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繁生 1

*中短篇,大纲已定,尽量在暑假结束前更完(flag)。BE大概?

*其实只是自我满足的产物……插了很多自己喜欢的梗。基本就是喜欢的梗的合集(。)文风有变化。

*CP普洪,副CP米英(但是戏份很少),奥洪闺蜜设(小少爷性转注意)。

*大写的OOC和BUG。慎。

*啰啰嗦嗦,不知所言,如果你能喜欢并从中感受到什么的话真是我的荣幸。


※ ※ ※


1.

 

海德薇莉是被冻醒的。

 

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脑子里还是有些不清醒的东西,那些混沌的虚无固执地盘踞在她的脑海里,将她本就混乱的思绪更是搅成一团乱麻。然而很快她就被房间里的低温冻得连打了两个喷嚏,于是便很快地清醒过来。

 

海德薇莉揉着脑袋从床上堪堪爬起来,抬头扫了一眼空调——22℃,即使是在夏天的夜晚也算不得高的温度。海德薇莉摸黑在床头柜上摸到遥控器,随手调高了几度,空调应承着发出的“嘀——”的提示音在黑暗中格外刺耳。

 

做完这一切她才来得及看了眼手机——02:24。她盯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出了神。

 

空调在尽职尽责地工作着,朝这个狭小的房间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冷气。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空调工作时的“呼呼”声,似乎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声音。

 

而她自己,就是这个小小的、封闭的世界中唯一的存在。

 

还是太冷了。海德薇莉混乱地想着,她拽过被随手搁在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又连连调高了几度。然后她将遥控器扔到了一边,裹着被子躺了下去。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去思考些什么,可头脑中却理不出什么头绪来。模糊得看不清的片段在头脑中像播放幻灯片一样一一划过,可她却无法抓住一分一毫。头脑里乱糟糟地唱着吼着尖叫着,可她在这边却睡着静着沉默着,执拗地与自己的思想往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亦或是一直维持着这种似梦非醒的状态,直到定好的闹铃响起,海德薇莉关掉手机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出了一身汗,连空调被都蹬开了。她又抬眼看了眼空调——靠,她小声地骂了一句,31℃。于是她恶狠狠地关闭了空调,然后才跳下床去洗漱。

 

洗漱间的镜子旁边贴着一张便签,上面用加粗的字体写着今天的日期。海德薇莉扫了一眼便扯了下来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一切收拾完毕她便穿着准备好的礼服出了家门。锁门时她将钥匙在锁孔里转过两圈,静默地听着钥匙在齿轮中生涩地绞动时发出的冰冷干涩、富有钝感的金属声,然后毫不犹豫地拔下钥匙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打了辆车,在约定的时间前赶到了目的地。自知不会有人专门来迎接她,于是她只是和门卫打了个招呼便偷偷溜进了别墅。原本宽敞的客厅已经堆满了人,忙着帮新娘穿戴装扮的、忙着联系新郎和主婚人的、忙着准备婚车的……海德薇莉觉得有些眼花缭乱,但她没说什么,只是边顺着墙壁往里走边扫视着人群寻找她要找的那个人。——其实根本不必那么费力,毕竟她要找的人是今天婚礼的主角——在被人群簇拥着,那个仿佛一直未变的人,今天也一如既往地那样微笑着——或许今天笑起来的样子比以往更好看吧。她胡乱地想着,眼尖地看到那人的目光似乎在往这边徘徊,于是赶紧踮起脚向对方挥了挥手。果然对方一下子注意到了她,那人愣了两秒,然后又恢复了一贯温润的笑容,和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身旁围着的人便三三两两的散开各忙各的去了。看着人走得差不多了,海德薇莉才上前走到对方身边。

 

“好久不见,”海德薇莉低头对对方微笑了一下,“维蕾娜。”

 

“你也是。”笑容温和的女子示意她坐下,眼角眉梢挂着点显而易见的喜气洋洋——不知是因为她还是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好久不见了,莉兹。”

 

“新婚快乐。”海德薇莉首先说了这句话,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祝你们百年好合——虽然我还没见过你先生。”

 

