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黑塔利亚/aph】我只是想好好军个训[多cp]

标题越来越随便了……。昨天军训结束了,跑了二十来公里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不过军训完了放假一天还是很美好的。于是我把这几天的素材整合在一起码了这篇小文。

军训也能欺负单身狗真是长见识了,我们单身狗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CP米英,普洪,亲子分。

*有教官×学生、学生×学生、教官×教官的设定。

*bug有。轻喷。

*故事都有原型。






1.米英


“我想听歌。”


眼前的男人说。他的声音认真,虽然脸上还是那刺眼的笑容,但他的声音却透露出一股不可反抗的气势,连他一向为hero的自称都抛弃开。亚瑟·柯克兰不耐烦的抬起头,皱着眉注视着眼前这个正在说胡话的男人。即使他正在俯视他,但他的气势却一点也不比这个大男孩教官弱上半分。他眯着那双祖母绿一般的薄凉的眸子,冷冷的说道:“我不想唱。”


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落入了对方的陷阱。


旁边不少人开始起哄,其中女生居多,但也不乏平常一直观察他们两人的男生。亚瑟是高一新生,作为新生,第一项任务当然是军训了。而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教官,一个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美国佬,整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虽然要求严格但是私下里还是很好说话的,班里至少有一半的女生被他俘虏了芳心。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偏偏还就喜欢找亚瑟的茬。总是在训练的时候盯着亚瑟的一举一动,不管亚瑟的动作有多么标准他本人多么服从命令,阿尔弗雷德就是有办法从中挑出他的毛病,而且只关心他一个人。亚瑟对比厌恶至极,却也束手无措。


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教官索性放弃了训练,让全班坐在地上,说要好好娱乐一下。然后他就说出了想听歌这句话,而且是看着亚瑟说的,只是并没有点名是要听谁唱。亚瑟这时候反驳不想唱歌简直就是自打脸,身边的一群人起哄的更带劲了。


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声音似笑非笑:“可是我就要听。”


“我不想唱。”


“我要听。”


“我不唱。”


滚车轮对话来来回回进行了好几次,连亚瑟都开始觉得这对话遥遥无期觉得有些厌倦。但阿尔弗雷德还是保持着那副悠闲的姿态,嘴里重复着一定要亚瑟唱歌,还一边说一边向他口中的目标靠近。“呐亚瑟,唱首歌给我听吧,又没什么关系?”说着一步一步的向亚瑟走开,亚瑟下意识的后退,刚想义正辞严的拒绝,对方却又跨了一步接近他,惊得他立刻后退了一步,连回复的机会都没有了。全班人就这么看着这两个人一个进一个退,一边哀叹自己没带墨镜的同时一边激动无比。


亚瑟逐渐被逼到了墙角,如果阿尔弗雷德再用手撑在他身边就是个标准的壁咚了。但是阿尔弗雷德没有,现在他连问句都省了,只是笑着看着被自己逼到墙角里的金发男生。亚瑟知道自己躲不过了,他咽了口口水,“好。我唱。”


全班顿时互相欢呼起来。阿尔弗雷德脸上挂着意义不明的笑容和亚瑟一起走回原位。亚瑟已经放弃挣扎了,他清了清嗓子,闭上眼睛,站立的姿势是标准的军姿。整个班里顿时安静下来,场地上回荡着亚瑟的歌声。


“God save our gracious Queen,Long live our noble Queen,God save the Queen:……”


……。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被耍了。


“你唱的是什么?”


“大/英/帝/国的国歌啊!笨蛋!”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错误的估计了亚瑟的耍赖程度。


大概,他下次要规定亚瑟只能唱情歌才行?


2.亲子分


安东尼奥八成看上你了。


……开什么玩笑。


罗维诺对少见的表情严肃的王湾说出的这句不怎么靠谱的话嗤之以鼻。虽然他一向喜欢女孩子,但是关于这件事他还是聚集起自己全身的力气才忍住没向对方喷脏字再吐口口水。不然如果是男生的话,他早就一拳招呼上去了。


……可是即使她不这么说,他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


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他站在原地,皱着眉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安东尼奥。他对所有人都是那样的一脸开朗的笑容,好像地中海的阳光,熨帖得人心里舒舒服服的,又痒痒的。随着体育委员的一声“立定”,一排男生整齐的停下了脚步。安东尼奥停在了原地,对正站在他对面的近在咫尺的罗维诺挑了挑眉,舒展开一个有些不同的,却也依然过分明朗的笑容。


……该、该死的……


离得太近了。


罗维诺的呼吸和安东尼奥的交织在一起,让他的脸上不禁染上红晕。最后一排男生很快转了过去,安东尼奥的面孔随着转身也在他面前消失。


罗维诺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眼神瞥到一旁的班长王湾脸上兴奋的表情。


……算了,随她去吧。


罗维诺狠狠地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却也无法改变急促的心跳。


……看上谁什么的,反而是自己才对吧?


