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黑塔利亚/aph】1990.10.3[CP普洪]

*普洪ONLY。

*通篇虐。

*万年不变的虐梗——普灭梗,或说东/德灭。各种普灭的情形。

*说实话,普灭梗真的是独普或露普更适合但是……普洪不拆不逆。普洪是真爱,普洪一生推。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祭日安息。

以上。










1.


“他……死了?”


匈牙利的睫毛颤了颤,她险些拿不住手中雕刻着精致繁复花纹的瓷杯,被泼出的咖啡沾湿了她的裙角。她却还是稳住了语调,沉着声音向对方确认。“是的。”信使点点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今天早上灭亡了。”


“……”匈牙利深吸一口气,她缓缓闭上眼,又缓缓睁开,翠绿色的双眼里沉淀着百年的沧桑和疲惫,连声音都无法继续伪装。“我知道了。”


来人鞠了一躬,轻声离开,脚步一点点顺着走廊消失在尽头里。


匈牙利在房间里沉默许久,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她才好像终于理解了这个事实一般,抱住双膝,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眼泪沾湿了衣袖。


一阵阵绝望从脚底顺着脊髓涌上神经,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在这个明媚的早上,为了那个人,痛哭到哽咽。


2.


匈牙利冷眼看着面前这个即将消失的男人。


他和他最爱的弟弟拥抱,即使是一直绷着脸的德意志此时也控制不住面颊的抽动。他朝已经病入膏肓的苏联庄严的敬礼,宣誓属于他们的永远的共和主义,那个脸上一直是让人心悸的微笑的斯拉夫男人此时也换上了虚弱却坚定不移的笑容。他和奥地利聊着小时候的趣事,一直不苟言笑的贵族少爷也跟会他回几句嘴。还有其他的很多人,法国,西班牙,英国,美国……他一一和他们握手,和他们拥抱,和他们道别。


她像是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双唇被抿的淡得看不出颜色。


最后他站在她面前。


匈牙利抬头凝视他的眼睛,那里面平静的可怕。她突然开始想象那里面的自己是怎样的色彩。


周围的一切突然都失了声音,迅速的向后倒退,最后模糊成分不清虚实的背景色。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整个世界都为此缄默无言。


“男人婆,我走了。”


最后他轻声笑着说。然后他的身影就像是被羽化了一般,一点点四散成闪着细碎的光芒的细小的光点,缓缓破碎开来,宛若他们相识那日熹微的光。


她突然后悔了,她如此真实的感受到面前这个人的消失。她慌张的伸出手去,却只挽留到了没有温度的空气。


……还是,失去了。


她颓废的轻笑,却不知何时泪流满面。


3.


一路狂奔至此,看到的却是柏林墙轰然倒塌的样子,一直勉强维持在匈牙利头脑里的那根弦崩的一声断裂。


她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看见。


她揪紧了衣袂,看着一旁肩膀不断抽动的德意志。然后她收回视线,缓缓跪下,轻轻的捡起他留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枚十字架,小心翼翼的、虔诚的、温柔的吻了上去。


温热的双唇触及到的是没有温度的冰凉,而曾经萦绕在上面的那个人的气息也已无法追寻。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无论她怎样哭喊、怎样挣扎、怎样悲痛,他也不会回来了。


她的喉口突然一阵酸涩,排山倒海的悲痛压在她的神经,此时好像破开了一个口子,瞬间弥漫了天际,反应过来时面颊已经一片湿润。


她紧紧的闭着双眼无声的痛哭。


远处传来一片欢呼。


4.


那个人是谁?


哦。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他要死了。


匈牙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点点消散在风中,最后他那双血红色的眸子向她投来最后一瞥。


那一眼里是什么呢?


她不知道。她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心痛呢?明明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后来她才知道,那是痛到刻骨铭心的绝望。


5.


唇齿相依,相濡以沫。


匈牙利狠狠地,近乎疯狂地吻着面前的男人。没什么技巧和温存,比起亲吻来更像是啃咬。她在他的口腔内横冲直撞,门牙磕得生疼也不愿放开他,却更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对方似乎是因为她的举动而愣住,任由她任意妄为而不做反抗。最后终于回过神来才记得给予反击,灵巧的与她的舌周旋,最后粗暴的吮吸她的唇瓣。恋人专属的动作在这里却充满了攻击性,只是两人都已无心在意。


有淡淡的铁锈味在两人的口腔回荡开。她咬破了他的嘴唇,他这才放开她。匈牙利舔了舔嘴唇上粘上的血,隐约的有对方的味道。她松开他的衣领,惨淡的对他笑着:“你要去死了,蠢鸟。”


男人凝视着她,最后也只是露出一个细微的笑容:“永别了,男人婆。”


她利落的转身走开,身后的男人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走到了终焉。


6.


