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开心宝贝‖开甜】归往‖2‖

*主CP开甜,副CP伽小。可能有花粗。

*中篇连载中。

*开甜兄妹设定。甜心第一人称。

*神级ooc注意。

*大概是两周一更。

*慢热。

*慎。

以上。











2.


在很久之后我想起回忆那天的时候,却想来觉得那天的一切都如梦一般不真实。


我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的年龄还没有成熟到让我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件不落的记下来,或者是只是我单纯地没有在意那天发生的一切。不管怎么说,那一天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模糊的过分,我甚至记不起那天的天空是澄澈的蓝还是朦胧的灰。


母亲在我和开心——喔,那时候我还叫他哥哥——和裴叔叔见面之后就郑重的告诉我,他们在不久之后都将成为我的家人。


家人?我歪过头不解的眨着眼睛看着母亲。母亲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清浅的笑容里是藏不住的幸福,连眉梢都染上了明媚的喜悦,在母亲几乎被化妆品掩藏起岁月的痕迹的脸上如花一般的绽放开来。“就是说,以后裴叔叔就是你的爸爸,开心就是你的哥哥啦!高兴吗?”


哥哥?刹那间我想起了开心那句变了个调的话和语气,和那双比蔚蓝的天空更加透彻的眼睛。一瞬间我觉得所有欣喜都涌上了心头,简直快要阻挡不住冲破防线,汹涌的席卷了我的喜悦让我笑得弯起眼睫重重的点头:“嗯!”


那双让我牵挂着的蔚蓝双眸的主人,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家人,我的哥哥了。这样即将成为事实的预言让我忍不住欢呼雀跃。嘿,这个世界真是小,刚刚见面过的两个人居然成为了亲人,不是很有趣吗?在小孩子的眼睛里,这的确是非常有趣的事。而且母亲看起来也很高兴不是吗?我乐滋滋的想,又忍不住想要见到开心——我未来的哥哥了。


之后我也的确见过开心几次,而且频率越来越频繁。到后来干脆母亲和裴叔叔把我和开心两个人丢到我家或他家里就这么消磨整个下午。每次见到他我都会觉得很开心,他也是,只是随着见到我的次数的增多和母亲和裴叔叔见不到人影的次数的增多,他的笑容莫名隐去了一些。连我都能看出来他对这件事有些闷闷不乐,只是我却什么都不说。——毕竟我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我还太小。


后来那一天到来了。


说真的,我对母亲和裴叔叔举行婚礼的那一天的情形基本没有什么印象。好像飘在云上,在明媚的日光里做着一场似醒非醒的梦。我听不清母亲深情或许夹杂着一丝低沉的哭腔的宣言,看不见裴叔叔——那个现在我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脸上大概是被喜悦占满的表情,记不得人们的祝福、神父的话语,唯一直到现在也牢牢的盘踞在我脑海的,只有那只一直紧紧攥着我的手的手。


疼。


这是我当时所有的感受。对方的力气对我来说大得过分,好像要把我的手融进他的骨血里。我能感到血液在血管里汩汩流动,伴随着一阵一阵的痛感。我迷迷糊糊的强撑着的意识被这阵疼痛完全唤醒,但我没有叫喊。我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注视着母亲的方向,任由自己的手疼的失去知觉,朦胧的听着对方略显沉重呼吸。然后有谁紧紧抱住了我,身旁环绕着我熟悉的气息和我陌生的悲伤。


“都是骗人的。”我听见谁的声音在我耳畔低语,随着腰被箍紧,肩头的湿润逐渐透过衣料渗进皮肤里。我只是沉默,也只能沉默,任由这个人在我肩头无声的哭泣。闷闷的声音透过被浸湿的布料传来,由于隔着一层衣料而被遮掩了些许哭腔,温热的吐息和冰冷的眼泪混杂在一起舔舐着我肩头的皮肤:“他们……肯定无法永远在一起的。”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不需要我明白,我只能试着环住这个人,即使手几近没有知觉,却还是抱住他。这对我来说有些吃力,但我依然没有放弃。我想说点什么安慰他让他不要哭泣,却觉得什么堵在了喉咙,张开嘴却觉得苦涩无比。


