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开心宝贝】归往‖1‖开甜

*主CP开甜,副CP伽小。可能有花粗。
 *中篇连载中。
 *开甜兄妹设定。甜心第一人称。
 *神级ooc注意。
 *大概是两周一更。
 *慢热。
 *慎。
 以上。

 

 



1.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I close my eyes on the flashback starts.

I'm standing there, on the balcony in the summer air.*

 

这是对我们第一次相遇再好不过的描述。

 

首先我得说明一下。就像每个人都期望自己能有完美无缺的人生一样,纵使我不曾如此幻想,但我也会偶尔感叹一样这样悠闲的生命。由过分华丽的开端开始,命运在身侧俯首称臣,低眉顺眼的为自己铺开一条通向成功的笔直大道。自己只需一路走下去,毫无阻碍。然后,在风华正茂的年龄,遇见一个对的上眼的人,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至于那个人是不是,能不能,会不会陪自己走到最后,那都无所谓。之后建立一个家庭,和身边的伴侣一起心满意足的看着孩子重复着自己当年的意气风发,最后以死神在额头上印下的吻为终结。

 

多可笑,是吧?

 

我向来对这种好像三流言情小说里描写的乌托邦一样的幻想嗤之以鼻。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永远不可能有这样一帆风顺的人生的。我的生命,自我出生一开始,就已经定了型。

 

我的生命注定无法轰轰烈烈。

 

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即使我无法拥抱完美却也能相伴平淡。

 

这是我在第一次遇到他之后渐渐明白的事。

 

就像我开头说过的,我们相遇在一个有着浓浓的夏天气息的,炎热的夏季。我不喜欢夏天。不论是热得让人连呼吸都懒得维持的温度,还是炽热的炙烤着大地的火辣的阳光,亦或是孩童们手中流下黏糊糊的眼泪的冰淇淋,都不讨我喜欢。那天我在母亲的帮助下换上薄凉的裙衫,暴露在外的小腿和大臂虽然得以享受凉风的清爽但也不得不暴露在阳光的炙烤下。小巧的凉鞋带子轻巧的扣住我的脚踝,头上的遮阳帽勉强抵住了些许阳光。即使如此我也对此感到不满意,只能瘪着嘴摆弄着自己的裙摆,时不时悄悄抬眼看一眼在穿衣镜前上妆的母亲。母亲细细地描好眉眼的轮廓,长而微卷的睫毛镶嵌在眼睑上,略而狭长的眼被细微的描出眼眶的形状,结合在母亲的脸上说不出的好看。苍白干燥的唇被染上红润的颜色,略微透出粉嫩的脸颊更显得她明媚许多,和我印象中母亲的形象产生了些微的偏差。上好了妆的母亲笑着摸摸我的脸,拎起包,牵起我的手走出了家门。

 

走出家门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玄关,然后视线就被合上的防盗门所阻隔,接着是钥匙在锁孔中转动的,冰冷干涩的金属声,像是齿轮转动时发出的富有顿感的摩擦声,在我的耳边掠过。

 

一瞬间我竟有些忐忑。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这么缓慢又急促的在我眼前呼啸而过,我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轮廓他就已经消失不见,独留我空空的站在原地,什么都留不住。

 

我只是沉默,任由母亲牵着我的手走向不知名的地点。手不知不觉的微微缩紧,汗液浸湿了手心,黏糊糊的让人讨厌。

 

母亲跟我说,我们要去见一个人。

 

那时的我还不能完全理解母亲说的话——毕竟让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完全明白一门她刚刚接触不久的语言也太过强人所难了对不对?——我只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哦,去见一个人。

 

去见什么人呢?

 

四岁的我想象力匮乏的可怜,我也只能从母亲不常见的郑重其事的认真化好了妆这一点猜测大概是十分重要的人。

 

谁是十分重要的人呢?

