

 

可是该死的我没法习惯。

 

我拖着已经变得正常的步子走进洗漱间——因为即使我再怎么迷糊,也没有人会用捏我的脸颊的方式来让我变得清醒一些了,所以我不得不学着自己来改变这个习惯——洗漱完后,母亲已经坐在餐桌前等我了。她化了浓妆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我却蓦然觉得有些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开始莫名的不习惯母亲脸上过浓的妆和好像在掩饰什么一样的温柔笑容,那让我非常厌恶,不是厌恶母亲,而是讨厌我自己,讨厌这样会因为这点小事而不愉快的我自己。我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却并没有逃过母亲的眼睛:“甜心?怎么了,这才9月份,感冒了吗?”说着她走下座位过来领着我,蹲下身平视我的眼睛,同时比我的体温暖得多了的手也触到了我的额头。我下意识的摇摇头,同时也无意识的甩开了她的手:“没有,可能是刚从空调房里出来不习惯吧。”

 

“是吗?”母亲依然是温柔的笑着,没有在意我甩开了她的手的事。她将我的手攥在她的手掌里,大人的手的皮肤有些干涩,还带着些薄茧,全然不似孩童的手那般温润如玉。她的手也比开心的大多了,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我的整个手包裹起来,不像开心,每次都会把我的半个手掌露在外面。但我发现,我居然开始无法抑制的怀念之前每天早上开心攥着我的手领我上学的日子。我觉得脸上有点烫,还好这时候母亲没有看向我。我接过母亲为我盛的汤,小声道了谢。

 

吃饭的时候母亲要为我梳头,我却拒绝了她,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之后自己笨拙的将头发绑成了两个辫子。我站在穿衣镜前看着自己扎的歪歪斜斜的两个辫子,又开始怀念开心每天帮我梳头时的动作和温度了。

 

该死的。

 

一直到了学校,我还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

 

看起来我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一样,可事实上,我的一切都好得很,除了稍微有点不习惯以外,我的生活正常的不得了。一如既往地吃饭,被母亲送上学,自己一个人走进校园,走到教室,再开始一天的学习,课件和同学打闹,临放学时走点神想着今天吃什么,顺便和母亲学学该怎么做饭,至少要做出让开心那个笨蛋满意的饭菜来——没什么不同的。

 

可我该死的,没法习惯。

 

一想到这个我熟悉了两年的校园里没有开心的存在,每天早上我第一个看到的也不是有点傻乎乎却阳光开朗的笑容,帮我梳头的也不是那双幼小却暖的像个小太阳的手,拉着我上学的也不是喜欢在我身旁聒噪着有点幼稚的那个人,我又不可抑制的想起他。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在晚上回到家吃饭的时候开心总算回来了,“甜心!”他一到家就大喊着我的名字,扔下书包跑到餐厅。我正在喝汤,冷不丁的被他的大声呼唤吓了一跳,差点呛到。我咳了几声,皱着眉看向脸上遮不住的惊喜的他:“干什么啊。”尽管我觉得自己心里的欢喜也快要隐藏不住的飞出来了,但我还是装成小大人的样子,训斥他不应该如此粗鲁。他挠着头又露出了那一脸傻乎乎的笑容,于是我也忍不下心继续了,毕竟我也思念了他那双蔚蓝的宛如天空一般灿烂的眼睛一整天了。“一天没见了,好想你!”这家伙怎么什么时候都跟小孩子似的?当我的身体陷入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的时候,我如是想到。父母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们,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就转移了,开始谈论工作上的事,毕竟他们也对我们的亲密——准确来说是开心对我的——习以为常了。我在开心的怀里呆了一会儿,然后推开他,皱了皱眉:“身上一股汗味儿,把衣服换了去。”

 

吃过晚饭我们一起写作业。我很快写完了,毕竟三年级小学生的作业要比初中生少得多。他还在一旁苦着脸和数学大魔王殊死搏斗,我坐在床上捧着一本书看着他被灯光渲染出阴影的背影,突然开始害怕若我再也无法碰触到那背影该如何是好。手中的书页一直没有被翻动,而我的眼睛也一直没有从那个伏案的背影上离开。等他终于赢得了和数学的战争之后,我啪的一声合上书:“哥哥,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啊?”开心诧异地回过头,他大概是没有预料到我会突然发出这么认真的声音。他转过头,简单收拾了一下书桌,然后示意我坐到他身边来。我走到我的椅子上坐下,他看着我的动作,有点紧张的冲我笑了笑:“怎么了,这么严肃?”

 

经他这么一问我才觉得我好像太认真了点,脸上顿时开始发烫。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指甲,听着他可以放的轻柔的呼吸,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开心是没法理解我这样的心情的,他每天都那么大大咧咧的,从不在意别人的心情,而我这样别扭又小女生到了极致的心情,他大概是无法理解,也不想去了解的吧。我又开始想起刚才对开心的背影而生出的莫名的恐惧,顿时觉得更加不知所措了。我们就这么沉默了半晌,而我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也几乎忘记了对面还坐着安静的等着我发话的开心——最后什么东西触到了我的头顶,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熟悉的温度和柔软。开心的手轻轻摩挲着我的发丝,好像他之前每天为我梳头时温柔的抚摸我的长发那样。“甜心,”我听见他的声音,于是好像被蛊惑了一般,愣愣的抬起头,“有什么事就说吧,没关系。”

 

“……我不习惯。”

 

“什么?”