3.普洪


“基尔伯特你要是再敢过来一次老娘就把你给剁吧剁吧下酒!!”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人从探出头来确认了一下教官在那个方向以及被揍的别队教官这次又作了什么死,然后习惯了一般耸耸肩,重新回到班级里。


他们班的教官是个少见的女兵,不知是因为什么而被分到了这里来当了训练的教官。不过对他们来说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教官是个标准的美人,白皙的皮肤一点也没有被晒过的痕迹,深邃的五官配上那双翠绿色的眸子显得格外动人。虽然穿着男式的军服却依旧遮不住她较好的身材,身着军服更显得她英勇帅气,同时又具有女性的柔美。只是这么个美人在训练上的事可绝不放松,有时甚至比那些男性教官还要严苛。


训练的第一天班里同学就发现隔壁班的教官好像和自班教官关系很好。隔壁班的教官是个银发红瞳的日耳曼男人,虽然一开始不知道姓氏和名字,但是从他每天嚷嚷一百遍的那句口头禅“本大爷今天也帅的像小鸟一样”里就得了“鸟爷”的绰号。后来从教官每天的怒吼中大家也知道了,那个天天作死无数的的男人叫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特别喜欢来找伊丽莎白——他们的女教官,有些离他们比较近的人还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他们两人的孽缘结的很早,直到现在也躲不开羁绊,竟一起来到了同一所学校领着高一新生军训。就这样,基尔伯特经常来找伊丽莎白,而且不管是上课下课,只要有事就过来——有时候也没事,可能只是来单纯的讨顿打——之前在两个班的人眼中就是这样的。


要说基尔伯特的作死本领,真是他若当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能让虽然训练时严厉但休息时一直笑嘻嘻的伊丽莎白使出浑身力气一副想把他揍的人事不省的样子,每次来找伊丽莎白最后肯定是挂着伤回去的。后来他们才知道这两个人是青梅竹马。


于是今天也是,伊丽莎白依然以绝对的优势把基尔伯特揍了个半死不活。基尔伯特在地上躺尸了一会儿,然后爬起来:“伊莎你饿了没?”


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学生们的任务是从学校跑到郊外的科技馆,来回的路程少说也有二十公里。教官自然也要跟着徒步行进。此时已经到了科技馆,大家都在休整,顺便吃点东西下午再走回去。伊丽莎白翻了翻背包:“……我好像忘带吃的了……”


基尔伯特对她翻了个白眼,“不是吧,你这也能忘?”他也跟着翻了翻背包,“一起吃?”他手里拿着面包。


“……不用了,一顿不吃走十来公里我还是能撑住的。”伊丽莎白淡然道。毕竟他们也是军人,什么没经历过。风餐露宿,徒步行进,都是家常便饭了。基尔伯特皱了皱眉,拽着伊丽莎白的胳膊扯着她站起来:“你晚上本来就吃的少,昨天晚上又熬夜学习呢吧,中午又不吃饭你哪受得了?”


“放开我,我没事……”


“对了,我记得来的时候看见有一家餐馆,好了就去哪里吧,本大爷说的算。”说着强硬的扯着伊丽莎白向馆外走去。伊丽莎白挣扎了一会儿,发现基尔伯特的力气越来越大,于是只能就这么被他拖着走了,边走还边和他拌嘴,基尔伯特也好脾气的回应,两人一路这么拉拉扯扯的,虽然听得到他们斗嘴的声音,但是他们的同事都知道两个人其实谁也离不开谁。


围观的学生们觉得自己都快要被闪瞎了。


说好的咱们教官讨厌鸟爷呢?


你们幸福就好,我们瞎就好。就这样,两个班的学生们对意外迟钝的两人送上了并没有什么诚意的祝福。


正在吃饭的两个人突然觉得脊背有点发凉。


End.


评论(4)

热度(119)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