 

那一瞬间我想到了“父亲”——我从不从母亲嘴里听说过这个词。我也只是从母亲偶尔为我读的睡前故事里听到过这个词,母亲从未试图解释,于是我也心照不宣的维持着并不像是个四岁孩子应有的沉默。

 

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理解父亲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我模模糊糊的知道“这个人”是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之所以是“对我来说”,是因为我知道可能对于母亲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经历了一路上尴尬却已经习惯的沉默和让人无法忍受的热度,母亲带我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哦她一定不记得之前我因为好奇泡了一杯咖啡后就真心实意的恨上了这玩意儿的事——她在门口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直奔目标。我不得不加快我的脚步以跟上她的步伐,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落下她脸上明快得有些夸张的微笑。

 

桌旁站起一个高大的男人,我必须努力的仰着头才能看清他的脸。他和母亲笑着寒暄了几句,我没有在意,装着自己不存在一样揪着自己的裙摆。直到我被腾空抱起我的大脑还保持着刚才的空白——双脚悬在半空无法找到着力点给了我一种无声的恐惧,我近乎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笑得阳光的人,无意识的抓紧了他那一身好像很名贵的西装——他依然的笑容依然爽朗,我也因为这笑容而略微放了心,心里的惊恐也慢慢被抚平。他很快放下了我,蹲下身子平视我的眼睛,微笑着抚摸我的头发,略带薄茧的手与发丝轻轻的摩挲着:“你好啊,甜心。”



我没有在意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的眼睛只是单纯的追随着他的笑容,母亲从没露出过那样的笑容。于是我学着他的样子,慢慢勾起嘴角,弯起眼睫:“嗯……你好。”



于是他的笑容更深了,我发现他的眼睛在底部泛着蔚蓝的光,好像图画书上大海的颜色。“你可以叫我裴叔叔,甜心。”说着又在我的头顶上揉了揉,我看着他的脸,和笑起来好像在闪光一样的眼睛,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嗯……裴叔叔好。”



母亲在一旁温柔的笑,用柔和又带点羞涩的声音对裴叔叔说着什么,裴叔叔直起身看向母亲,轻轻搂住了她的腰。我又想起了在路上想到的“父亲”那个词——虽然我知道那是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人,但我并不明白这个词的含义——就像是裴叔叔这样的人吗?如果是这样的人是我的“父亲”,是我“十分重要的人”的话,好像也不坏。我这么想着,又回想裴叔叔那双泛着蓝色的光晕的眼睛。那是十分耀眼的光,我知道自己的眼睛完全无法比拟,可是我还是轻轻抚上自己的眼睑,想着它会不会也能那样闪光。直到一个活泼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同时我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嘿!你就是甜心吗?”



我循着声音转过头去,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孩子,个头比我高不了多少,我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看清他脸上比刚才的裴叔叔还要灿烂的笑容。他的头发略有些凌乱的贴在头上,有的发梢有些微微翘起,一张脸还残留着婴儿肥,让他看起来显得十分乖巧。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睛已经完全被他的笑容所吸引,几乎移不开眼,只是泄露出几个零星的音节作为回答:“……嗯……”



他对我没什么诚意的回答感到十分开心,孩童特有的稚嫩的脸上是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我叫裴开心!你好啊哈哈!你呢?”我这才后知后觉的把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转向他的眼睛——之后我好像窒息了一样(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无法说出一句话。只是单纯的被那双眼睛所迷惑了,脑子里无法再容下其他事物。——那是非常纯粹的蓝,不像是刚才裴叔叔那双只在眼底有星点的蓝,而是整个眼球都泛着纯净的蓝色,因为他的笑容而闪烁着光辉,好像被阳光撒上一层细碎的钻石粉末的海面。我出神的盯着那双包含着大海的眼睛,最后在他略带疑惑的眼神下我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嗯……我叫夏甜安……你好……”



——只是因为觉得那双眼睛太过好看这样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啊。



“你好!”他松了口气,然后恢复了他特有的微笑,我在一瞬间想到了我讨厌的夏季特有的炽热的阳光。“那你就叫我开心……不对!要叫我哥哥哦!”语气突然别扭的拐了个弯,连带的他的话也变成了和前一秒相悖的句子。我疑惑的歪了歪头,发尾随着我的动作散落到颈窝,有些痒痒的。“……哥哥?”



