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七七

一切都会好的。

【aph‖普洪】Two./(6)

※诈尸again。
※很短很短。校园设定,普洪是青梅竹马兼同桌。
※不!我不听!即使明天才考完期末即使我四门全砸我也要码字!我不听我不听!
※梗来源于和同桌间的一个乌龙。



※ ※ ※



“喂蠢鸟,给你——啊。”


基尔伯特正忙着跟一道数学题较劲,闻言头也没抬就朝声音发源地偏了偏头示意自己正在听,然而声音的主人却在最后一个语气词的音节处戛然而止,最后不自然的短促的尾音听起来有点迷茫又有点尴尬。基尔伯特也没心情再去研究那道让他无比头疼的数学题,抬眼便看到身旁的伊丽莎白朝和她隔了一个过道的弗朗西斯说着什么,眉眼间有张扬的诧异。察觉到他的目光,伊丽莎白便将手中的纸条在他眼前晃了晃:“弗朗西斯给的,下意识的就以为是给你的了。给我的。”


基尔伯特“哦”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虽然对同桌手里拿着的那张纸条有点好奇,但即使他们关系再好他也不好去窥探他人的隐私。随即他再次沉入学习的海洋,在大海里和名为数学的大海怪拼死搏斗,正在与其酣斗得难解难分之际,身旁传来的一声细微的咋舌又让他分了心神。基尔伯特烦躁不耐地搁下笔,正想抬起头来和同桌严肃地讨论一下关于对方学习时另一方能否发出扰乱学习的不必要声音这样毫无营养的问题,却被对方投来的饱含着不满与阴沉的神色惊了一跳,一瞬间条件反射性地想要道歉——等等?他可什么都没做啊?


没等他反应过来,伊丽莎白冷哼一声,全然无视了身后弗朗西斯“喂哥哥说了不要让他知道的啊”的惊叫,随手将被揉成一团的纸条扔到了他面前:“自己看。”说着下颚微抬,露出一个圆润又美好的弧度,“然后给我一个解释。”然而眼睛里全是傲慢与恼怒。


搞不懂自己同桌今天又抽了哪门子疯,即使他们向来关系恶劣但也还没到他还什么都没说她就莫名生气这种程度。一定是这个纸条的原因。基尔伯特冷静地看着面前被揉成不规则的样子的纸条,心里恶狠狠地给弗朗西斯记下了一笔。


然后基尔伯特打开了那张纸条。


“伊莎啊,问你个事
……
……
……
……
……
基尔那小子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瞬间基尔伯特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爆粗口的冲动,但考虑到身边那道阴沉的目光,她还是暂时放下了要去和弗朗西斯大战三百回合的念头,转而看向伊丽莎白,目光无比真诚:“男人婆你信?”


伊丽莎白幽幽地看着他,一双漂亮的绿色眸子像是被清澈的水仔细地洗过,在阳光下泛着绿莹莹的澄澈的光。她也认真地在基尔伯特的脸上转了两秒,末了叹一口气:“我信。”


卧槽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基尔伯特觉得有点胃疼,平生头一次后悔为什么没找自家弟弟要两瓶胃药。他觉得自己是和伊丽莎白说不清了——毕竟交代清楚的前提是她要相信他——于是打算从根源入手,立刻拿起笔将自己的全部挫败发泄在了那张无辜的纸条上:“卧槽弗朗鸡你污蔑本大爷!本大爷什么时候说有女朋友了你可不要乱说!本大爷可是帅如鸟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谈恋爱!再怎么说也要找个和本大爷势均力敌的人好吗!还有你为什么要问男人婆她又什么都不知道有本事冲本大爷来?!!”


一张纸条远远不够,基尔伯特愤怒地揉好便将它狠狠地砸向了始作俑者。弗朗西斯没躲过,被纸条正中额头。他打开一看,怒了,立刻也爆手速刷刷刷地回复:“谁闲的没事污蔑你啊基鸟伯特!这是亚瑟那小子告诉我的!说你之前和他一起喝酒,喝醉了兴致来了就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你输了他从你嘴里套出来你有女朋友这事的!你还不承认?!哥哥我说你这两天怎么老不见人影,原来是去陪女朋友了……”


伊丽莎白劈手夺过纸条,随便扫了一眼,上面一段话的中心意思就基本掌握。基尔伯特看她拿着纸条,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完了”,他开始思考该用什么姿势道歉比较好不会被揍——等等,他交女朋友关伊丽莎白什么事?他又为什么会被揍?


