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段子集③

储几个小段子。

越来越不务正业了。

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写文了。













1.


伊丽莎白回到卧室的时候,基尔伯特正对着床上的一滩已经变得干涩的血迹发愣。


“呃,基尔……”


“你生理期来了?”


基尔伯特没回头看她,依然盯着那一摊小小的变成深红色的血迹。伊丽莎白紧张地搓着手,她忘记自己生理期这件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在熟睡时被腹痛惊醒,然后到洗手间换下睡裤,这么一折腾基尔伯特也跟着醒的差不多了,每次都会对着她留在床上的印记发愣。


“你能不能关心下自己?”


基尔伯特揉了揉太阳穴,略带疲惫的看向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慌忙摆手:“没、没关系!我自己洗床单就好不用麻烦你!”


“……我就是说这个。”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他从暖和的被窝里脱身,把伊丽莎白按到床上,凑近她的脸,“知道自己每到生理期的时候都会肚子疼还碰凉水,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以为自己还是小时候那个女战士吗?”


2.


伊丽莎白会在没有工作的周末一觉睡到阳光正好,然后再在床上磨到大中午才迷迷糊糊的起床。


而基尔伯特却已经习惯了每日雷打不动的起床时间,不过他也习惯了会在伊丽莎白赖床的时候在她脸上偷一个吻,然后蹑手蹑脚的为她准备午饭。


当然,他最享受的还是伊丽莎白在起床后穿着宽大的衬衫东倒西歪的走进厨房然后趴在他身上时软糯的鼻音。简直可爱透了。


今天贝什米特先生也在痴汉自己的妻子兼青梅竹马。


3.


伊丽莎白揉了揉眉心,她已经听着眼前的女生喋喋不休了一个多小时,整个脑袋都已经被女生的男友的各种风流往事充斥了个满。等到女生终于心满意足的走了之后她回头对着身后偷听的弗朗西斯就是一脚。“傻逼!”


“伊莎你干什么……”弗朗西斯揉着被踹疼的小腿不满的抱怨,却在眼神与伊丽莎白接触的那一刹那收了声,只敢小声喃喃。伊丽莎白双手抱胸,哼了一声:“你们俩的事还要我来管,自己的女朋友自己不会去哄哄吗?”


“她这不什么都听不进去吗。”弗朗西斯讪讪地笑,“多谢啦,伊莎。哦,对了,作为回报,”他笑眯眯地凑近伊利莎白,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指了指不远处和安东尼奥聊的正高兴的基尔伯特,比了个心,又指了指正在愣神的伊丽莎白本人,然后心情大好的走开,留下伊丽莎白在原地发愣。


……这家伙,刚才是什么意思?


伊丽莎白看着远处自己暗恋了好久的白毛笨蛋不争气的红了脸。


4.


“冷。”


伊丽莎白把一双手伸到基尔伯特面前,正捧着一杯书读得入迷的基尔伯特把书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脸都没抬,将伊丽莎白的冻得冰凉手包裹在自己一双温暖厚实的手掌中,往里哈了口热气便轻轻的揉搓起来,眼睛自然紧紧的盯着书上的字母,手中的动作却小心翼翼。


一旁正在和伊丽莎白讨论着all普本的王湾突然觉得自己又萌上bg了。哦,前提是有一副墨镜。


5.


基尔伯特无奈的看着抱着手机坐在床上的伊丽莎白,“喂伊莎,该起来了吧?”


“等我一下……呜哇!”伊丽莎白本想换个姿势,腿移动的一瞬间却一阵酸麻,她放下手机,抬头看着面带疑惑的基尔伯特,委屈的解释:“腿麻了……”


基尔伯特摇摇头,弯下腰拦腰将正在揉着自己腿部肌肉的伊丽莎白横抱起来,伊丽莎白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搂住了基尔伯特的脖颈。还没等她抬头问一句“你干什么”,基尔伯特就颠了颠她,凑近她的脸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喷在她脸上的温热的吐息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伊莎,你是不是又轻了?”


“……啊?”伊丽莎白晕晕乎乎的回答,她看着基尔伯特露出一脸沉思,然后痛心疾首的忏悔:“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伊莎,晚上辛苦你了……”


伊丽莎白的反应慢了半圈,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基尔伯特已经一脸促狭的等着她的咆哮了。“……去死吧变态!!”