最终我还是缄默。我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让他安心在我肩头哭泣。


他不会想让我看到他的眼泪的。


那双那么透彻明亮的蔚蓝的双眼,却被泪水充盈,连一直被包裹在其中的笑意也融进水雾里,让我只是一想就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疼,甚至比手上的疼痛更甚。


于是我就这么站在原地,身旁的一切都突然变成了无声的旁衬。不论是母亲的声音,还是我新晋父亲的表情,亦或是人们的欢呼祝福,此时都好像迅速的向后退去,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和在我肩头哭泣的人。世界一片空白,连我们也都快要和背景色模糊在一起,融进地平线的尽头里。


我在心里一遍遍的重复,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转,却只在心里说出来,不曾出口。但我想他大概已经听到了。


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我们也是。


哥哥。不要哭了。


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一语成谶。


我在原地这么重复了好久,最后连我的意识也终于跟着那片背景远去了。


后来我想,是不是开心把一切放在心里太久了,以至于那一天会那样失态。


但那样才像个孩子。尽管当时我意识不到这一点。因为当我好不容易再次恢复清明的意识的时候,却被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我睁开眼睛,眼球在眼眶里缓慢的转了几圈,才觉得意识被聚集起来了些。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身下躺着的床也不是自己家里的而是裴叔叔家的……我这才想起来前一天——也有可能还是这个上午,天知道我睡了多久——裴叔叔已经成为我的“父亲”。但整个过程就像在做一场梦一样模糊,除了……


啊——我想起来了。


开心,开心他人呢?


我急急忙忙的想要下床去找他,但还没等我从被窝里动身我就发现了不对——我的腰被紧紧的箍住,以我的力气是绝对无法挣脱的。而这个力度和身后的气息又有点熟悉——哦。


开心——我的哥哥,我打算去寻找的人,我正在担心的人,此时正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在我身后抱着我熟睡着,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毫无形象的熟睡着。


好吧,至少他没事。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哦这家伙勒我勒得真紧——我哀怨的拍了拍他的胳膊,然后缩在他的怀里,认真的注视着他的脸。他看起来睡得很安心,那双蓝色的眼睛已经被眼皮遮住,睫毛偶尔会微微颤抖,但并不明显。他脸上的泪痕已经干的快要看不见了,嘴里还淌出了一些口水,看起来可爱极了。我悄悄地笑了,恶作剧的心理窜上来,让我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他的脸因为缺氧慢慢染上红色,眉毛也皱成一团,嘴里开始索求氧气,手臂也开始收紧——我觉得我的腰被箍的更紧了,于是我赶紧松开了他的鼻子,在那一瞬间,他也跟着我的动作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真是太好看了,我一直对好看的东西没有抵抗力,尤其是开心的眼睛。我看着他的眼睛被萌上一层水雾,那片天空在雾气后看不太清,却给人朦胧的美感。随着那层雾气的退去,他的眼睛的颜色就像是花朵一样的伸展开来,拨开绿叶,伸出枝蔓,那朵花绽放着天空一般的湛蓝。他的意识也开始聚集起来,视线有了着脚点的同时打了个哈欠:“甜心?”


我点点头,没说话。他有点神志不清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有点虚晃的问:“现在几点了?……哦对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我有些疑惑的眨眨眼睛,而开心的脸莫名变得有些红,眼睛也有些躲闪着不知往哪里看。莫名的沉默横亘在我们之间,当连我都觉得不妥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他突然支支吾吾的开口:“之前……我不是故意的……趴在你身上哭,对不起!”说到最后猛的抬起头来看着我,满脸愧疚的神色。我被他吓了一跳,那双明亮的蓝色眸子就在我眼前闪烁着。我有点不知所措,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一时语塞,才想起我好像并没有问过他会哭泣的原因。不过目前这个也不重要了。我摇摇头,这没什么好道歉的。然后又觉得好像没什么诚意,于是我立刻补充道:“嗯,没关系……没事的。”


开心想是放下了一个包袱一般松了口气,然后恢复了他一贯的笑容满面,好像夏日的阳光一般的笑容。“那太好了!甜心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哦!”他这么说着,我才想起我们已经成为兄妹了。这个人是我的哥哥。哥哥。我悄悄念着这个名称,口齿间像是被抹了蜜糖,甜的我快要化掉。开心窥视着我的表情,在看见我嘴角不经意的勾起的弧度的时候满足而欣喜的笑了起来:“甜心!以后要多多关照了哦!”