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团毛包的关系理出个理所当然,伊丽莎白的眼神已经轻飘飘地望向了他这边,然后淡淡地开口:“这是真的?”


基尔伯特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伊莎你别信他,我说真的。”基尔伯特有点绝望地想挽回一下在同桌心目中的形象——虽然或许早就没有了——伊丽莎白狐疑的视线又在他脸上飘了两圈,然后说:“信哪一句?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基尔伯特的心全凉了。


凉透了。从来没那么凉过。正当他苦恼地想着怎么把这事儿圆过去的时候,伊丽莎白已经转过头和弗朗西斯嘴炮了:“你就吹吧,就基尔伯特那傻逼样还能交到女朋友?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还想着骗人家小姑娘?柯克兰喝糊涂了吧!以后让琼斯看着他点别随随便便出去喝酒了!”


啊……基尔伯特徒劳地张张嘴,最终发现自己作为当事人居然一句也插不上,于是闭嘴了。桌子上的数学题已经没法继续了,一个个数字和符号都在他眼前张牙舞爪,似乎在嘲笑他的胆怯。身边的伊丽莎白还在大声说着,“哎我觉得这事儿吧,就算是真的也别问了,毕竟即使是蠢鸟也会有点隐私嘛!等他自己想说了再听个够到时候再宰他一顿,这不也一样吗?对吧对吧?……”


直到下午放学,基尔伯特都没回过气儿来,还是少见地闷闷不乐地趴在桌子上。班里的同学都回去了,黄昏时分的残光透过玻璃窗射入室内,连他的眉眼都被光照射得变得柔和起来。他在桌子上趴了很久,觉得在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决定先回去再说。于是抬起了头,揉了揉酸麻的手臂,活动了一下脖子,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认真地审视着自己的青梅竹马——


“嗷!”


基尔伯特下意识地跳起来,一脸惊恐地看着悄无声息的她。身旁的人即使如此也依然无比认真地凝视着他,长卷的睫毛在阳光下变成了散发着暖意的亮棕色,白皙的脸颊也浮着一层流动的暖黄,像是青春里那明媚的溢彩流光。


基尔伯特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他愣愣地看着对面的人,心中却早已百转千回,最终他平复了心情,揉了揉脑袋,眼神乱飘偏偏就是不去看她,直到把那一头白毛揉得乱七八糟:“伊莎。”他放缓了语调,努力地用现在的他能做出的最无奈、也是最温柔的语气,“弗朗他就是瞎说,你别信他的。”


“是吗?”伊丽莎白轻轻地笑了起来,少女独有的清脆的声线似乎也被这暖意浸透,在微暖的空气里激起涟漪,像天使拨动的美妙乐曲,又像山涧中清澈汩汩的小溪。“可他说的的确没错呢。顺便,连柯克兰大概也没有撒谎哦。”


少女弯起眉眼,唇角的弧度狡黠又可爱,漂亮的绿眼睛里明灭的光辉让基尔伯特莫名有些心痒。“——毕竟你的确在谈恋爱。不是吗?”


“是,是。”基尔伯特向来受不了她这副可恶可恨又可爱的模样,他叹口气,“要不是你不让说,本大爷早就宣布你的所有权了。——伊莎,为什么就不能告诉别人本大爷和你正在交往呢?”口中抱怨着,可他还是缓步走到她面前,弯下腰,和她四目相对,眼中和心间全是她的影子。少女转转眼珠,猛地抬脸在她的青梅竹马兼宿敌兼恋人的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表情无辜又灿烂得只想让人把她拥在怀里,将她当做珍宝一般珍藏一辈子:“这种事,自己知道不就行了吗?”


略有些软糯的尾音冲破了基尔伯特的最后一道防线,他有些晕晕乎乎地想着,弗朗西斯就算了,这次,给他记一大功。他扣住了伊丽莎白的肩,小心翼翼地将唇附上少女光洁的额头。


“伊莎。你真是,太过分了。”


Fin.




事情的起因这是这样的。
同学传给我同桌的纸条:听xxx说你和他玩真心话大冒险,你爆出自己有女朋友了???
我先看到的纸条,第一反应:靠你女朋友不是千反田爱瑠吗。(同桌入冰菓)
同桌先听见的我的话,秒答:不是啊。然后看见纸条,尴尬了一会儿,又看着我说:嗯。
我:原来我同桌是个现充wtf ???

感谢观看,诚惶诚恐。


评论

热度(17)

©灵七七 | Powered by LOFTER