维蕾娜·埃德尔斯坦被她逗笑了,“谢谢你。”她的眉眼一如既往地温润如水,海德薇莉几乎能透过她的笑容看到她的少年时代。她咳嗽了一声,有点不知如何开口:“那个……你最近怎么样?”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和维蕾娜·埃德尔斯坦是高中同学,各自的大学恰好也在一个城市,两人原来关系就不错,所以平常联系也还算多。直到毕业后这两年,两个人都开始忙碌自己的事业,往往忙得焦头烂额,更是想不起来联系老友这种事。长大似乎就是这样的事,原本以为能够相伴一生一世的某些人,却在哪天突然想起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已经很久不再联系,连对方的眉眼都会有些淡漠,甚至快要和脑海中那些不知名的路人甲融为一体,却无可奈何。

 

所以当海德薇莉在某天收到了埃德尔斯坦的消息时她还有点茫然,点开一看只见对方少有的开门见山地说:“我要结婚了”,炸得她头昏脑涨,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朝那边发过去一连串的问号。过了一会儿那边才回复,“抱歉,”她说,“有点突然,但是我要结婚了,就在两个星期后。”

 

“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我完全不知道,海德薇莉想,然后才猛的反应过来她们已经很长时间不联系了。

 

“半年前。”

 

“才半年就要结婚了?”

 

“嗯……是啊。”

 

“…现在在做什么?还是在教钢琴?”

 

“平面设计。”

 

可你专业学的是音乐啊。

 

海德薇莉想了想,还是发了一句:“那把请柬寄给我吧。”

 

“好。”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了一句,“最近怎么样?”

 

“还行。”提到自己海德薇莉莫名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模棱两可地糊弄过去。“忙,不过已经好多了。你婚礼要我去帮忙吗?”

 

“会打扰吗?”那家伙还是维持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如果可以的话真是太感谢了,婚礼那天早上请到我家里来吧,地址和原来一样。麻烦了。”

 

“没事。”她们之后又聊了点别的,最后海德薇莉随手问了一句“会有谁参加啊”,埃德尔斯坦倒是认认真真给她数了:“双方父母和亲属,关系好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同事……”

 

最后她沉默了一下,补了一句,“基尔伯特也会来。”

 

“哦。”她盯着那个名字看了好久,最终还是只是单单回了个不冷不热平平淡淡的语气词。埃德尔斯坦在那一头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打下一句话:“你们很久没联系了?”

 

“没多久,”她突然笑了起来,“两年而已。”

 

“嗯。”似乎是根深蒂固的礼教又在发挥作用,对方似乎意识到自己窥探他人隐私的做法有欠考虑,纠结了一会儿也学着她一样发了个没什么意义的语气词。海德薇莉看得想笑,随手发过去一句话:“那就到时候再说了?我去给你买礼物去。”

 

“麻烦了,谢谢。”埃德尔斯坦这次很快发来一句,“那再会了。”

 

“好,拜。”

 

海德薇莉关掉消息界面就张罗着去准备礼服和礼物了,她以为她已经把她的话抛到了脑后,可再次看见她她才发现没有。

 

“还不错。”此时今天婚礼的主人公正坐在她面前笑着,“如果真的不好的话我也不会在今天举办婚礼了吧。你呢?”

 

“还是老样子。”海德薇莉说,她的目光在对方洁白的头纱和华丽的婚纱上逡巡,窗外的阳光反射在对方紫色的眼睛里是一点明晃晃的笑意和温柔。海德薇莉愣了一下,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要结婚了,”她重复了一遍,“靠,你都要结婚了,感觉明明没过多久,结果你都要结婚了,就在今天。当初把全校男生迷得七荤八素的小小姐呢?当初的钢琴公主呢?今天居然要结婚了。”

 

“你也不赖。”埃德尔斯坦也握住了她的手,“当初学校里追你的男孩子也不少,但都被你吓跑了。”说着她笑了起来,“说起这个,当时——”她突然停住了,脸上的笑容来不及撤回,僵在那里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但是很快她便掩饰了自己的失态,又和海德薇莉讲起自己的恋人,今天即将成为她的丈夫的她的伴侣。在她的讲述中,海德薇莉得知了她和丈夫是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们是同事,那时她刚刚来到公司,学习自己之前从没接触过的平面设计,是当时还不是她丈夫的他一直在帮助她。“不知不觉就在一起了,”说着她带着几分怀念的表情笑着,“明明和我之前想的那种恋爱一点都不一样,但还是就这么进行下去了,他向我告白了,我也答应了,之后也决定结婚了,像一场梦一样。”她的目光不知在那里聚焦,只是盯着虚空的某一个点低声说着,“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正确的,但是——我想已经够了。”