6.


基尔伯特没想到伊丽莎白居然这么纯情。


明明是网络上的bl肉文大手,各种play也写的得心应手,在现实生活中却连接个吻都会脸红害羞。


……这就是,反差萌吗。


沉浸在伊丽莎白的初吻给了自己的喜悦里的基尔伯特抱着害羞的把脸埋在他怀里的伊丽莎白晕晕乎乎的想。


7.


“该死的……!”


伊丽莎白呼的拉开卧室的门,揉着一头乱发朝正在客厅制造噪音的基尔伯特咆哮,“你他妈敢闭嘴吗!!”


“……你——……”


基尔伯特本想回头跟她吵个一两句,却在一瞬间空白了头脑。


眼前的人只穿了一件大号的T恤衫,衣服下摆堪堪遮住大腿根,隐约露出里面棉白色的贴身小短裤,看起来下身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两条修长白皙的腿就这么大剌剌的从衣服下摆里伸出来,奶白色幼嫩的皮肤在阳光下白的耀眼。衬衫过大的领口使她形状精致小巧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一旁的肩膀也露了半个奶油色的半弧在外面,看起来美丽而诱人。而本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只当是基尔伯特理亏不知该如何辩解,轻哼一声便又重重的关上了门,只留下基尔伯特一个人在客厅里口干舌燥的咽着唾沫。


基尔伯特严肃地觉得自己应该要教教自己的合租室友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


8.


基尔伯特的基本准则。


阿西高于一切。


肥啾高于一切。


亲夫高于一切。


以上三条如果遇到伊丽莎白统统作废。


阿西高于一切,肥啾高于一切,亲夫高一切,伊丽莎白高于阿西肥啾和亲夫。


9.


“把我放下来!!笨蛋!!”


基尔伯特看着手中不停咒骂着挣扎着的兔子——哦,或者叫人类?——深深地怀疑起了大自然:“你……是兔子?还是人类?”


“当然是兔子啦!”说着,这只愤怒的咆哮着的棕色长发的小兔子竟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平底锅,直直的砸向基尔伯特的鼻尖,基尔伯特下意识的闭紧了双眼——倒是不疼,但他觉得不管怎么样都要给眼前的小兔子一个面子。


“你……你……”小兔子砸了半天也累了,将平底锅护在胸前气呼呼的看着猎人先生。基尔伯特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笑笑:“呃……消气了?”


小兔子气呼呼的撇过头不看他。基尔伯特耸耸肩,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了地面:“本大……呃……我是新来的猎人,刚来这里迷路了,你知道要怎么出去吗?”


小兔子偷偷摸摸看了他一眼,本想不理他,却还是在他恳求的目光里妥协了。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白痴,跟我走!”说着迈开步子,却又被一把带到了半空中。还没等她有尖叫的时间,身体就碰触到了柔软的毛发。“你这么小,就待在我头上帮我指挥吧!小心点啊!”


小兔子抓着猎人的头发涨红了脸,而猎人先生则心情大好的向前阔步走去。


以后再多来玩吧。猎人吹着不成调的口哨再一次在听错了小兔子的指挥的情况下走错了路。


10.


“东尼儿,你看那边那个妞怎么样?”


弗朗西斯优雅地抿了一口酒,眼神似是随意的偏向一个方向。安东尼奥说着他的目光装作漫不经心的看向酒吧的角落,“太黑了看不清。应该不错。”


一旁的基尔伯特不屑的嗤了一声,酒吧糜烂的灯光打在他的一头银发上,流转着绚烂的光彩。弗朗西斯对他挤了挤眼:“那不如这样,既然基尔你对女人没兴趣,那你就把那位小姐带过来怎么样?之后哥几个不会亏待你的。”


基尔伯特皱起眉啧了声,却依然拿着酒杯起身向角落里喝的微醺的女人走去。女人仿佛注意到了这边,将嘴唇从马克杯旁离开,眼睛轻轻的向这边递来一瞥。一瞬间酒吧的灯光照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烘托的极致诱惑。但那双翡翠热的眼睛却依然闪动着它原本的色泽,升起薄雾的眼睛里是恰到好处的迷蒙。


基尔伯特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踱步走了过去。


此时距基尔伯特·gay·贝什米特被掰直,还有六个月零十三天。


评论(4)

热度(43)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