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开宝同人】病入膏肓②.[CP开甜]

CP开甜.

真的没人爱开甜嘛!!

明天……或说今天返校orz。

这里中考完明天去领成绩。

采人品( •̀∀•́ )

开甜本命妥妥的(๑´ㅂ`๑)

就算没人我也会爱开甜(๑´ㅂ`๑)


##②##


4月的早晨还是有点凉,微风送来一阵阵凉爽和冷意。阳光透过浓密的树荫在她身上形成形状不一的光斑,树木清爽的香气向她袭来,将她包裹在铺天盖地的阴凉中。她站在夹饼摊前等待着,在等待的过程中将思绪向绳子一样的抛了出去。

开心喜欢夹饼,喜欢得不得了。他说他特别喜欢等待夹饼的过程,或说享受更合适些。他说等得越久越觉得无聊,但是当夹饼成型的时候,那份欢乐也会相应地越大。

她无奈的笑了。还没等她再次把思绪抛出去,便听见了老板娘的声音。「甜心啊,你的夹饼好了。」


她反应过来,忙不迭的道谢,老板娘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笑了,两条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眼角也出现了深一条浅一条的皱纹。「甜心啊,今天怎么突然下来吃了。」

她将夹饼小心的放进包里,然后抬起头对老板娘温良的笑。「没什么,今天突然有兴趣罢了。谢谢温姨。」

面对这位老板娘她实在无法敷衍,那样慈祥的笑容,同时那么真实。


但这么说突然提醒了她。她坐在了路边公交站牌的长椅上,看着金属制的站牌反射的阳光,连冷色调的金属都变得温暖起来。

她从包中翻出了手机。


「喂。老大吗诶嘿是我啊。」她向另一头笑着,张扬的不似她自己。另一头愣了几秒,然后用一种像是没睡醒一样的迷迷糊糊的声音答话。「啊……啊甜么怎么了突然打电话……哈啊……想请我吃饭?」

「死开啊想的真好。那个……今天我想请假。」

「请假……请假?」那头的人先是重复了一遍,本觉得没什么问题正想系统的问一句「怎么了」却突然反应过来,声音立刻提高了一个音调。「为什么突然要请假?」

「这个……私事啦。放心稿子我昨天都赶完了,新番也码完一章了,所以今天不去工作也没什么关系啦。」怕对方不同意,她赶紧解释了一遍。对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用一种好像豁出去的声音回答她。「……那也好,不过……」声音突然换了调子,可以想象出对方拧着眉头用一种拿捏不定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你真的没什么事么?」

「啊啰嗦诶。好谢谢啦,就这样了。」她像是怕自己再多一秒就会说出什么来一样匆匆挂掉了电话。

逃避吗?怎么可能。我才没有。

我才没有,想要逃避的东西。


公交车缓慢的在站牌前停了下来,她在皮夹中翻出一块钱,然后投进了投币箱。

滚烫的硬币哐啷一声跌进了洪流,无人在意。


-


「博雅购物中心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注意安全,谢谢乘坐。」

「博雅购物中心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注意安全,谢谢乘坐。」



她在下车的时候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还好身后的人眼疾手快拉住她的手臂,才使她避免了一场横祸。她回头递给对方一个感谢的眼神,然后小心翼翼的跳到了地面。

购物中心还没有开门,但是旁边的一些小店已经陆陆续续的开了,招待着少量等待着购物中心开门的顾客。气温渐渐升高,空气中的水分好像都被蒸发掉一样,热的让人有种想要掉进冰窟窿里的冲动。

路边的树的树枝上已经星星点点的冒出了新芽,极形象的昭示着树木的新生。她抬起头匆匆一笑,然后走进了购物中心旁一家不起眼的café里。



她记得开心有东西存放在购物中心。虽然开心之前曾三番五次的要她陪他去取,可她总推说自己忙没有时间。今天她突然想起这件事来,决定去碰一碰运气。结果来到这里购物中心还没开门,她只好自认倒霉,去café里消磨点时间。

她推门走进了café,门梁上悬挂的一串铃铛轻轻地低语了一声然后重归平静。



她站在柜台前,本想像以前一样点一杯咖啡,却在开口的时候迟疑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店主点点头。

「一杯橙汁。谢谢。」

她本来不想点橙汁的。但是耳边突然响起开心不停地碎碎念「甜心、甜心喝咖啡对胃不好耶」于是她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橙汁很快被送了上来,她对店主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店主还了她一个欢快的微笑。



她坐在了离柜台最近的一个位置,无聊的吹着橙汁,看着橙汁鼓起一个个小泡泡,然后啪的一声破碎。

就像那些五光十色的泡泡一样,童话也是这样,瞬间破碎,让你没有哭泣的机会。



Café里只有她和另外几个顾客,过了一小会儿她看见一个人进来对这里的某个人喊了声「购物中心开门了」,然后café里的人就都起身走了出去。Café里顿时又充满了静谧的空气。

「你为什么不去哟?」

她一时反应不过来,转过头看向店主,犹豫着蹙起眉发出一个表示疑问的音节。「——嗯?」



「你为什么不去购物中心呢。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为了为了等待购物中心开门而来消磨时间的吧。」店主歪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她支着头佯装正在思考的样子,然后回过头给了店主一个并未深入眼底的笑。「本来是这样打算的,结果来到这里就不想走了。」

「这可不行哟。」店主摇摇头,声音逐渐变低,不变的依旧是声音里的笑意。「这可不行哟。浪费时间的人,可是要遭天谴的哟。」

「哈。」她转过头去认真看着青春靓丽的店主,挑眉。「我一向只觉得只有浪费食物的人才最有可能遭天谴。时间我现在还有很多。」

「不是,不是的哟。」店主再次摇摇头,她将食指放在唇边,笑的连眉眼都变得狡黠起来。「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你这样,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时间就溜走了哟。」



「那时候,可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哟。」



她挑挑眉,虽然不觉得眼前女人的话有什么错,但她真的不喜欢这样的话题。于是她耸了耸肩,「夏甜安。」

「契阔。」店主简单的告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温婉的笑开。「很奇怪的名字不是麽。」

「不。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夏甜安转过身来,将橙汁一饮而尽。「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大概我父母当初起名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吧。」契阔耸耸肩,「那么,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大概……」她的声音逐渐变低,而契阔一直在旁边看着她。

时间好像突然静止。而两个人在时间的洪流中沉默着。

好像一场生动的哑剧。



「有时间,我带朋友来这里。」她想开心那个奇葩估计能和这家伙聊到一起,而契阔被那家伙弄得焦头烂额的样子还真是让她期待。她偷偷地笑了。



「不送。」契阔知道这是离别的开场白,不过她估计眼前的人已经把自己这句话当成逐客令了。夏甜安起身,将玻璃杯放在柜台上,「为什么用玻璃杯呢?」她看着杯子里细碎的光芒,「很容易碎掉啊。」

「可是如果不舍弃这些原因的话,就无法看到杯子里的光了啊。」契阔拿起玻璃杯,看着杯子折射出的光芒,被一格格的切开,散乱的跌进她的眼睛里。



「真奇怪……。」她转过身,「再见。」

「嗯。」契阔目送她走出了café,然后涌进café的铺天盖地的光,灼伤了她的眼睛。



-Tbc.


评论

热度(10)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