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繁生 4

*中短篇,大纲已定,尽量在暑假结束前更完(flag)。HE。

*CP普洪,副CP米英(但是戏份很少),奥洪闺蜜设(小少爷性转注意)。

*大写的OOC和BUG。慎。

*啰啰嗦嗦,不知所言,如果你能喜欢并从中感受到什么的话真是我的荣幸。

*前文:1     2     3  


※ ※ ※


4.

 

窗外的景色不断变化,城市的高楼大厦迅速向后倒退,直到终于消失不见,映入视野的是乡村独有的广袤的田野和低矮却错落有致的房屋。连一个劲儿涌入车内的风也透着一股让人身心舒爽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撩拨着人。海德薇莉放下书,深吸了一口气,鼻腔萦绕着这熟悉的气息,整个身心都格外熨帖。一旁的贝什米特附在她耳畔,轻缓地念:我们到了,茜茜。

 

很快电车便缓缓停了下来。贝什米特拎着些礼品盒,海德薇莉抱着一束矢车菊,步履轻快地跳下了列车。她知道她不该摆出这幅开心又愉快的模样,可再次回到家乡的兴奋和感慨还是会让她忍不住地心情高涨起来。贝什米特自然是看出了她装作严肃的表情背后的样子,只得无奈的笑起来:“不用这样,茜茜,老爹他不会怪你的。”

 

提起贝什米特的父亲,在海德薇莉的印象里那是个爽朗大方的老顽童——和贝什米特像极,说话行事都大大咧咧,放荡不羁,闲来无事便喜欢豪爽地饮下一扎黑啤。海德薇莉在幼时去他们家借住时,老贝什米特从不拒绝她,甚至把她当做自家人一同对待。那么好的老爹,如今怎么……海德薇莉又悄悄瞥了身旁那人一眼,不料贝什米特正巧也在看着她。见已被发现,海德薇莉也不再躲闪,主动询问起老贝什米特的情况来:“老爹是怎么回事?”

 

“老毛病了,”贝什米特依旧盯着她,轻声说道,“母亲去世后他染上的……之前一直没管,谁想这时候出事了……半年前突然病发的,没能联系上你,也就没告诉过你。”他的声音很平静,甚至有点轻飘飘的。海德薇莉一时哑言,最后只是轻轻道了声:“抱歉。”

 

“嗨,多久的事了,早没关系了。”贝什米特只当她是在为提到这事儿道歉,便冲她安慰地笑笑,他是真的不再在意了,毕竟已经过了这么久。

 

贝什米特的母亲是在他六岁那年去世的,他的父亲悲痛欲绝,便在同年带着两个儿子搬到了这座小镇上,正巧和海德薇莉是邻居。他们的孽缘也是从那时开始的。那时的贝什米特还会因为旁人一句恶劣的“你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而和别人翻脸,但是现在却已经能笑着接受了。海德薇莉抿着嘴唇,最终还是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从小镇的车站步行到了医院,午后的小镇似乎沉入了午睡,连空气都静止了似的,只有偶尔的一阵风还送来麦场清新的味道。一路上两人很有默契地并没有再提老贝什米特的病,只是边走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象。离海德薇莉上次回到小镇已经过了太久,但是一回到这里,她就知道这里还没变,这里不会变,她还是会在这里感到心安和宁静,还是会忍不住怀念那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他们悄声谈论着年幼的趣事和逸闻,像是怕打扰了小镇的宁静。

 

不多时他们就到达了小镇中心的医院。海德薇莉曾问贝什米特为什么不将老爹转到市中心的医院去,贝什米特只是笑笑,说老爹不愿意,海德薇莉大概能猜到老爹拒绝的原因,于是便不再问。贝什米特轻车熟路地走到了老爹的病房门前,抬手轻敲了两下门便压下门把操着大嗓门喊着“老爹本大爷来啦”走了进去。

 

门内只有老爹一个病人,身旁不出意外地站着比贝什米特小了两岁的兄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在看到贝什米特身后的海德薇莉时老爹的眼睛亮了起来:“哦,茜茜!”他大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床铺,“快过来!真是好久不见啊!”