 

“能到这里,已经够了。”

 

海德薇莉无言地看着埃德尔斯坦——在今天之后她就要更换她的姓氏,变成另一个她不熟悉的名字——看着她光洁的脸颊,看着她璀璨的眼眸,看着她头上装饰华丽的头纱,看着她身上纯白而圣洁的婚纱,看着她温润的笑容——她突然喉咙一紧,眼角一片干涩。

 

她伸出双臂,紧紧地拥抱了她。

 

“维蕾,”她在她耳畔低声说着,感到她的双臂也环上了她的腰,几乎要忍不住喉咙深处低沉的哭腔,“新婚快乐。你要快乐。”

 

埃德尔斯坦也紧紧环着她,她听着她的低语,闭了闭眼,也跟着深深浅浅地吐气,最后在她耳边说:“谢谢你,莉兹。”

 

之后她们暂时分别,海德薇莉看着自己也没什么帮得上忙的,便和埃德尔斯坦打了个招呼就先去了婚礼现场。

 

现场布置得也是格外华丽,海德薇莉一边感叹着真是大手笔一边走着。宾客已经来了一半,她也考虑着要去找个座位了。正在寻找哪里是新娘的亲友的座区时突然听到前排传来一声带着惊讶的呼唤:“伊丽莎白…!”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向前望去,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虽然有一瞬间的恍惚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这一声把许多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原本坐在前排的许多人都因此回过了头,海德薇莉在其中找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但也只是熟悉罢了。她小小地叹息一声,很快走上前去,和那些熟悉的人一一打招呼。尽管只是单单熟悉而已,但和他们微笑着打趣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怀念——怀念年少轻狂的那些笑容和那些眼泪,怀念青春灿烂的那些时光和那些人。最后她走到了第一个出声叫她名字的那人面前,看着他似乎和之前没什么两样的面容,才笑着开口:“好久不见,亚瑟。”

 

亚瑟·柯克兰也跟着笑了笑,他起身吻过她的手:“好久不见,伊丽莎白。”——一如既往的绅士礼仪。海德薇莉有些忍俊不禁:“好了,你也是,阿尔弗雷德?”她转向一旁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青年朝她露出一个如弗罗里达州的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啊伊丽莎白!我就猜到你一定会来的!”

 

她又和高中时的这两位好友聊了几句,才意识到座位的问题。柯克兰和琼斯面面相觑——他们身边已经没有座位,只能让海德薇莉坐到后排——可是这样的安排又不妥,毕竟海德薇莉是今天女主人公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海德薇莉倒是没太在意,她挥挥手道:“没事,反正我早上也见到维蕾了,一个座位而已,她不会在意的。”说着她朝两人狡黠地眨眨眼,便谢绝了柯克兰要将座位让给她的好意自顾自地跑到后排找座位去了。

 

她在角落里待了片刻,之后也有来参加婚礼的她的熟人来和她打招呼,她也一一礼数周全地给予回应。然而直到婚礼开始的前一秒,海德薇莉才略有些疲惫地想,她果然还是忘不了埃德尔斯坦对她说的话。

 

“贝什米特呢?”刚才有人问她,眉眼间是不带掩饰的诧异,“你们没有一起来么?”

 

“为什么我要和他一起来?”

 

“因为你们……”那人有些卡壳,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开口道,“毕竟……你们是一直关系很好、形影不离的吧…?”

 

她眯了眯眼,双眼被从门缝中争先恐后涌进的光刺痛,然后她无端想起了他的脸。

 

然后她笑了起来,笑容和语气同样温凉。她说,抱歉……

 

“我们从未在一起过。”

 

——埃德尔斯坦说,“基尔伯特也会来”。

 

她看着教堂的门缓缓打开,听着耳边人群瞬间的寂静。她闭起了眼。

 

婚礼开始了。


Tbc.



结果普爷并没有出场(死)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了,我想写的不单单是一个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它还包括了很多,很多。

不过这个铺垫比我想的要唱多了(死目)总之还是写的不尽人意。

我会尽快更新下一篇的……尽快((

……以及那个BE是蒙你们的啦保证是HE啦!


看到这里的各位,十分抱歉,十分感谢。


评论(4)

热度(18)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