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繁生 3

*中短篇,大纲已定,尽量在暑假结束前更完(flag)。HE。

*CP普洪,副CP米英(但是戏份很少),奥洪闺蜜设(小少爷性转注意)。

*大写的OOC和BUG。慎。

*啰啰嗦嗦,不知所言,如果你能喜欢并从中感受到什么的话真是我的荣幸。

*前文:1     2 


※ ※ ※


3.

 

“好点了?”

 

海德薇莉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贝什米特已经坐在桌前准备吃早饭了。他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口问了一句便又低下了头,执着地和手中的面包和香肠作斗争。海德薇莉有点尴尬地扯了扯衣服下摆,最终还是甩了甩头,语气平淡地回了一句:“嗯。”便轻车熟路地走进了洗漱间。

 

洗漱时她意外地从一旁的架子上发现了自己之前忘记带走的洗漱用具,包括几个样式格外幼稚的皮筋——两年前自己居然是这品味吗,海德薇莉有点茫然的拽着皮筋,想要嘲笑一下两年前的自己却又力不从心。

 

迅速洗漱完毕,想了想最后还是随手挑了个皮筋拢了拢头发。走到贝什米特面前的时候那家伙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是想笑,但还是压下了那个似乎随时就会爆发的笑容——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海德薇莉惊异于自己居然还有空闲去想些有的没的,他可是个那么率性肆意的人,只为自己而活,像天空中翱翔的黑鹫——只是状似不经意地扫过她用来绑头发的皮筋:“好久不见你用这个皮筋了。”停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果然真是够傻的。”

 

海德薇莉翻了个白眼,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接过了贝什米特递来的土司和果酱。她盯着贝什米特的动作,抿着唇,半晌才轻飘飘地撂下一句:“我说……基尔,我们谈谈。”

 

“吃完饭再说。”贝什米特抬头瞟了她一眼,很快便低下了头。海德薇莉将嘴唇抿得更紧了,但她依然没有说什么,只是动作迟缓地开始着手解决手上的早餐。

 

一顿饭食不知味。

 

贝什米特包揽了洗碗的工作,于是海德薇莉便坐在沙发上思考一会儿该如何开口。然而还没等她想出一个万全之策,贝什米特便从厨房走了出来。他头一偏就看到了愣在沙发上瞠目结舌的海德薇莉,不屑地咋舌了一声,却还是走了过去。“想谈什么,”话虽如此,他却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还是有哪里不一样了,海德薇莉突然想,哪怕只有两年,可还是变得有哪里不同了,这样不好,一点也不好——“本大爷随时奉陪。”

 

“……你没搬走吗?”想了半天海德薇莉还是打算以这个问句开头,同时她也放弃了本已计划好的客套的开场白。毕竟他们已经认识了那么久,她想,不无一点愉悦又满足的意味,又无可厚非。贝什米特挑眉,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到惊讶:“嗯。”他回答得干脆,“这里价格适中,交通方便,房东态度也好,没有哪里不满意的,也没必要搬走。”说完他的表情突然有些晦暗不明,海德薇莉安静地等着他的下文,直到他最后咋舌,终还是压低声音说了出来:“……除了你不在这里。”

 

海德薇莉深吸了一口气,吸入肺腑的空气仿佛都散发着熟悉的气味。

 

这里是贝什米特租住的公寓。同时,也是两年前——或说六年前,在他们共同升上大学的第一年,海德薇莉和贝什米特共同租住的公寓。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即使性别不同,但租住在同一间公寓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应该说……他们也有点熟过头了才对。海德薇莉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那件有点大的T恤,抬起头皱着眉问:“衣服是你换的?”

 

“不然还能有谁?”贝什米特摊开手,言语间都格外自然,“你昨天醉得直接睡死了,要不是本大爷今天早上你可能就得从大马路上起来了。”语气里甚至还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成分,“衣服是本大爷的。”

 

太大意了。海德薇莉抽着鼻子恶狠狠地想,好在他没换内衣。……不对!海德薇莉反应过来立刻扶额叹息,觉得自己的要求也太低了一点。贝什米特在一旁看着她长吁短叹的模样,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却在中途硬生生地停止了动作,只是变成了轻拍对方的肩膀示意对方回神:“还要谈吗?”