 

海德薇莉对贝什米特弟弟笑了笑,然后将矢车菊放到了一旁,坐到了老爹身边:“好久不见,老爹。不过你看起来真是不怎么样,我可还等着有一天能和你拼酒呢。”

 

老贝什米特哈哈大笑起来,重重地拍着海德薇莉的肩膀,“那真是太让人期待了,茜茜!哎,没想到基尔这臭小子真把你带来了,我以为你很忙,怎么样,最近如何?”

 

和老贝什米特谈话真的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你可以和他说很多,并且不担心他会厌烦。海德薇莉和老贝什米特谈了谈近况,兄弟俩在一旁也寒暄了几句。之后老贝什米特偶然问起一句:“那茜茜,你最近还在和基尔住在一起吗?”

 

海德薇莉闻言有些卡壳,她回头望了眼贝什米特,却看见贝什米特也因为听见老爹的话而回望她。海德薇莉收回目光,斟酌着答道:“没有,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搬走了……”

 

“哦,”老贝什米特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那也好。毕竟你也有工作。”说着他突然叹了口气,“年轻就是好啊,想干什么都能去干,想要什么都能去追,什么都不害怕。”

 

突然提到这个话题,海德薇莉也不知如何接口,只能笑笑:“老爹也很年轻啊,感觉和年轻人没什么两样。”

 

老贝什米特摇了摇头,也跟着笑了笑,“即使不年轻,我也能去做这些事啊。”他说,即使是苍老的面孔也能看到过去那熠熠闪光的样子,“我还记得当时你头一次来我们家是什么样,茜茜。

 

“一个小女孩,却打扮得和基尔没什么两样,哭得眼睛都肿了,还装着冷静的样子,特别防备地看着我。”说着不知是不是想起了那时的海德薇莉,老贝什米特笑得眯起了眼,“我当时就想,这小丫头,怎么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呢?后来招呼你吃了饭你才好点,你不愿意回家,又让你和基尔一起睡了。第二天才说得回去了才回去。

 

“茜茜啊,我那时就觉得,你像是被什么捆住了一样,不知道能不能摆脱它、然后自己成长起来。”他轻轻摸了摸海德薇莉的头,目光里都是慈爱和骄傲,“可你后来一天天长大,过得也很好,和普通的小姑娘、小伙子都没什么两样,我就想,哎,太好了。

 

“现在你真的已经长大了,也会为了自己的工作和目标去努力奋斗了。”不知他是不是在指她从和贝什米特合租的公寓中搬出来的事,“我想你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了,能再见到你,看你气色这么好,看着你长这么大,太好了。”他又唏嘘感慨了一番,不断重复着“太好了”之类的话。海德薇莉有些恍惚,只是看着老贝什米特的脸,听着对方的话传来,像是置身梦境,可又如此真实。她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不断地点头。老贝什米特像父亲一样抚摸着她的头,又越过她对着她身后的贝什米特笑笑,缓缓地说:“茜茜啊——我刚才说,年轻人可以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其实不只是年轻人,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可以。

 

“追逐自己的梦想,永不言弃,即使是我这个年纪,也一样可以。

 

“如果果真有想要的东西那就去追吧,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权利。只有你做了,不管有没有实现,你才会想:‘啊,太好了,我很高兴’啊。”

 

老贝什米特说着,目光深邃又绵长。海德薇莉在一旁认真地听着,直到最后,她才轻轻开口道:“那老爹……很抱歉问你这个问题,但是你……既然说有想要的东西就要去追,那么……你是不是也后悔过,自己没有早点进行治疗呢?”

