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开心宝贝】Together.‖阿德里三人组‖点文

点文!

因为最近在考试所以先写这个吧[二者有什么关系吗]。三人是高一,场景是第一次月考。题文……基本无关。

@北上寒秋 大大的那篇《可口可乐与巧克力》致敬。我很喜欢那篇文。

全篇日常,对话也基本都是口语,向大大致敬的同时,也致敬我的高中生活,和挂掉的月考。








 

当那一句混杂着三个人的声音且完全重叠不到一起去的“报告”响起的时候,整个教室里的人包括监考老师都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门口推推搡搡的挤着三个人,表情各异,三个人的脸上倒是统一的都残留着因为一气儿爬到五楼而产生的红晕。监考老师在原地愣了两秒,才走到门口,装作咳嗽了一声,然后板着脸询问道:“怎么回事儿?”

 

“报告老师!我睡过头了!”

 

“报告老师!我早上拉肚子了!”

 

“报告老师!我在人生的路上迷路了!”

 

三个人非常有默契的同时甩出了三个完全不搭边的理由,声音铿锵坚定。教室里陆陆续续响起稀疏的笑声。监考老师在原地愣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觉得再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大手一挥:“行了,快点做卷子去吧,明天来早点。”

 

“谢谢老师!”

 

这次漂亮的重合在一起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有种说不出的舒服。三个人把书包往讲台边一丢就奔向座位坐下开始奋笔疾书。

 

阿卡斯的干劲在做完了三道选择题后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你他妈为什么我们明明是现代人却要学古文?老子又不是古代人老子怎么知道课外文言文怎么翻译。中学偏科的习惯带到了高中还是没治好,语文一直是弱项的阿卡斯这次也一如既往地栽到了自己的国语上。忍着强烈的胃痛感阿卡斯磕磕绊绊的做到了作文,他一看作文题目就蒙逼了:请以“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为话题,写一篇作文。

 

阿卡斯的内心刷刷冲过一排弹幕“卧槽什么鬼啊为什么要写这个啊虽然我知道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很重要普国同庆但一扯上作文就完全没有爱了啊怎么写啊老子不会啊卧槽别理我我胃疼”如此如此。

 

在阿卡斯忍着因为语文卷子而带来的强烈的不适感考完试的时候,伽罗和凯撒也收拾好东西走了过来,顺便捎来了阿卡斯因为扔的太往前而被踩得脏兮兮的书包。“考得怎么样?”凯撒上来就来了这么一句,阿卡斯白了他一眼,没回答。

 

“你作文怎么写的?”伽罗的语气里有幸灾乐祸的成分。阿卡斯已经无力吐槽了,他绝望的挥挥手:“别提了行吗,老子心塞。”

 

“得得得,你心塞,不知道昨天谁考完数学生物嘚瑟的跟什么似的。”伽罗习以为常的接话。他把书包糊到阿拉斯脸上,毫不意外的得到了阿卡斯的一声怒吼。

 

“行了快走吧,老子早饭没吃快饿死了,中午吃什么?”凯撒挎着书包带子走在前面,掏出口袋里的常备的巧克力随意的撕开包装塞到嘴里,顺便回头给伽罗扔去了一块。伽罗伸手接住巧克力,掏出口袋里的饭卡,“今天吃食堂?”

 

“吃屁。去外面吃煎饼果子,我跟你们说,那个煎饼果子超级好吃!没吃过的人生不完整!今天我一次要俩!把没吃的早饭补回来!”阿卡斯兴致冲冲的插进对话,全然把刚刚过去的语文考试抛到了脑后。凯撒回头瞪他,“你也有脸说。说好的今天轮到你叫我们的呢?”

 

“你们就不能自己起来啊?!”

 

“你就不能自己起来啊?!”

 

“我得*。”

 

“吃屎。”

 

后来凯撒不得不承认阿卡斯推荐的那家煎饼果子的确很好吃。因为和阿卡斯抢最后的一小块惹得伽罗回来的一路都要求和他们俩保持距离,露出一脸“我不认识这俩傻逼”的表情。

 

伽罗的人生不完整。两个热衷于煎饼果子的人下了结论。

 

然后下午满脑子都是煎饼果子的凯撒就挂科了。

 

第二天,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伽罗特意定了闹钟。不过定的有点早,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引起宿舍里一片谩骂。伽罗摁死了闹钟,坐起来眯瞪了一会儿,等到清醒的差不多了就走到旁边的床铺掀开阿卡斯的被子踹了他一脚:“卡子起来了。”然后又爬到上铺捏着凯撒的耳朵在他耳边吼了一句:“傻逼起床了,今天考英语。”然后悠闲的抱着脸盆出去洗漱了。

 

此时距之后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阿卡斯和凯撒被回来的伽罗揍仅剩十分钟。

 

“卧槽伽罗你好狠……”十分钟后,被揍的头脑发昏的阿卡斯揉着脑袋慢吞吞的下床,已经洗漱完就等着吃饭的伽罗挑眉:“你活该。”

 

凯撒烦躁的揉着头发,“今天考英语啊卧槽,怎么办?”

 

“能怎么办?考呗。”阿卡斯幸灾乐祸的接话,凯撒发誓他绝对是在报仇,报他昨天嘲笑他语文的仇!