“今天将拆除柏林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并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德国合二为一。”信使一板一眼的读着今早的消息,读毕,他抬头试探着自己祖国的反应。“您不去看看吗?”


棕色长发的女人正对着窗外发呆。意识到对方正在唤自己,她收回了心神,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人笑了一下:“不。”


“为什么呢?”


“他早就死了。”匈牙利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眼睑半垂,遮住了她清澈明亮的眸光。她的神色平静,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都被看的清清楚楚,明媚的阳光更是为她原本就秀丽的容貌增添了一份柔和。“死在1947年。”


她不会去的。


因为她的心也早已和那个人一并埋葬。


“现在死去的那个人,不过是和他有着同一颗心的两个人。”就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匈牙利温和的微笑着,说着自己曾经一度停止过跳动的那颗心脏。


她的心早就死了。


死在1947年。


7.


匈牙利站在窗边,静静地聆听着清晨的几声鸟鸣。


初晨不算耀眼的阳光柔和的笼罩在她的身上,衬得她整个人如同从光芒中诞生的女神一般。她享受着平静的早晨,轻轻闭上了双眼。


“德国合并了!”


一道声音突然打碎了这平静的气氛,连鸟儿的叽叽喳喳也因此受惊变得有些混乱起来。而此时匈牙利完全没有精力去在意,她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那一句不知是谁的发言及其所表达的含义上。


……他说什么?


她立刻转过身冲到门口,却在右手搭上门把的一瞬间硬生生的制止了自己的动作。


……哈,自己都忘了……


她现在可是因为政局动荡而被上司囚禁在这里了啊?


她无言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缓缓收回右手,踉跄着后退,最后倒在窗边的座椅上。


笑声嗤的一声喷薄而出,她颓废地靠在椅子上凄惨的笑,喉头突然一片腥甜。她咳嗽着弯下了腰,血液在地上绽开一朵朵的曼珠沙华。


薄凉的、自嘲的、悲戚的笑声。


她笑得胃部一阵阵的抽疼,笑得从椅子上滑落跪倒在地上,笑得眼泪不住地从眼角滑落。


“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是……逃了啊……蠢鸟……”


她笑着,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


8.


“东德!!”


她出现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回头去看这个连声音都因为尖叫而变了形的女人, 他也不例外。而匈牙利此刻完全不在意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她只是尖叫着那个人的名字,看着那个人惊讶的脸。同时她向那个人走去,一步一步坚定无比。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叫出了他的名字。越来越近了,已经能够看清那个人的脸,他脸上的惊愕被她尽收眼底,那双平日里无比熟悉的眼睛里这一刻只有自己的影子。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却还是走了过去。


“普鲁士!”


她终于站在了他的面前,最后叫出的自己熟悉的那个名字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哭腔而变得有些扭曲。面前的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慌张。匈牙利觉得自己的视线已经渐渐模糊,却还是倔强的站在他面前,用尽全身的力量挺直了脊背,然后狠狠地一拳揍到了他的腹部。


“你他妈……帅个屁!”


别走啊……


让我任性一次吧……别走啊,混蛋……


匈牙利捏紧了拳头,想要再给他来一拳。最后却在他深沉的眸光中落荒而逃。


我会在你面前哭泣的。我绝对会为你哭泣的。


她站在远处看着曾经的东德冉冉升起德意志的国旗,泣不成声。









我第一篇普洪文就是普灭……当时就是因为普灭才义无反顾的跳进了这个坑。

当时那篇普灭梗拖了二十天,但真正码字的时间加起来总共不过三天。当时写的很激动很悲壮,现在看起来真想抽自己。

虽然里面的确也有很多我喜欢的场景和喜欢的话,但是总觉得太过肤浅。

这里写了一些自己脑洞过的普灭情景,写的既心塞又开心。

觉得这才是普灭啊什么的。虽然很多……质量都很差。

有人会发现整篇文我都没写过普爷和洪姐的名字也没这过两人告白。这算是我的固执吧。因为在这里,他们是国家,他们不能说爱。

不管怎么说,圆圆的地球上普爷还是消失了。

普爷,祭日安息。





关于tag……嘛我萌的cp一向都偏虐……别跟我说米英亲子分独伊很甜有本事你代入三次元?aph里的每对cp代入三次元都妥妥的虐成狗[噫……中立兄妹可能真的是意外的那个?]。然后其他的……比如最早萌的柯哀。柯哀真的是一边哭着一边吃粮啊都不敢看原著,看一次心塞一次。

普洪真的是虐成狗了。不管其他的独普啊露普啊啥的怎么样我就是站定普洪不松口了。


评论

热度(16)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