 

老贝什米特愣了一下,很快笑了起来——没有任何不满或敷衍的,纯粹地笑了起来:“如果早点治疗的话,可能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吧——但是,我不会后悔,”他捏了捏海德薇莉的手,又抬头给了两个儿子一个温柔的笑,“因为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追逐我想要的东西、为了生活而忙碌啊!这几年一样是不能替代的——应该说,只要是活着的日子,都是不能替代的。”他又在三人的脸上环顾了一周,低声认真说道,“生命不能替代,所有人都有权利追逐自己的梦想。”


停顿了几秒,他又开口,只是这次声音不可避免地染上了几分落寞:“如果真说有什么后悔的……大概就是关于这俩小子,他们的母亲吧,”他苦笑着,眼中满溢着怀念,“她走得太早了……有时候会觉得,这是不是一个梦,可又知道不是。她如果能再留下几年,就几年,会是什么样呢……”他又深深叹了口气,尽管他没有明说,可他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妻子的爱。很快他又振作起来,看着三人的脸严肃说道:“但是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后悔没有和她一起走,她知道了也会支持我,继续活着。我还是会选择这样的道路,这样追逐着,活下去。”

 

海德薇莉觉得自己的头脑中嗡嗡作响,她知道自己清楚地听到了对方的话。对方铿锵有力的声音叩击着自己的心房,直到有什么东西抑制不住,从心底破土而出,好像要开出花来。

 

老贝什米特已经转而和儿子插科打诨了,她愣愣地低着头,看着被老贝什米特握住的手,直到头发又被揉了一把,她回过头又正对上了贝什米特灿烂的笑容。

 

她小声地吸了吸鼻子,终于想要哭泣。

 

不知聊了多久,反应过来时日已西沉。海德薇莉道声不再打扰便和老贝什米特道别。老顽童笑着让她有空再来,她也大笑着回应。

 

出了医院,两人不语地走在路上。傍晚的小镇又多了点人气,沿街的店铺打着招牌,店主和熟客愉快地聊着天,偶尔听见几声吆喝,行人们在路上也相互微笑致意,偶尔低声攀谈几句,笑容从来都挂在脸上,路上还不时撞见卖花的女童,抱着一篮鲜艳的花朵沿着马路欢快地蹦蹦跳跳,清脆的童音唱着简单又有趣的歌曲传遍整个大街。

 

晚霞在天边交织,柔和地披在小镇身上。这是他们的小镇,海德薇莉想,又回头看了眼不断变小的医院,笑了起来,至少小镇还没变,小镇不会变。

 

听到她的笑声,旁边一直罕见的沉默着的贝什米特抬起头,凝视了她一会儿,才悠悠地、和着长长的犹豫,不缓不慢地唤她的名字:“哎,茜茜。”

 

海德薇莉转过头看他,却没有压下嘴角的笑容。贝什米特像是松了口气,说:“其实,今天叫你来……你也应该猜出来了,本大爷当时只是没办法才顺口说了一句,”海德薇莉在他公寓的那天,她说要走的时候,他明显感到不对,只知道不能让她离开,却也清楚他拦不住她,于是才信口胡诌了个理由想让她留下——也不算胡说,毕竟老爹的确说过想她了。“加上老爹也确实想你,所以把你带过来了,对不起。”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但是真的来了,才觉得,老爹真棒。不愧是本大爷最钦佩的人,即使他现在已经老了,但他还是那么帅——和本大爷一样帅——或许比本大爷还要帅那么一点。”

 

老爹告诉她和他,既然活着,就要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论是海德薇莉选择离开贝什米特,还是贝什米特决定等待海德薇莉,都是他们自己所想要的。

 

贝什米特承认,他之前对海德薇莉搬走耿耿于怀。直到分开两年后再次见到海德薇莉的那天,他才终于知道他拦不住她,她想搬走、想离开、想自己计划人生,他也不该去阻拦。

 

但是正是因为这是所有人都有的权利,所有人都应该去做的事,所以他也不必太过在意。


直到今天,他也才终于能够释然,终于能正视自己的心意,终于能决定要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尽管这个人现在,就在自己身边。

 

贝什米特转过头看着海德薇莉的脸,她白皙的肤色因为路旁昏黄的路灯的照射变成了蜜一般温润的色泽,长而卷的睫毛在眼睛下方铺上一层阴影,在她垂眸时竟隐隐透着虔诚。那双琥珀绿的眼睛——贝什米特只想直接吻上。

 

“那,基尔,”海德薇莉突然笑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吗?”