“对啊!哥哥!那我就叫你甜心啦!”他看起来似乎很高兴,眼睛里也闪烁着蔚蓝的光,在金色的阳光的晕染下变成了发着淡淡暖意的混合的色彩。我吃力的回想着哥哥的意思,看着他被阳光镀上金黄的面容硬生生的把那句已经走到喉头的“难道不是只有亲人才能叫哥哥吗”咽进了肚子里。我小心翼翼的嗫嚅着,没在意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交谈,笑盈盈的看着我们这两个稚嫩的孩童之间的互动的母亲和裴叔叔,轻轻点了点头,同时用鼻音发出一个表示肯定却连我自己都听不太清的音节:“……嗯……”



“太好了!”他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我小幅度的点头和细若蚊吟的肯定,欢呼着抱住我,然后稍一用力竟一下把我腾空抱了起来。那种无法触及到着力点的恐惧感又来了,我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手臂,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他的脸,无言的在空气中尖叫着。面前那张脸上跳动着喜悦、欢欣,或许还有别的什么。积攒在心里的恐惧渐渐因为他脸上的表情而被遗忘,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暖。他转了几圈就把我放了下来,我有些晕晕乎乎的靠在他怀里,茫然的抬头,眨巴了两下眼睛,略而无辜的看进他的眼睛里。他环紧了我,像是得到了珍爱的宝物的小孩子——他本来就还是个孩子——那样雀跃不已。“甜心真可爱!”这样说着,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去看他,虽然还是保持着靠在他怀里的姿势。我模模糊糊的听到耳边有母亲和裴叔叔低低的笑音,恨不得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辈子都不出来。



于是,从那天起,我获得了另一个生命中除母亲外最重要的人——他是我的“哥哥”,一个有着好像夏季耀眼阳光的笑容,和海洋一般深邃蔚蓝的眼瞳的哥哥。哦,后来我才知道同时我也获得了一个“父亲”。



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我不喜欢夏天。即使现在,即使经历了那天,我也依旧不喜欢。



——不论是热得让人连呼吸都懒得维持的温度,还是炽热的炙烤着大地的火辣的阳光,亦或是孩童们手中流下黏糊糊的眼泪的冰淇淋,都不讨我喜欢。



但是,总有一天能喜欢上的,不是吗?



毕竟现在我的身边,就是夏天啊。



——被海洋包裹着的夏天耀眼的阳光。



我的哥哥即是这夏日最耀眼的阳光和世界上最深沉清澈的海。



Tbc.


*出自Taylor Swift的歌曲《Love Story》。




我觉得就这么结尾也可以了……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
 本来跟夏天没啥关系结果后来想到可以和后文呼应一下,结尾就写了点关于夏天的东西……麻麻写了满篇我的圈名(之一)我有点方。
 然后烂尾了[[。请叫我烂尾小能手。

整篇文写完了从头看一遍我觉得有点方……甜心毕竟这时候才四岁我写的是不是有点太成熟了?所以说这就是本文最大的bug啊以四岁的孩子的眼睛来看世界结果看见的是24岁看见的景象……

一写就写嗨了……这个脑洞简直开的我太开心了!我已经把下一篇想好了!!好想写!!然而我深刻的了解自己的文力和耐力……sosad。
 下一次更新大概是下周?或者下下周……orz没啥时间。
 好想写开甜两人的同居[不]生活啊!!一个正太和一个萝莉!!好可爱嗷嗷嗷!!

评论(5)

热度(10)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