 

——就像阿卡斯输在了自己的母语上,凯撒倒是比他有良心——他跪在了英语上。

 

每次考英语的时候,凯撒最庆幸的是自己是中国人,最烦的也是自己是中国人。

 

庆幸自己是中国人是因为那样的话他就不用费尽脑子去说英语,烦自己是中国人是因为他不会英语。

 

哦,就当他爱国好了。

 

考完试凯撒边吐槽着英语边收拾东西,而另两位损友悠闲的踱步而来,尤其是阿卡斯,他的脚步简直是飘的。

 

“考得怎么样?”

 

一样的问句,不过这次被问的对象成了凯撒。阿卡斯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故意把自己的卷子在他面前抖了抖。凯撒没回答,学着阿卡斯昨天翻了个白眼,然后扯过阿卡斯的卷子糊到了他自己的脸上。

 

伽罗在一旁神清气爽的接话:“我觉得挺简单的。”

 

哦我的天哪你们敢闭嘴吗!凯撒简直快要抓狂,他伸手揍了伽罗一拳:“闭嘴。说起来下午就考完了,干嘛去?”

 

“当然是……”伽罗和阿卡斯对视了一眼,“出去浪啊!”

 

月考持续了三天,九门科考的凯撒想吐,连一向学霸范儿的伽罗都觉得脑子累,更别提另外两个偏科严重的家伙了。于是考完试后三个人一致决定:这个星期不回家了,在外面好好的浪一圈。

 

当三个人骑着借来的变速车跟疯了似的绕着整个城市骑了一圈又一圈后一上午已经过去了。最后在回学校的路上三个人都累成狗,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蹬着脚蹬子,连说话聊天的气儿都没了。

 

“我饿了。”不知骑了多久,阿卡斯蹦出一句来。他把车子停在路边,另外两人也跟着刹车,面面相觑看了一会儿,凯撒说:“我还有一盒巧克力。”

 

伽罗也跟着补充:“我的面包还剩点儿。”

 

最后阿卡斯翻翻背包,掏出两瓶可口可乐:“还有两瓶。”

 

于是三个人也懒的去买吃的,就在路边坐了下来。还好这是条小路,路旁一排排绿茵茵的白杨,不远处还有条小河,初秋的凉风带着点河边特有的潮湿的气息,混杂着泥土和植物的清香,钻进鼻子里很舒服。三个人扔下车子跑到河边,因为忌惮感冒也没敢下河淌水,就在河沿坐下,享受着难得的平静。

 

河边很安静,偶尔有风吹动树叶的飒飒的声音,在耳边撩拨着,夹杂着没舍得随夏天一起离去的小飞虫的鸣叫。三个人谁也没说话,沉默的吃着手头的东西。最后伽罗往嘴里塞了块巧克力,淡淡开口道:“累吗?”

 

“累。”阿卡斯回答,他仰起头灌了一口可乐,琥珀色的液体从他的嘴角顺着脖颈的线条没进他的衬衫内,沾湿了干净的衣领。“没想到高中这么忙,比中考那会子累多了。”

 

“那也得忙。”凯撒嚼着面包含糊不清的回答,他看向伽罗,“你觉得呢?”

 

“嗯,也累。不过习惯了就好了。”伽罗诚然。他一直是随遇而安的人,也擅长安慰自己。更何况他身边这两个死党还陪着他,他也没有退缩的理由。

 

“中考都过来了,好不容易考上市重点,能不好好学?”阿卡斯晃着空了的可乐瓶子学着平时他老妈对他训话的语气说,惹得伽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凯撒笑着锤了他一拳:“那就把语文学好。”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担心担心自己的英语吧。”

 

“去死。”

 

两个人又笑骂了一会儿,也跟着伽罗安静下来。本来就是安静的地方,再没有人声,使得这地方更安静了,好像不存在生物一般。好像整个世界也跟着他们沉默了一般,好像世界上只剩了他们三个人,心照不宣的维持着这样的状态。河水反射着太阳的光辉,看起来像是碎成一片一片的宝石一样,波光粼粼。

 

“不过……咱仨还在一起啊。”

 

半晌,伽罗轻轻的说了一句。声音轻的好像能飘进风里,但还是被另外两个耳尖的人捕捉到了。凯撒笑了,“嗯,是啊。”语气是少见的温柔。阿卡斯转过头来看伽罗,“这样就行了。别多想了。”他也跟着笑了,阳光把他的笑容衬得分外闪耀。

 

三人又恢复了沉默。只听着簌簌的风声,看着闪烁着耀眼的光辉的河面,心里慢慢变得平静和安然。

 

万物缄默。万籁俱寂。

 

少年们阔步向前。

 

Fin.




 

*这个是我们这里的方言……觉得还挺适合的……念déi。意思就是我高兴,我乐意。


 

最后写着写着还是有点温情……因为我代入了我和我的两个基友,一不小心就成这样了。然后……结尾又崩了orz。

所以说,有人陪着真的是让人很开心的一件事。

给大大的文w虽然本来想按照点文的顺序来,不过因为今天突然有了灵感就写了这篇……

不知道怎么样……希望大大能喜欢!

 

评论(11)

热度(21)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