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Two.(2)

*普洪ONLY。
*段子集。傻白甜合集。摸鱼合集。
*前后文无联系。可分开阅读。
*这次是用文艺风装逼的失败产物。
*题目源自Lenka的歌曲《Two》。










他伸出手,修长的十指骨节分明,干净白皙得有些病态,在阳光下竟如透明一般。手心朝上,肌肤上细小的纹路编织成网,像是捧住了明媚耀眼的阳光。他血红色的眸子里流转着灿烂的金色,用近乎虔诚的表情,注视着九天的华光跌落人间。


命运的齿轮在耳边作响,除此之外世界的一切皆是缄默。连他自己,也模糊成了虚幻的背景色中没有颜色的一抹。


金色的阳光打下的阴影在长发上起落,纯白的衣襟被空气充斥得略微鼓胀。长裙随着她棕色的长发绚烂的绽放开来,像是春天盛开的,极美的花朵,在他的眼前猝不及防的绽放。发尾的光闪闪灭灭,在他的眼前跳跃着模糊不清的鎏金色,让他一瞬间以为是神明失足至凡间。


少女缓缓转头,冷清的眸色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暖意,混合着鎏金与翠绿的眼眸中放大着他的影子。他缓缓勾起唇角一个惊喜而温和的弧度。一切在他眼中都成了慢动作,少女的衣裙,少女的长发,少女鬓发上别着的那朵娇艳的天竺葵,少女翠绿色的眼睛中跃动的惊诧,都慢慢在他眼中充满,放大,回播。


手心被柔软的触感充满,他控制着力度抱紧了怀中的人。对方下意识的环住了自己的脖子,低下头注视着自己的脸,脸上还残留着有些不明所以的疑惑。基尔伯特轻轻托了托她,顺着她的目光直视她的眼睛,红色的眸子里满溢着满足和狡黠:“抓住你了,伊莎。”


伊丽莎白愣了半响,柔长的睫毛轻微的颤动着。之后才在基尔伯特略带低沉的笑音里找回了现实:“……放我下来!”她窘迫的挣扎着,却被基尔伯特压制着无法抵抗。怀里的人不安分的乱动,基尔伯特却只是轻轻笑了笑,然后扣住她的头轻轻往下一压,同时感到环住自己脖颈的双臂略微收紧——他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鼻尖。


“好啦走啦男人婆!”双脚突然触及到了地面,伊丽莎白感到腰上一松,刚才还抱着他的少年便站在了她的身前。她的脸上还留着刚才没来得及褪去的红晕,衬得她的皮肤越发的白皙。她看着少年一步步向前走去才反应过来,来不及回忆便跟了上去。伊丽莎白小心翼翼的走在基尔伯特身侧,刚才被吻的鼻尖有些隐隐发烫,连带着钻心的痒。伊丽莎白抬头看着少年被阳光镶上金边的侧脸,心里的念头越发膨胀了起来:“……基尔。”


基尔伯特闻声回过头,领带却被猝不及防的勒紧,头也跟着扯下,在他的眸子被诧异充满的一瞬间他感觉有什么柔软温热东西堵上了自己的嘴唇。


“还你的!”


伊丽莎白恶狠狠的松开他的领带回瞪了他一眼,尽管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但鲜艳的红色还是很快蔓延到了她整个脸颊。基尔伯特看着她的表情呆得说不出一个字,脑子里只循环滚动着一句话。


太过分了。


来不及细想,他便已经转身拉下她的手倾身吻上她的唇。


众神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你的一世英名,都将毁在一个人手里。


而他嗤之以鼻,甘之如饴。


只要那个人是她。


Tbc.





看懂了吗……其实就是洪姐从高处跳下来普爷接住她的事_(:_」∠)_然后普爷只吻了洪姐的鼻尖而洪姐只是想索吻于是亲了普爷_(:_」∠)_
我只是单纯的想写这个场景而已,没别的_(:_」∠)_
再一次,完全,ooc[[

















最后,你们感觉到前后文风的差异了吗[捂脸]

评论

热度(11)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