我闻声抬起头看向他的脸,心里一点点被充满。我学着他的模样弯起眼睫,勾起唇角,轻声回答宛若呓语。


“嗯,哥哥。”


开心的那样骄傲而略带羞涩的笑容在我升上小学后就逐渐变得多了起来。上小学的第一天,父母一起送我们来到小学——之所以是我们是因为开心,比我大4岁的我的哥哥,也在这里上学,只不过他比我大四个年级。但他依然十分高兴,脸上的欣喜简直满的快要溢出来。


我也同样。我仅仅牵着开心的手,右边是母亲,父亲跟在我们身后。身旁开心还在叽叽喳喳吵个没完,母亲微笑着嘱咐我日常的一些行为习惯,父亲在身后跟着我们走,时不时聊一点开心刚上小学时的趣事,惹得开心又急又羞直跳脚。我在一旁偷偷地笑,觉得整颗心都被甜蜜灌满。


我想那大概就能称之为幸福吧。


开学典礼的时候开心站的离我很远,但我却一直能看见他向我打眼色说唇语。我们倒是异常有默契,我总能迅速分辨出他所说的话然后回过去,然后理解他某个眼神的含义并投回去一个简单的回复。那可真有意思,不是吗?


后来日子也就这么慢慢悠悠的过。我在低年级,他在高年级,每天放学的时候总会间隔很久。但我固执的要等他,我原以为他也会要我等他,没想到他反过来劝我早点回家不要等他。为此我还和他置气了一个星期,虽然后来被薯片和汽水收买了。他这才说是因为担心我。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有那么细心的一面。


说到细心,他倒的确有细心的一回。那天他看了我很久,然后问我为什么不留长发。那时候我一直是留着凌乱的短发,我愣了一下,然后无意识的抓紧了面前的马克杯:“……母亲工作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帮我梳头。”


“现在哪?现在有我了啊!”我听见清脆的笑声,惊诧的回过头去,看见的是他狡黠的笑容。“以后我帮甜心扎头发就好了,不用麻烦妈妈了!”


我在原地愣了好久,可他脸上的笑容却一直没有退却。最后我妥协了,转过头去,感受着脸上些微的烫,声音细若蚊吟:“……嗯。”


从此他就担负起了每天早上为我梳头扎辫子的重任。一开始他手忙脚乱,弄了半天都没绑好一个马尾辫,气的我不住地骂他。但后来他的手法越发熟练,花样也越来越多,完全把这件事当成了一种乐趣,一种生活必备的乐趣。


从这件事来看,我觉得要改变一下对他的看法,至少他是个很温柔的人。直到有一次,差点让我以为他的青春期提前到来了。


Tbc.













这篇写的意外的顺畅,没怎么卡,除了中间洗了个澡,几乎是一气呵成(´・ω・`)

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明一下……甜心在这一章非常直白的说“我喜欢开心”别以为这就算告白了……关键这时候甜心多大,4岁啊……因为家里有个弟弟所以我知道4岁的孩子是什么样的,那时候我弟弟也喜欢一个小姑娘,后来不还是不了了之了。这个时候甜心就只是单纯的觉得开心很好有种依赖感不是恋爱的那种喜欢,这两个人的路还长着呢w

以及,我觉得你们一定能够深刻的意识到我是个眼控[[。


从这里开始后面时间线就会跳转的快一些啦,毕竟两人的童年不是重点。


我发现我半个小时才差不多500字……sad。

这样啥时候是个头啊[[。


尽量下周更一篇。因为两个星期后我就要期中考了sad。

等我活着回来!!


评论

热度(5)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