 

“……不要了!”海德薇莉猛地回过头,恶狠狠地瞪着他。贝什米特被她张牙舞爪的动作和苦大仇深的表情逗笑了,还是习惯性地上手把她的头发揉得一团糟。海德薇莉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在她那双绿莹莹的眼睛的注视下,贝什米特在心里整理了一下从两年前就在心底徘徊的语句,然后缓缓收回了手,盯着眼前这个一别了两年的人——她还是没变,起码从外表上看是这样,还是那张漂亮嚣张的脸,还是那头乱糟糟的棕色长发,还是那双流光溢彩的琥珀绿的眼睛,她什么都没变。他闭上眼叹了一口气,又睁开眼,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正襟危坐的眼前的人,身体深处突然涌起了一种不管不顾的冲动。

 

“哎,茜茜,”他还是叫着熟悉的称呼,气流在舌尖上划过,“那我跟你谈谈吧。”

 

海德薇莉眨了眨眼,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但她的眼睛却清楚地暴露了她已经猜到接下来的话题的事实。

 

他怎么就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贝什米特一瞬间想要苦笑,但他还是很快平复了心情,轻咳了几声,才缓缓开口:“两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

 

海德薇莉闭了闭眼。他还是问了。她想。

 

直到他终于说出来,她才终于对这一段时间有了一点实感——原来已经两年了。两年。她的口中酸涩地回味着这个词,一瞬间脑中掠过了许多模糊的片段,却连抓住都来不及。她低下头,细细地看着手中细小的纹路,看着它们在末路交汇成网:“硬要说为什么啊……也没什么。”她叹了一口气,捏起拳头,抬头给了对方一个无所谓的笑,“自然而然的,就搬走了。正好当时也有一家公司录用我了,我觉得在这里上班不方便就在那家公司旁边的公寓里选了一间搬过去了,忘了跟你解释也是我不对,但是你当时也很忙不是么?大概就是正好错过了,有点可惜。不过,也没什么。”她垂下眼睫,一时不知该如何收尾,“反正……反正就这样。”

 

海德薇莉在两年前从这间公寓里搬了出去。

 

在这之前没有一点兆头——或者是因为贝什米特为了毕业论文和公司面试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心思注意到那些生活中细微的裂痕——直到海德薇莉临走的那一天她才和他摊牌。“我要走了。”海德薇莉开口就是这一句,彼时还因为在沙发上刚补了没几个小时的觉就被叫醒导致有些迷糊的贝什米特瞬间就清醒了,他立刻翻身从沙发上下来,紧盯着海德薇莉的眼睛,语气是自己都没意料到的严肃和气愤:“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走了。”海德薇莉毫不退步,她也抬起头来直视贝什米特的眼睛,琥珀绿的眼睛里沉淀着决然和其他很多很多贝什米特看不懂也理解不了的东西。这时他才注意到她身后的行李箱,看起来不大,他还记得那是四年前,他们考上大学的那一年他和她在商场里选购的。四年前。他的脑子里来回滚动着这个没有意义的时间段,而四年后,也就是今天,他想,她就要带着她的箱子,和她在这里存留过的一切痕迹离开了。

 

贝什米特的脑子胀得发痛,他双眼通红地盯着海德薇莉的脸,将她脸上细微的神色尽数收入眼底,拳头不知不觉地捏紧,牙齿咯咯作响,心脏跳得好像要冲出胸膛。然后,不知是他先冲了上去,还是海德薇莉先动了手——他们在夏天的开头打了一架。

 

然后在那个午后,他们分道扬镳。

 

——那是他们的交流方式。如果遇到果真不能调和的矛盾,那么一切用拳头说话。

 

贝什米特本以为自己因为海德薇莉的一句“我要走了”而变得清醒至极,可是直到海德薇莉夺门而出的那一刹那,贝什米特却突然想到他还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

 

他站在客厅中央,灯光从他的头顶直直地倾倒下来,让他无处遁形,又狼狈不堪。

 