 

意识到我把今天一整天埋在心里的话说出了口,我开始有点慌乱,但一和他的目光对接上我就情不自禁的沉溺在那双我喜欢了四年的眸子里,于是说出的话也不受控制,只是诉说着自己的内心:“早上你走那么早,不帮我梳头,不带我上学……我不习惯。”

 

他愣了半晌,最后忍不住牵起嘴角,像是怕弄碎了什么一样,压抑着轻轻笑出了声。“就是因为这个吗?”即使努力地压抑着声音,他还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想到了我还没毕业前打架那件事……你也是这样,说是不习惯。”

 

……的确是这么回事。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也是因为开心早上莫名的举动而烦心了整整一天。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个念旧的人,但没人可以很快适应熟悉了几年的事突然失去。在我愣神的时候开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笑着抵上了我的额头:“这样吧,甜心。”我没有回答,只是顺着他的目光看进他的眼睛里,没有意识到我们现在的距离有多么近。“你既然不习惯,那你以后早醒一会儿,我帮你梳好头,再去上学好不好?嗯,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上学了,对不起……”他自顾自地说了许多,温暖的热气扑在我的脸上,弄得我痒痒的,我不禁缩了缩头,却舍不得离开这个热源。我被他喷在我脸上的气息弄得头晕转向,半天才迷迷瞪瞪的反应过来他的话,于是我轻声回应,轻的连我自己都听得有些不真切:“没关系,这样……这样就好。”

 

“真的?”他意外的听到了,爆发出了一声询问,同时也在寻求着证实。等我点了点头后,他立刻没有再压抑的笑了出来:“哈哈,那就太好啦!”他胡乱的揉着我的头发,即使我已经多次反抗也没有停下。最后我也不再说什么,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伸手去捏他的脸颊。我们就这么幼稚的互动着,最后撑不住两个人都爆发出了舒心的欢笑。

 

这样的传统也就一直延续了下来。每天早上我会和开心一同被闹钟的聒噪吵醒,然后他打着哈欠帮我梳好头发,我拉着他的衣袖磨蹭一会儿,他便会温柔地掰开我的手,轻柔的和我道别。或者,他会在我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我闭着眼睛,逼迫自己清醒点,在温暖的被窝里缩了缩,然后软着声音向他道别。晚上我会边写作业边等他,等他回来的时候和他一起吃晚饭。餐桌上我们会讨论发生在学校里的趣事,然后一起做功课。当我有不会的题他会在一旁辅导我,而他碰到难题我就无能为力了,我便在一旁把作业收拾好悄悄退到一边,让他自己安静的思考。最后我们会同时上床睡觉,互道晚安后沉沉的陷入一个柔软温和的梦境。

 

日复一日的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却不觉得厌倦。

 

我只是想,我的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真是太好了。

 

日子慢慢地过,等我想起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他连初中也快要毕业了,我也快要到了小学毕业的日子。我们两个的生活都开始忙碌起来,只是这样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在他中考的那一天早上,我起得很早,他也是。他看着坐在他床沿上的我,揉了揉眼睛,不确定的唤了一声:“甜心?”

 

“嗯。”我低声的应,然后把他丢到地下的校服递给他,催促他快点穿衣服,然后径直走出了卧室——他已经开始发育了,再怎么说我也不能看着他换衣服对不对?所以我一个人洗漱完毕坐到餐桌前,静静地等着他。开心穿着扣子扣的歪扭七八衬衫冲到洗漱间,草草刷好牙洗了把脸也跟着坐到了餐桌前,“今天怎么了?”

 

“你今天中考。”我言简意赅,示意他把一旁的果酱递过来,“好好考。”但是别忘了帮我梳头。

 

他愣了一下,然后也笑着点点头,把果酱递到我手里,“当然。我一会儿去帮你梳头。今天别担心我,好好上课啊。”

 

我点点头,开始了和他一起开始的一天。

 

我相信他。

 

之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开心成功的考上了重点中学,父母自然都很高兴。中考完的一个暑假开心过得浑浑噩噩的,还好在我的提醒和督促下记得规定作息,偶尔也会帮我检查作业,只是对我一直规劝他的那句预习充耳不闻,我也就逐渐不去说他,专心致志的等待着我一年之后的初中生活。

 

期间父母也开始为我的初中而发愁,也有小小的争吵,不过基本都是在他们的卧室里,压低了声音不让我们听到。有一次他们吵急了,也忘了压住声音,直直的传到我的卧室。我放下正在写作业的笔,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数字,耳边回放着父母的吵架声。开心在一旁玩游戏,听到了他们越来越大的争吵声立刻扔下了手柄走到门口关上了卧室的门。做完了这一切他回过头来看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叹息。然后我的身体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温暖的好像我可以被融化在里面。温热的吐息在我耳畔,暖了我的整颗心。“没事的。”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温柔的对我轻声低语,“别多想。”

 

我沉沉的点头,在他的低语声中被劝到了床上,很快陷入梦境。

 

我只是希望,这样的幸福,不要被再次夺走。

 

Tbc.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文笔好差劲。

懒得修改了,等最后的重修吧。

虽然大体都想好了,但不知道怎么把一个个的片段结合起来啊……好心塞。

下一章的内容想好了,可能会比这一篇顺畅不少吧。

为什么lof上没有萌开甜的啊,为什么QAQ好饿好想吃开甜的粮QAQ

 

 

评论(1)

热度(8)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