 

贝什米特发现自己移不开视线,他看着海德薇莉突然变得格外璀璨的眼眸,只是温声问道:“不是因为工作?”

 

海德薇莉知道他对自己之前的那番解释并不相信但却接受,她笑笑,然后无比严肃地说:“因为梦想。”

 

贝什米特一愣,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还是老爹的那番话。

 

“应该说,谢谢老爹。”海德薇莉耸耸肩,可是笑容却没从她脸上消失一分一毫,“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毕竟这听起来太好笑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但是直到今天听到老贝什米特对她说的话,她终于知道,如果是为了梦想,她所做的没什么不对的——她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为了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就像老爹说的,我好像被什么东西捆着——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是我也感觉到了。所以我想,换一个环境会不会好一些……”她转过头看着贝什米特,贝什米特略一思索,微微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本大爷是你的束缚?”

 

“我并不确定,”海德薇莉加重了语气重复了这句话,但却并没有坚决地否定,“我只是想尝试,我想试试这样做是不是可以……”

 

没等她说完贝什米特就打断了她:“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他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极缓慢又极认真地说道,“没必要和我道歉。那是你的梦想,茜茜,老爹都说了,我也能理解。如果本大爷真的是你的束缚的话,那……”

 

“你不是,”这次是海德薇莉打断了他,她说出这句话后一顿,但还是坚定地继续说了下去,“我是想向前走的,我也是要摆脱什么的,但是你——你——你不一样。”她想了想,又说,“即使你是束缚我的东西——我也希望你能留下来。”

 

贝什米特惊讶地看着她,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他们对视着,身边不断有人走过,可却没有人能够介入他们之中。他们明明依然身在小镇中,却又好像与小镇隔离,在另一个极遥远的时空中,凝视着彼此。没有人能够来打扰他们,即使是整个世界也不能。

 

最终贝什米特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对着眼前的人,眼前陪伴了他整个青春和年少时光的人,眼前让他牵肠挂肚整整两年的人,眼前他不知不觉喜欢了好多好多年的人,缓缓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茜茜。”

 

之后他们无言对视了许久,直到海德薇莉先移开视线:“走吧,”她率先走开,“这个点电车应该也没有了……晚上怎么办?”

 

“去本大爷家住一晚好了,反正你小时候住过很多次了。”贝什米特依旧笑着,追上正往他家走的海德薇莉,放慢步调和她并排走着。海德薇莉翻了个白眼,却没表示反对。走了一会儿,贝什米特倒是想起来什么:“对了,茜茜你……不去看看你父亲?”

 

“不用。”海德薇莉兀自说着,语气平淡,“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也不会回答我。”

 

贝什米特皱了皱眉,然而并不多言,只是加快脚步,跟在海德薇莉身边,向他的家走去。


Tbc.


其实我自己都被我自己绕的有点晕……啊总之这章总算写完了!虽然还是写得很烂orz

这篇是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伊莎总算能解开一部分心结啦ww现在可以说了,其实这文根本就是双向暗恋……我觉得我已经写得比较明显了,如果看不出来大概还是我能力不够吧orz没有告白是两方都有打算啦w

伊莎的身世也稍微提了一下,不过不太明显,大概后两篇就能补全啦,基尔的身世基本就说完啦,不过这文其实重点本来就是伊莎……

总之还是……各方面都很差劲。让各位看到这样的文真的见笑了(鞠躬)

看到这里的你,十分抱歉,十分感谢。


评论

热度(10)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