贝什米特突然想起了海德薇莉临走时的样子,明明她才是那个要离开的人,可是她却好像陪着他出演了一场闹剧,最后来不及卸妆梳理就匆匆离去。——她脸上应该还有自己不知轻重捣下的淤青,原本打理好的头发也乱成一团。即使她要离开的消息让他多么愤怒他也不该如此莽撞。转过弯来的贝什米特突然就懊悔至极,他想追上去问问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这么突然,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他。可他再一想,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况且他们已经打过一架了——这代表无论双方说出什么话对方都不予接受——他即使去追她又该将这场斗争置于何境地呢?贝什米特觉得脑子烧得厉害,所有的东西都乱七八糟地缠在一团,想理出头绪却毫无办法。

 

可是只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他不想她离开。

 

可是直到今天,直到他终于知道她离开的原因的今天,他也才更加清楚地意识到,即使他不想让她离开,可她如果真的要离开了,他是拦不住的。

 

更何况,他应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阻止她离开呢?

 

“……茜茜,”沉默良久他还是用这个称呼起头,“本大爷知道……你有离开的原因,如果你真要离开……本大爷也不会阻止你。”他罕见地用这种缓慢的语调,好像在认真斟酌似的,一点一点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但是当时……你知道,和自己相处得很好的好友突然说出要离开,本大爷当时确实没反应过来……和你打了一架,”他知道她应该不在意这个,可他就是固执地说了下去,“对不起,茜茜。……这话本大爷早该说了,但是……就是心里憋着一口气,所以这两年一直没联系你,也没机会和你谈谈。本大爷知道你不会想和我联系了,这两年你也没找过我,我也一样。”他挠了挠头,不知该说什么,但是还是说了下去,像是怕一停下,对方就要离开一样。海德薇莉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绿色的眼睛里眸光流转,最后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停下。

 

“本来也没有什么,基尔,”她叹了口气,“你不必向我道歉,毕竟这种事……我们做过太多次了。”她笑了一下,很快继续说道,“至于和你联系……搬家后我也一直很忙,那段时间不是忙着收拾东西就是忙着跑业务,基本也没和别人联系过。后来也就忘了。”多牵强的理由。她暗自叹气,却要装的无辜又冷淡的模样和他认真解释——哪怕这并不是真相。她知道他看得出来,可她也知道他不会揭穿。

 

她又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是吗。”贝什米特笑了笑,一如她所想的那般并未对她明显有漏洞的发言做出什么评判,只是开始了一开始就该进行的再普通不过的寒暄,“那最近过得怎么样?还很忙吗?”

 

“还好。”工作上,还好。生活上,一点也不好。

 

他们又随意地聊了些什么,大多是关于工作和生活。最后海德薇莉自己提出差不多该回去了,贝什米特愣了一下,才略有些不情愿地问道:“你家住哪里?本大爷送你回去吧。”

 

“我自己回去就行,不麻烦你了。”海德薇莉对他笑笑,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距离。贝什米特坐在一旁,沉默下来。正当海德薇莉想询问一下自己衣服在哪里的时候,贝什米特又突然开口了:“……我说,茜茜。”

 

他的声音有几分沙哑,像是费了很大劲才说出来,在空气里缓缓下坠。海德薇莉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揪住衣服下摆,努力地调整脸上的表情,确定自己摆出的依然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淡定模样:“什么事?”

 

“今天你有空吧?”

 

“我跟人约了下午见面。”

 

“推掉。”贝什米特的声音突然强硬起来,他扳过海德薇莉的肩,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极认真又严肃地重复道,“推掉。”他不知下一次见到她是何时,既然这次遇到了,他就一定要抓住她。“我有事要告诉你。”

 

“……你可以就在这里说。”海德薇莉垂下眼睫,声音有些飘忽。贝什米特依旧盯着她的眼睛,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避开了她含糊不清的回答:“陪我去一个地方,茜茜。”

 

“什么?”

 

“回去,回到镇上去,”贝什米特说,他红色的眼睛像是燃烧的火焰,“陪我去看看老爹。”

 

“他可能有点不太妙。”


Tbc.


卡了好多好多好多天……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写。

写成这个样……非常绝望。我大概就是个废人了。

这里写的应该比较明显了……目前是普爷想追洪姐但是洪姐想拉开距离。具体怎么回事之后会说的w

下一章就开始狗血了()。对,其实这篇文本来也非常狗血()。

希望开学前能更完……我尽量……

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抱歉,非常感谢。




评论(3)

热度(13)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